小说山 > 世界首富的万亿遗产 > 第六十九章 小松该做手术了

第六十九章 小松该做手术了


  老王这两天做事情老是有一些走神,徐少卿那英姿飒爽的身影老是在他面前萦绕着。
  这短发美女徐少卿是不能琢磨,越琢磨越好看,是哪都好看。
  徐少卿也差不多,这刚立了一个三等功,在局里的时候没事就噗嗤一乐。弄的同事们大眼瞪小眼。
  “少卿,你立功也不是第一回了,上次你立二等功的时候都没这么开心,这次是怎么了?”旁边一个警察故意笑着问。
  “哈哈,我又想起来当时那个刀疤脸,一想起他连续在地上趴了了三次,后来被那个孙悟空打得头两天都扭不过来,我这就乐的不行。”徐少卿干脆放开了,一边大笑一边说。
  “得,少卿也是魔怔了,以前也不这样啊?现在这么一件事就乐了好几天了?虽然也确实可乐。”旁边一个老警察笑着说。
  “这丫头有情况。”远处一个四五十岁的女警官抬起头看了看,笑着说了一句,就低下头,忙了起来。
  他对面的一个老警察扭头看了一眼:“能有啥情况?这就是给乐的。”
  对于老王来说,很多事情都已经走向了正规,语言培训机器的内容已经校对完毕,样品经过测试也是没有问题,首批一百万台的机器已经在远方位于汉江的生产线开始组装生产,预计半个月之后,所有的生产就会完成。
  刘传智老先生这次是帮了大忙,忙过这一阵子一定要到北京拜访一下,老王决定了。
  为了老王首批上市的产品,远方生产基地已经把PC机的生产线给排开了。
  老王有一个决定另所有的人都看不明白,他已经让杨凯给芯片厂方联系,加订1900万枚芯片。这一点公司所有的人都不理解,包括老卢。
  毕竟光芯片这块,四十个亿已经花出去了。
  “老王,你们H国现在已经不缺芯片了,芯片机到处都是,你们自己的芯片机都已经是做高水平了,你对芯片这块为什么还不放心?”老卢疑惑地问。
  “老卢,说实话,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我只是知道假如我要是不这么做的话,心里就会不安。我做了这个决定之后,心里也有些不舒服,但是好了很多。”老王看着窗外,忧心忡忡地说。
  南方的春天来得早,河边的柳树已经发芽,草地也是嫩绿,小河在太阳的照耀下微波粼粼,犹如铺了一层银子,很是好看。
  “老王,一切都很顺利,你在担心什么呢?”老卢疑惑地问。
  “是啊,我在担心什么呢,网上的推广如火如荼,电商平台已经谈妥,我找了最好的呼叫公司,售后人员已经备齐,内容已经万无一失,现在还有投资人排着队准备进场投资,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老王看着窗外说。
  广场上的孩子们笑的很开心,老王似乎都能听见他们的叫喊声。
  “你可能是产品上市前的纠结吧?”卢卡斯笑着说:“我的第一台电动汽车上市前,我也和你一样。”
  “或许吧。”老王笑了笑:“还有另外一件事情马上就要做了,小松的手术时间到了。”
  “老卢,那个医生靠谱么?”老王问。
  “我只能这么说,之前有几十个案例,全部成功了。”卢卡斯笑着说。
  “恩,我也是关心则乱,我还是去看看小松吧。”老王笑了笑,推开门,走了出去。
  还有半个月,小松就要手术,老王为此做了最好的准备。
  按照史密斯医生的要求,小松需要提前一个星期就在医院的特殊病房里进行调理,老王为了以防万一,提前一个礼拜就把小松弄进去了,小松想反对,看着老王瞪着眼睛,也就无奈妥协了。
  能让小松站起来是老王的一个重要使命,老王不允许有意外。
  晚上,徐少卿难得在家里和爸爸妈妈一起吃饭,徐国升太忙,难得早下班回家,少卿妈妈就做了一大桌子菜。
  看到徐少卿回来,徐国升和少卿妈妈很是开心,家里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就住在东海市,还几天不回来一趟,老俩早就想的不行了,连家里的猫都趴在徐少卿的腿上,喵喵地发起了埋怨。
  “你说这R国人也是奇怪,这个月已经有好几起了,能抓到锅盖那么大的螃蟹,这不都成精了么?”徐妈妈一边吃饭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唠着家常。
  “这有啥?前两天人家R国人不还抓了一只一米长的龙虾么?”徐少卿见怪不怪地说。
  “呵,你看看,这都成精了。”徐妈妈笑着说:“这虾兵蟹将都有了,东海龙王说不定都快出来了。”
  “哈哈,这R国人这么喜欢吃刺身,这龙王出来了估计也难逃虎口。”徐国升笑着说。在家里的徐国升就是一个慈祥的爸爸。在老婆和女儿面前,他的地位是最低的,顶多比猫强一点。
  “是难逃我们H国人的虎口,那大螃蟹和大龙虾大多数都是被咱们国人给买了,轮到吃啊,咱们国人那是当仁不让。”徐少卿笑着说。
  “对了少卿,赶紧给妈妈说说你那立功的事情。”徐妈妈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催促着。
  “立功啊。事情是这样的。”徐少卿放下筷子,就准备说当时的情况,但是还没有开口,就开始大笑了起来,趴在桌子上,一只手还捂着肚子。
  “你这傻丫头,笑什么?”徐妈妈奇怪地问。
  徐国升已经知道了情况,见怪不怪,只是叹着气摇了摇头,淡定地夹着菜。
  “您等我歇口气,哎呀,笑死我了。”徐少卿扶着桌子,慢慢缓了缓:“事情是这样的。”
  徐妈妈听着那个费劲啊,好容易听着徐少卿一边笑一边把事情说完,自己也乐的不行。
  徐国升举着筷子看着眼前的两个神经病,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娘俩也是没救了。”
  “哎呀,丫头,可笑死我了,对了你以后可得小心,不行就换个岗位吧,一个女孩子还整天打打杀杀的,当时你要去做警察我就不同意,你说那歹徒要是手里有枪,该有多危险啊。”
  “没事的妈,这种事哪能天天都有啊?我们东海市的治安还是很好的。”徐少卿满不在乎地说。过了一会,似乎想起来什么,扭头就对着徐国升说:“爸,你可别告诉叶伯伯,要不然叶伯伯非得给派俩保镖不可。”
  “哼,你说你们自己就是不注意,上次着火的事情我就忍住了,没跟你叶伯伯说,这次你们俩又遇到了歹徒,再有这么一次,别说你叶伯伯了,我都想给你派两个保镖。”徐国升白了徐少卿一眼。
  “爸,您可别派,我下次小心就是,我们身边要是围着几个保镖,青青不烦,我也烦死了。”徐少卿赶紧拉着徐国升的手卖乖。
  “哼,知道就好。”徐国升故意瞪了瞪眼睛。
  不一会儿,徐少卿似乎想起来什么,又噗嗤一声乐了出来。
  “别笑了,吃饭。”徐国升故作严肃地用筷子敲了一下碗。
  徐妈妈看着自己的闺女,似乎明白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