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反派家的小怂包 > 005
花乐之很是为难。
  她应该喊“叔叔”,可叔叔又非要让她喊“哥哥”。
  
  她不该理会他这无礼的要求,但是,这是除了三个哥哥以外,第一个肯搭理她的人。
  而且,也是现在她唯一能搭话的傅家人。
  
  花乐之迟疑着不肯开口,手里蓬蓬松松的小蛋糕被她无意识地捏来捏去,已经成了扁扁的一片。
  耳边听到男人冷哼一声,声音极低,似有若无。
  他眉眼更加温和,但眼底藏着的冷意却更甚。
  
  花乐之手指一抖。
  要是连傅远洲也得罪了,那所有的傅家人她都没办法说话了。
  心一横,眼一闭。
  “哥……哥……”
  
  “哥哥。”喊出了第一次,后面就顺利多了,花乐之看看傅远洲,他看起来一点都不老,喊哥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哥哥,你也被排挤了吗?”花乐之小心地问道。
  
  傅远洲眼底划过一丝兴味。
  他正打算把她赶走,她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排挤?
  “也”被排挤?
  
  傅远洲意味不明地“唔”了一声。
  算是吧。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算是被排挤了。
  
  花乐之同情地望着他,好心地介绍自己的经验,“哥哥,那些刺探的目光你就当做没看见,那些恶意的话语你就当做没听着。要是有人喊你的外号,或者说一些阴阳怪气暗藏玄机的话,你就置之不理。”
  
  傅远洲脸上温和的面具出现了一道裂缝。
  他凝眉,黑沉的目光落在花乐之的脸上。
  
  小姑娘皮肤很白,还有些婴儿肥,脸颊软乎乎的。
  眼睛生得很好看,像是一汪清泉。
  眼神纯净,宛若初生。
  
  竟然看走眼了。
  刚才她走过来的时候,一路甜甜地喊人“哥哥”,身上是红色的裙子,艳丽张扬的颜色。
  他还以为她是来搭讪或者勾引他的。
  毕竟这种事与他而言也是常态。
  
  没想到,她竟然是来安慰他的。
  还是真心实意的那种。
  
  这一刻,傅远洲突然改了主意。
  他不想把她赶走了。
  目光向下,落在她手里的小蛋糕上。
  本来圆蓬蓬的小蛋糕,已经奇形怪状,她的手指也沾到了油。
  
  “把蛋糕扔了吧。”傅远洲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
  花乐之低头一看。
  “啊——”
  
  这个蛋糕好看又好吃,但现在已经惨不忍睹了。
  花乐之颇有些遗憾,把蛋糕扔到角落的垃圾桶,刚刚坐回沙发,傅远洲递过来一个雪白的手帕。
  在家里也常常被三个哥哥这样照顾,花乐之很顺手地接了过来擦了手。
  
  细腻的触感,跟纸巾完全不同。
  花乐之下意识地察觉到不对劲,仔细一看,竟然是真丝的。
  
  “呀……”她捏着手帕,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纸巾肯定是直接扔掉垃圾桶,可人家真丝的手帕被她弄脏了,扔也不是,还也不是。
  “我、我洗干净了再还给你。”
  
  “扔了。”傅远洲的声音不咸不淡。
  “不、不好吧?”这可是真丝的,用一下就扔也太浪费了。
  “没什么不好的,那手帕上没有我的标记。”
  
  花乐之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他的标记”就是可以扔掉的,但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顺着傅远洲的意思行事。
  把只擦了一下手的真丝手帕扔进了垃圾桶,雪白的手帕跟被她捏扁的小蛋糕一起待在了垃圾桶里。
  “对不起。”花乐之莫名觉得那真丝手帕有些可怜,低声咕哝了一句,又坐回了沙发。
  
  “哥哥。”花乐之觉得傅远洲更温和了几分,她很高兴,也许用了他的手帕,就意味着两人不是冷冰冰的陌生人了。
  花乐之觉得傅远洲这人真好说话,比起其他的傅家人来说,简直太温柔了。
  “哥哥,你这么好,不该被排挤的。”
  
  傅远洲:“我也觉得。”
  他的表情颇有几分意味深长。
  
  难得跟外人说话没有被嘲讽反而得到了认同,花乐之眼睛一亮。
  对眼前这个男人更同情了,多好的人啊,在自己家还没个住处。
  如何面对外人的排挤,她已经把经验告诉他了。
  但是在自己家也被排挤,这个……她可就没经验了。
  毕竟,在家里,三个哥哥都很宠她的。
  
  花乐之纠结了一会儿。
  白嫩的手指绞在一起,几乎让她拧成了麻花。
  
  傅远洲盯着她的手指,不耐地皱了下眉头。
  小姑娘什么毛病?
  好不容易把那个让他恶心的蛋糕扔了,她的手指又开始了。
  
  傅远洲又想把她扔出去了。
  
  幸好,她似乎很快就想通了什么。
  眉头舒展,手指也不绞来绞去了。
  
  “哥哥。”花乐之望着他,“你可以住到我家。”
  
  傅远洲:“……”
  难道他又看走眼了?
  她其实是假装单纯,实际还是在勾引他?
  敢第一个来搭讪,已经算是胆大。
  敢第一面就提出同居,简直可以说是狂妄了。
  
  “住到……你家?”傅远洲眼底泛起了淡淡的嘲讽。
  “嗯!”花乐之重重地点点小下巴,眼神真挚,“哥哥,你这么温柔,长得这么好看,不该被这样对待的。这个家里没有给你留位置,你可以住到我家。”
  
  “我家里有我和哥哥们,还有邹姨,虽然人多,但还住得下。”她掰着手指头开始给他算:“三楼是花平之和花安之住的,要是你喜欢三楼,我可以跟哥哥们商量。二楼是我和花喜之住的,我有三个房间,要是你喜欢二楼,我的房间可以给你腾一个……两个也行。一楼只有邹姨,你要是喜欢一楼更简单了,空房间好几个呢。”
  说完,她期待地看着他,“怎么样?你喜欢几楼?”
  
  傅远洲:“……”
  从她开始说花平之花安之花喜之这几个名字开始,他就知道自己错了。
  他从来没有错得这么离谱过。
  
  偏偏小姑娘还眼巴巴地望着他。
  见他不说话,身子向前倾了一些,清澈的眼底映着他的脸。
  她柔声安慰着他,“哥哥,没关系的,你喜欢几楼都可以。”
  
  傅远洲抬手,修长的手指抵在眉心,按了两下。
  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回国后第一次正式出现在众人面前,迎接他的会是尴尬后悔。
  这可真是……无比陌生的体验。
  
  恰在这时,傅老爷子从楼上下来了,朝着他们走来。
  花乐之一看傅老爷子就想起自己刚才偷听被发现的糗事,顿时坐不住,站起来就想溜。
  
  “花乐之。”傅老爷子叫住了她。
  刚才他和傅东阳的谈话,虽然说的是实情,但要是被花乐之传给她的几个哥哥,少不得又是一场风波。
  花家的几个小子总体还算懂事,但在妹妹的事情上总是缺乏理智,尤其是那个老三,常常跟傅东阳动手。
  还是得把她哄过去才行。
  
  “爷爷。”花乐之不得不停下脚步,她低着头,脚尖尴尬地并在一起,声如蚊呐。
  顿了一下,又想起今天是老爷子的寿宴,补充道:“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她说得很慢,一字一句的,生恐自己在这个时候说错话。
  
  傅老爷子笑眯眯地点点头,“花乐之,东阳这孩子呢,血气方刚的,说话常常不过脑子,他要是说了什么话或者做了什么事惹你生气,你多多包涵。也别什么都告诉你的哥哥们,他们要是为了你闹起来,伤了谁你都不好受,你说呢?”
  
  他没提刚才偷听的事,花乐之松了一口气,终于抬起头来,认真地说道:“爷爷放心,我不会生气的,也不会让哥哥们生气的。”
  那可是男主,跟男主生气作对,可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重新活过来,花乐之很是珍惜自己的小命,更不会让哥哥们出事。
  
  傅远洲忍不住挑了一下眉头。
  
  傅老爷子刚才过来时就注意到了两人坐在一起,他以为纯属偶然,毕竟他这个小儿子的身家和气场,一般人没经过引荐都不敢随意找他搭话。
  既然碰上了,总要介绍一下,傅老爷子:“花乐之,这是傅远洲,东阳的叔叔。”
  
  花乐之望向傅远洲,“哥哥……”
  
  傅远洲一看她开口就心知不妙,果然她冒出“哥哥”两个字来。
  “哥哥们跟你一起来的?”他立刻截断了她说的话。
  
  被他打断,花乐之忘了自己要说的话,表情有瞬间的茫然。
  她点点头,“嗯,哥哥们跟我一起来的。”
  说完,又想起该回应傅老爷子的介绍。
  
  看她红润柔软的唇瓣再度张开,傅远洲先发制人:
  “叫叔叔。”
  
  花乐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