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反派家的小怂包 > 003
为了参加傅家老爷子的寿宴,花乐之一大早就爬了起来。
  
  她盘膝坐在床上,顶着一头睡得乱蓬蓬的长发,眼睛失焦地看着虚空。
  过了许久,花乐之终于记起,这一天女主也是出现了的。
  书里写沈佳澜出场时穿了浅绿色真丝套装,既干净利落,又不失女性柔美,在衣香鬓影中很是清新独特。
  
  花乐之很有自觉,撞衫是不可能撞衫的,这辈子,她都不会跟女主撞衫。
  拉开衣柜,看着满满当当的衣服,花乐之挑了一件红色的连衣裙,无论颜色还是款式都跟女主的造型相差甚远。
  
  从楼梯上下来,三个哥哥已经坐在餐桌边等她了。
  花乐之以前很少出门,参加宴会的经验更是少得可怜,她有些拿不准自己的妆扮是否合适,咨询哥哥们的意见。
  “哥哥,我穿成这样可以吗?老爷子的寿宴,穿红色应该没错吧?”
  
  花平之点头,“很合适,这样穿很得体。”
  花安之夸奖:“苓苓皮肤白,穿红色很好看。”
  花喜之附和:“跟裹了红纸的白糖糕似的。”
  
  花乐之:“……?”
  眼看着妹妹目露疑惑皱着小眉头开始想象,花喜之赶紧描补:“我是说喜庆又可爱,我妹妹天下第一可爱!”
  可惜,花乐之已经想明白了“裹着红纸的白糖糕”是个什么样子,气鼓鼓地横了他一眼。
  
  吃过早饭,四个人一起出了门。
  以往傅家的宴会都是三个兄弟随便去一个人,一般是花平之出场。
  今天妹妹也要去,想到最近她反常的样子,花安之、花喜之不放心,也跟着去了。
  
  花平之、花安之一辆车,花乐之上了花喜之的车。
  车子一开,花乐之就想起了自己被撞的感觉,顿时有点恶心。
  “哥哥,你别太快。”
  
  扭头看到她苍白的小脸,花喜之一脚就把刹车踩下去了。
  “怎么了?”他担忧又不解。
  以前妹妹很喜欢他的车,改装过的车子,加速到极致的时候,她非但不害怕,还会兴奋地叫起来。
  今天才刚刚启动,根本还没出院门,她的脸就白了。
  “难道晕车了?”
  
  花乐之也不想磨蹭着不出门,胡乱点点头,“有点,反正哥哥别太快。”
  花喜之按开安全带,“苓苓来开车。”
  “我开?”
  “嗯,一般开车不会晕车。”
  
  花喜之很宝贝他改装过的爱车,但妹妹不舒服,还是可以碰一碰他的方向盘,在他坐副驾驶盯着的情况下。
  花乐之歪着脑袋想了想,很痛快地跟他换了位置。
  坐到驾驶位,花乐之看看花喜之紧张的样子,抿着唇一笑,安慰道:“哥哥放心,我会很温柔地对待你媳妇的。”
  花喜之嘴角一抽,恶狠狠地警告:“不许太快。”
  
  一直到了傅家,花平之才发现后面是妹妹在开车,以为她手痒了想开车。
  “也该给苓苓买辆车了。苓苓喜欢什么车,看好了跟哥哥说一声。”
  
  花乐之想到自己临死前花喜之送的车,有点难过,瞅了他一眼。
  花喜之立刻揽住她的肩膀,“想让哥哥帮你挑?没问题!”
  “要普通家用的,代步就行。”花乐之闷闷的。
  “放心,哥哥肯定给你挑个满意的。”花喜之信心十足。
  
  四兄妹在门口说了这几句话,傅家的管家就迎出来了,引着他们进了大厅。
  这些年傅家的生意越做越大,住的地方也换了几次,这个别墅花乐之只来过一次,还是庆贺乔迁之喜的时候,花平之说让她来认认门,总不能连未婚夫家住在哪里都不知道。
  
  再一次踏入傅家,花乐之有种物是人非的恍惚感。
  
  她从来都知道傅东阳不喜欢她,从他微皱的眉头,拉直的嘴角都能看出来。
  但是因为这桩婚约是爸爸的遗言,哥哥们都不让她退婚。而且她也知道,父亲临死前没管三个哥哥,只顾着把她安顿好,一定是为了让她幸福的。
  
  不想违背爸爸的遗言,也不想让哥哥们难过,提了两次退婚被否决之后,她就不再提起了。
  花乐之想着也许结婚以后傅东阳会喜欢上她。
  或者,家族之间没有爱情的联姻也很多,她和傅东阳也可以。
  
  没想到,她死了,又重生回到了一年前。
  这个时候,傅东阳和沈佳澜的感情还只是萌芽,哥哥们根本不知道沈佳澜的存在,自然也没有跟男女主对着干。
  要是没有死前看到的那本书,花乐之一定会选择努力讨好傅东阳,让他接受这个联姻。
  再跟哥哥们撒个娇,让他们和傅东阳好好相处。
  
  幸好,她看到了那本书。
  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止一本书里男女主的幸福结局。
  她这个绊脚石得有自己挪开的觉悟。
  花乐之早就想好了,这婚必须退,她得跟傅东阳说好。
  
  花乐之在大厅里扫了一圈,没有发现傅东阳。
  倒是注意到不少人都在偷偷地打量她,还有人低声跟身边人说着什么,说上两句,身边人就抬头看向她,目光好奇中又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各种目光混杂,或新奇、或鄙夷、或幸灾乐祸,刮得花乐之很不自在。
  
  她慢慢地挪到楼梯边,瞅个没多少人注意自己的空子,飞快地拐上了楼梯。
  别墅一共四层,她上次来就知道了,一层是家里佣人们住的,二层是傅老爷子住,三层是傅东阳的父母,傅东阳则是住在顶层。
  花乐之本来打算直接上四楼去找傅东阳商量退婚,可是刚刚走到二楼就听到了傅东阳的声音。
  
  “爷爷!”傅东阳的声音听起来气愤又委屈,“为什么非要我娶她!”
  花乐之脚步一顿,知道自己不该偷听,可她还是不受控制地走到了傅老爷子的门口。
  她也想知道,傅东阳为什么不能退婚。
  
  傅老爷子的声音很平静:“因为这是早就定下的婚约。”
  傅东阳奔溃:“什么年代了,还搞包办婚姻!我不愿意!”
  “这婚约都定下十年了,人人都知道花家和傅家定了亲事,现在反悔,让外人怎么看傅家?”傅老爷子一如既往的慈祥,“现在的情况是傅家比花家势大,咱们要是退亲,那不是成了陈世美?再说,你是男人,结了婚也不用太委屈自己。”
  
  傅东阳的声音低了下去,花乐之不得不趴到门上才能听清楚。
  “那也不能让我娶一个傻子。爷爷,她的智商只有七十。”
  “七十怎么了?七十也是正常人,行动举止根本看不出来。”
  “可要是遗传呢?爷爷,你总不希望傅家将来的子孙都是傻子吧?”
  “她并不是天生傻,只是受了刺激才变傻的。根本不会遗传。”
  “那不过是花家人的托词!从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就是这么傻!她爸爸挟恩图报,把一个傻子硬塞给咱们家,还说什么受了刺激才变傻,糊弄谁呢?!”
  傅东阳越说越愤怒,声音变大,几乎要传到一楼。
  
  趴在门上的花乐之已经惊呆了。
  她知道爸爸临死前给她定了傅家的亲事,那个时候她才十一岁。
  她也知道,那是因为爸爸最放心不下她。
  但她不知道,原来是爸爸“挟恩图报”。
  
  她也从来没有想过,智商低下到底是不是天生。
  在她的记忆力,似乎并没有受到过什么强烈的刺激,能让她变成傻子。
  
  小时候被同学们哄笑着大声喊“傻子”的情形,长大了被人指指点点议论的难堪,夹杂在傅东阳愤怒的声音里,在她脑子里不受控制地冒了出来。
  花乐之有些难过。
  
  心脏闷闷得不舒服。
  手指不由自主地蜷缩,在门板上挠出一道轻响。
  
  “谁在外面?”傅老爷子的声音。
  脚步声朝着房门过来。
  
  花乐之吓了一跳,她捶了一下闷痛的心口,缓了一口气,转过身飞快地跑了。
  在跑到拐角之前,她听到了身后房门打开的声音。
  花乐之一阵绝望,扑向楼梯。
  红色的裙摆在拐角划过,她的腿重重地撞在了楼梯上,
  剧痛传来,花乐之倒吸了一口凉气,用手紧紧捂住了嘴巴。
  
  傅东阳眼看着那个熟悉的背影消失,冷哼一声。
  “是谁?”傅老爷子很不高兴,家里的佣人这么不守规矩,下来得让管家辞退。
  傅东阳一字一顿:“花乐之。您钦定的孙媳妇。”
  傅老爷子:“……”
  
  傅东阳:“爷爷,您刚才还说什么行动举止看不出来,可是,稍微懂点什么叫礼貌什么叫规矩的人,谁会参加宴会的时候跑到主人的房门口偷听呢?”
  “咳咳……”傅老爷子迟疑了一下,“她还小嘛,家里的小四,上面三个哥哥疼着,难免淘气些。”
  傅东阳皱起眉头,嘴角拉成了一条直线,“爷爷,这不是淘气,这是没有教养,更是傻。正常人都知道就算偷听也不能弄出动静来吧?”
  
  房门开着,爷孙两个的话清晰地传了出来。
  蹲在拐角楼梯处捂着小腿直抽凉气的花乐之:“……”
  偷听被发现,她又难过又羞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