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反派家的小怂包 > 002
花乐之打开后院的小门跑了出去。
  轻轻把雪团抱了起来,立刻察觉到不对劲。
  
  白兔的肚子、颈下应该是暖乎乎的,现在却冰凉一片。
  脖子也软塌塌的,像是……
  被拧断了。
  
  花乐之吓了一跳,刚想仔细看看,耳边传来一阵压抑的轰鸣声。
  这种声音她非常熟悉,是汽车急剧加速时引擎的怒吼。
  花乐之扭头看去,一辆黑色的车子冲了过来。
  
  不过一眨眼的工夫,车子就到了眼前。
  她还蹲在路中抱着雪团,根本来不及站起身。
  
  剧烈的撞击。
  五脏六腑被挤压绞拧,下一刻却再也感知不到,仿佛已经脱离了她的身体。
  最后的一瞬,花乐之看到黑色车子绝尘而去。
  
  ……
  
  “苓苓!苓苓醒醒!”
  急切的声音,有人在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
  
  花乐之不肯睁开眼睛。
  她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被车子撞了之后,就死了。
  
  在意识彻底消散之前,她看到了一本书。
  那是一本都市恋爱小甜文。
  书中的女主是沈佳澜,男主是傅东阳。
  而她,是男女主恋爱路上的绊脚石。
  
  好在,她这个绊脚石死于意外,没有了障碍的男女主终于一路甜到底,最后举办了盛大的婚礼。
  男主和女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在书里,花乐之只是用来给男女主制造误会增加波折的炮灰工具人。
  三个哥哥本来都没什么存在感,在她死后,却成了反派。
  
  她不擅社交,没有朋友也没有仇敌,唯一就是挡了傅东阳和沈佳澜的恋爱路。
  而后院的监控那天刚好坏了,哥哥们怀疑她的死不是意外。
  虽然没有证据,但哥哥们显然疑心上了傅东阳和沈佳澜,之后,给男女主造成了不少麻烦。
  
  大哥专门抢男主的生意,宁可自损一千也要伤敌八百。
  二哥给女主做手术的时候,留下了一道很长的伤疤。
  三哥天天找男主打架,开着改装过的车子跟着他,一副要撞死他的架势。
  
  跟男女主作对的下场,当然是凄惨无比。
  
  大哥的公司在跟男主对抗中消耗,又被傅氏针对报复,最终破产。
  二哥认为要是自己那天在家,兴许能救下她的性命,日夜自责中,二哥日渐颓废,最终失去了医院的工作。
  三哥在她忌日那天,在酒吧喝醉了,深夜开车到郊外的墓园去看她,却在高速行驶中为了躲避路中的野猫,撞上了山壁,车毁人亡。
  
  “苓苓,醒醒!”
  带着薄茧的手指擦拭着她的脸颊。
  
  那是三哥的声音,花乐之知道,三哥也死了。
  现在,三哥和她来到了同一个地方。
  
  她希望有哥哥们陪着,却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
  她不想在死后看到哥哥。
  她希望哥哥们都好好地活着。
  
  她不肯睁开眼睛,不想看到死去的哥哥。
  
  “苓苓!”
  花喜之的声音急得发颤,一手抱着妹妹,一手摸出手机给花安之打电话。
  “花鹌鹑!你快回来!苓苓做噩梦了,我怎么也叫不醒她!”
  
  花乐之哭声一顿。
  不对呀。
  死了的花喜之给活着的花安之打电话?
  关键是她还听到了手机里传来花安之的声音。
  
  悄悄地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花喜之俊朗的脸孔出现在她的演前,浓眉紧皱,却在看到她睁眼的那一刻露出惊喜的笑容。
  “苓苓!你可算醒了!”
  
  传说死后的鬼魂会维持死时的模样,花乐之原本以为自己会看到一个重伤的哥哥,没想到竟然是完好无损。
  她悄悄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很好,也没有被撞扁。
  
  “苓苓,刚才梦见什么了?”
  花喜之的拇指按在她的眼角,帮她擦去残留的泪珠。
  “哭得那么伤心,还怎没也叫不醒。”
  
  他的手指温热。
  他没有受伤。
  她也没有受伤。
  他还能打电话。
  
  花乐之心里浮现出一个荒谬至极的想法。
  
  她扒拉过花喜之的手机,看了一下上面的时间。
  
  花喜之是在她忌日那天去墓园的路上出的事,时间应该是她二十二岁生日后的一年。
  可手机上的时间却显示,现在是她二十一岁生日刚过。
  
  花乐之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
  她竟然……回到了死亡的前一年。
  
  “哥哥……”
  她试探着摸了摸花喜之的鼻子。
  高挺的鼻梁,没有一点撞毁的痕迹。
  
  没死。
  哥哥没死。
  她也没死。
  
  “啊啊啊啊——”花乐之发出一长串欢喜的轻呼。
  不过片刻,声音变了调,她“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急急忙忙赶回来的花安之正好看到这一幕。
  他平静地看着花喜之,镜片后的眼睛毫无温度。
  “你做什么把她惹哭了?”
  
  花喜之不解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她……被我帅哭了?”
  
  花安之冷飕飕地瞥他一眼,上前检查妹妹的身体。
  看起来毫无异样,除了眼睛哭得红肿。
  
  但是不管是花安之,还是花平之、花喜之,都知道妹妹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在三岁之前,小团子分不清“大哥、二哥、三哥”,她统一管他们喊“哥哥”或者名字。
  稍大一点,她渐渐能分清了,但着急的时候还是会喊成“哥哥”。
  九岁那年,她生了一场大病,整整两年,她都是喊“哥哥”。
  
  现在,她又忘了“大哥二哥三哥”,开始喊哥哥。
  关键是,她完全没有意识到。
  
  想到妹妹九岁到十一岁那两年差点死去的情形,花平之手指紧紧地捏了起来。
  良久,他开口:“花安之,带苓苓去做了全面体检,就说是医院给员工家属的福利。”
  
  花安之神色凝重,点了点头,“好,我马上安排。”
  “重点检查她的……”花平之顿了一下,“检查结果要是有什么不对,别告诉苓苓。”
  “我明白。”
  
  花乐之忙了一天。
  她把后面会发生的事全都记下来,不过想来想去,书里主要都是在讲述傅东阳和沈佳澜的恋情。
  哥哥们对书中的男主女主不满,但那是在她死后才报复两人。
  现在傅东阳和沈佳澜并没有公开关系,所以哥哥们和傅东阳也没有闹翻。
  
  说起来,花乐之并不确定自己到底死在谁的手里。
  她唯一确定的是,那并不是意外。
  
  后院的监控被人弄坏,白兔被折断脖颈放到路中。
  等她去查看的时候,一辆没有熄火的车子加速撞到了她。
  她最后一眼,看到了车子绝尘而去。
  
  那辆车没有车牌,车标也被故意遮挡。
  可能因为速度太快,遮挡物掀开了一角,露出底部一点。
  
  花乐之仔细地把形状画了下来。
  那是一个圆弧形。
  有点像丰田车标的下面,却更宽一些。
  
  花乐之看了半天,因为花喜之特别喜欢车,她认识世面上大部分车标,这个却是没见过的。
  她拿着素描本去了花喜之的房间。
  “哥哥,你认识这个车标吗?”
  
  花喜之立刻放下了游戏手柄。
  妹妹不对劲,花安之说了,无论什么小事都要格外谨慎地对待。
  他盯着那形状看了半天,得出结论。
  “这是丰田长胖了。”
  
  连最爱车的花喜之都不认识,花乐之有些气馁。
  花喜之最看不得她失望难过,更何况是她莫名其妙大哭了一场之后。
  他拿着素描本研究了一会儿。
  “肯定不是正规车标,有些人喜欢把车标抠了,安上自己的标志,这个显然是私人改装过的。”
  
  花乐之眼睛一亮。
  其实没有车牌只有车标,她要想找到一辆车根本就不可能。
  如果是私人改装的车标,那就是独属于某人的,反倒更好找了。
  虽然只有最下面的圆弧线,但只要再次见到,她肯定能认出来。
  
  花乐之把唯一的线索收了起来,盯着花喜之,神情严肃。
  花喜之莫名有些紧张,“怎么了?”
  
  花乐之一字一句地说道:“哥哥,你绝对不能酒后开车。”
  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花喜之说道:“放心,哥哥虽然开酒吧,但很少喝酒,更不会酒驾。”
  花乐之也知道他太喜欢车,为了开车他真的很少喝酒,但想到书里的结局,她还是很不放心。
  
  “哥哥,你得写保证书。”花乐之把素描本揭开空白一页,抬头看着花喜之,清泉般的眼睛里倒映着他的身影,“保证永远不酒驾。”
  花喜之对妹妹向来是有求必应,虽然不理解她为什么坚持要保证书,也乖乖地写了。
  
  花乐之抱着素描本回了自己的房间。
  就算有了保证书,也不能保证花喜之不出事,如果她死了,哥哥们在悲痛之下,很难保持理智。
  说来说去,最重要的,她不能死。
  
  虽然不知道凶手是谁,但她确实挡了男女主的路。
  如果能跟傅东阳退婚,那潜在的威胁就少了一些。
  到时候就算她不能改变自己的死局,哥哥们也不会怀疑到傅东阳和沈佳澜的头上。
  这一次,她绝对不能让哥哥们跟男女主对上。
  
  查看了手机里的备忘录,花乐之发现过几天就是傅东阳爷爷的寿辰。
  
  “哥哥,”花乐之又跑到花喜之的房间,“傅家老爷子过寿,邀请我了吗?”
  花喜之迟疑地看了妹妹一眼,她因为不喜欢别人的议论,极少出门,更不会参加任何形式的宴会。
  
  这一次不知为什么,竟然主动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