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反派家的小怂包 > 006
花乐之迟疑着。
  她喊他叔叔,他要求喊哥哥。
  她喊他哥哥,他又要求喊叔叔。
  她都不知道到底该喊他什么了。
  
  “叫、叔、叔。”傅远洲重复了一遍,加重了语气。
  他站在落地窗前,背光而立,高大的身躯带着莫名的压迫感。花乐之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只觉得那纯黑的眼睛里辨不清喜怒,目光沉沉,落在她的身上。
  
  像是被猎物盯住的小兽,花乐之脖子上的寒毛都竖起来了,她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小步。
  “叔叔……”花乐之咽了下口水,艰难地开口。
  傅远洲淡淡地“嗯”了一声。
  
  傅老爷子总觉得两人之间似乎发生了什么事,看看傅远洲,是一贯的面无表情。再看花乐之,小脸紧绷,是一贯的紧张。
  没看出什么不对,傅老爷子也不再理会,他叫住花乐之只是为了叮嘱她不要把刚才傅东阳的话告诉她那三个哥哥,现在,更重要的是傅远洲。
  “远洲啊,来,我给你介绍几个朋友。”
  
  傅老爷子带着傅远洲离开了角落。
  花乐之松了口气,身子软软地坐在了沙发上。
  她过来跟傅远洲说话的时候,他温和又儒雅,分明是个矜贵有教养的绅士。可傅老爷子来了,他站起来的时候,给她的感觉却完全变了。
  说不清是什么,反正挺吓人。
  
  花乐之都有点后悔邀请他去家里住了,总觉得会引狼入室。
  没错,傅远洲给她的感觉就像匹狼,沉默又凶狠的孤狼。
  花乐之心里吐槽着,抬头看向傅远洲的背影。
  
  男人高大挺拔,肩宽腿长,光是一个裹在黑色西装里的背影,就给人无限遐想。
  他这身材比例还挺完美……
  花乐之托着小下巴,想着要是他去做人体模特,一定大受欢迎。
  不过,傅老爷子的小儿子,肯定不会去做模特就是了。
  
  花乐之正胡乱想着,冷不防男人扭过头,睨了她一眼。
  花乐之吓了一跳,几乎以为他看破了自己内心的吐槽,下意识地猛然站了起来,双脚并拢,手指乖乖地垂在两边,像是在课堂上走神时被老师突然点名。
  
  傅远洲的目光只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瞬,又漫不经心地跟在傅老爷子身后走了。
  有傅老爷子介绍,傅远洲身边聚拢了几个人。
  花乐之远远瞅了瞅,感觉都是平时没什么人气的冷面人。大厅里平时爱热闹的,都没凑过去。
  
  他果然是被排挤的,就算有傅老爷子的面子,也没几个人跟他说话。
  同病相怜的感觉一起来,花乐之又不后悔邀请他去家里住了。
  同是天涯沦落人嘛……
  
  “花乐之。”沙发一沉,花喜之坐到了她身边,浓眉皱着,盯着她仔细看了看。
  “怎么了?”花乐之不解地问道。
  花喜之压低了声音,“傅远洲,他……没做什么吧?”
  
  花乐之莫名其妙,“没做什么呀。”除了出尔反尔、反复无常地一会儿让她喊哥哥一会儿让她喊叔叔。
  “对了,哥哥,”花乐之见他神秘兮兮的样子,顿时起了好奇心,“为什么咱们从来没见过傅远洲呀?”
  她都跟傅家订婚十年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傅远洲。就算她很少参加宴会,但花喜之竟然也只是远远看过一眼。
  
  “他从小就生活在国外,很少回国。”花喜之含糊地咕哝了一句,对上妹妹亮晶晶的双眼,不放心地叮嘱道:“离他远点!”
  花乐之不高兴地鼓了鼓脸颊,外人排挤傅远洲也就罢了,连哥哥都排挤他,甚至哥哥并没有跟他说过话,根本不了解他是怎样的人。
  “他人很好的,跟花安之一样温柔的,哥哥你不要有偏见。”花乐之忍不住替傅远洲辩护。
  
  跟花安之一样……温柔???
  花喜之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遥遥看向傅远洲,分明是很年轻的男人,却有着跟年龄不相衬的气场,除了几个有傅老爷子引荐的德高望重身家颇丰的名流望族过去跟他说话,其他人都只敢远观。
  傅远洲身边,无形地空出了一圈。
  就不说他以前做过的那些事,光是这众人畏惧的情形,跟温柔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花喜之严重怀疑妹妹的眼神出了问题,为了提防她再那么随意地跑到傅远洲身边去,花喜之干脆就一直守在她的身边。
  花乐之倒是很高兴,反正也没人理她,有哥哥陪着她更自在。
  花喜之一会儿给她拿小蛋糕,一会儿给她端果盘,花乐之都吃撑了。
  
  宴会结束。
  傅东阳和父母一起送客人们离开。
  
  花乐之眼看着傅东阳给沈佳澜拉开车门,扒在车门处低低地说了好一会儿的话。
  她紧张地看看三个哥哥,幸好没人注意到男主和女主的亲密。
  花喜之去开车,花安之则打算送一位女士,花平之只好坐花喜之的车。
  
  花乐之自然也是坐花喜之的车回去,花平之在跟几个相熟的人道别,她乖乖地站在路边等着哥哥的车开过来。
  “花乐之。”不知何时,傅远洲站在了她身边。
  “哥……”花乐之差点咬到舌头,“……叔叔。”
  说完,她突然想到自己肯定会跟傅东阳退婚,顿了一下,再度改口:“傅叔叔。”
  
  傅远洲似乎笑了一下,极短暂,花乐之都没看清。
  “受伤了怎么不去医院?”
  
  他的声音很轻,裹着夏日的风,听在花乐之的耳朵里,却吓了一跳。
  她下意识地用手按住了裙角,被撞伤的地方就在裙摆刚好盖住的腿上。
  “没、没受伤!”花乐之反驳。
  
  傅远洲没说话,只静静地看着她。
  被这双纯黑色的眼睛看着,花乐之的勇气就跟被扎破的气球,一下子就瘪了。
  “好、好吧,我受了一点点小伤,不用去医院的。”她紧张地左右看看,压低了声音,“你别告诉我的哥哥们。”
  
  傅远洲闻言,扫了一眼不远处正在跟人说话的花平之、开车准备送女士回家的花安之、远远开着车过来的花喜之。
  最后,目光落在花乐之身上,若有所思。
  “不告诉你的哥哥们也可以。”他没有问为什么,只是声音有些冷,“但你必须去医院。”
  
  花乐之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注意到自己受伤的,明明她走路的时候很小心地避免了出现一瘸一拐的姿态,连花安之都没看出来。
  “傅叔叔。”花乐之为难地皱起眉头,“我不想去医院。”
  
  傅远洲面无表情,没说行也没说不行。
  花乐之艰难地解释,“花安之就是医生,医院里所有护士都认识我,我要是去了医院,他肯定就知道了。”花安之给小护士们买了无数多的零食,拥有了一大批的小迷妹,连她都跟着成了焦点,每次一进医院就被热情的小护士们围住了。
  
  傅远洲难得沉默了片刻。
  不管是对待同性还是异性,他都没有主动的经验。
  
  但眼前的小姑娘……
  是一个需要照顾的人。
  是第一个注意到这个家里没有他地盘的人。
  也是第一个想要给他提供庇护之所的人。
  也说来,也算是半个傅家人。
  
  “医院又不止一个。”他开口,声音冷冷清清的,“你别去花安之那个医院就行了。”
  花乐之摇头,“太晚了,去医院还要急诊,再说,哥哥们也不会让我自己离开的。”
  “傅叔叔,你别管了,我只是在楼梯上撞了一下,回家自己擦点药就好了。”看看花喜之的车就要开到跟前,她有点着急。
  
  花平之也注意到了跟妹妹站在一起的傅远洲,走了过来。
  花喜之把车停在妹妹身前,疑惑地歪着头从车窗里看出来。他刚才去开车的时候妹妹就站在这个位置,应该不是妹妹跑到傅远洲跟前。
  那傅远洲跑到妹妹跟前……更不可能啊!
  所以,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碰到一起的?!
  
  傅远洲慢条斯理地开口:“我送花乐之回去。”
  花平之明显顿了一下,“不用了,妹妹跟我们一起走。”
  
  傅远洲不咸不淡地说道:“正好顺路。”
  花平之:“……?”
  什么顺路?再顺能有他顺路?
  
  傅远洲拉开了车门,“花平之、花喜之,你们先回,我们随后就到。”
  不知是傅远洲主动帮忙拉车门太过震惊,还是那种长辈式命令的口吻让人无法拒绝,反正,花平之坐进了车里,而花喜之踩下了油门。
  
  傅远洲招了招手,一辆车停在了他的面前,一个圆圆脸的男人从副驾驶的位子上下来,给傅远洲拉开了车门,诧异地看了花乐之一眼,又迅速地移开目光,恭谨道:“先生。”
  “花乐之,上车。”傅远洲撩起眼皮,纯黑色的眼睛在黑夜中更加幽深。
  
  花乐之:“……?”
  就这么……被安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