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反派家的小怂包 > 009
花乐之基本不画人物肖像,她更喜欢风景类。
  可她看到傅远洲第一眼的那幕,却像一幅鲜活的油画,牢牢地印在了心里。甚至那透过落地窗的阳光,窗外拂过的轻风,都仿佛定格在那个瞬间。
  
  她有种强烈的冲动,想让这一幕永久地保留下来。
  
  绷好画布,花乐之细细地描绘底稿。
  虽然傅远洲此时并没有坐在她的面前,但他的眉眼、神情、姿态她还记得十分清楚,甚至她闭上眼睛,他随意搭在腿上骨节分明的手指,修剪得整齐干净的指甲,都能一清二楚地回忆起来。
  有这样清晰的记忆,花乐之的底稿很快就完成了。
  
  她认真地端详了许久,感觉没有问题,可以进行下一步上色。
  耳边突然传来脚步声,花喜之从一楼上来,好像正朝着她的画室过来。
  花乐之猛地跳了起来,扑到画室门口,“咔哒”一声把门锁上了。
  
  花喜之:“……”
  他只是看到妹妹卧室门下有灯光,想着敲门提醒她要早点睡,没想到妹妹在画室,更没想到的是,妹妹还抢先一步把画室的门给锁了。
  他小心地敲了敲画室,“苓苓,你在画室做什么呢?”
  
  花乐之也傻眼了。
  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慌里慌张地去锁门,明明她并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她只是、只是下意识地就这么做了。
  
  花乐之茫然地在画室里看了一圈,试图找出自己这么做的理由。
  绷好的画布上,傅远洲垂眸坐着。
  只是一幅黑白色的底稿,依然掩不住世家公子的气质,优雅,矜贵。
  
  花乐之的心怦怦跳了两下。
  “哥哥,我在画画,你别打扰我。”
  对,一定是这样的,她以前作画入迷的时候,也不喜欢被打断。
  
  花喜之果然没有进来,只在门外叮嘱她早点睡就离开了。
  看着画布,花乐之有点犯难。
  要说藏东西,自然是卧室里的大衣柜最好,但把画框从画室搬到卧室,画的时候再搬回来,一来一去地动静太大,也容易撞见花喜之。
  
  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花乐之终于想到一个办法。
  家里有个她专用的小储藏室,里面放着她从小到大没舍得扔的东西,还有她画好的油画。
  花乐之去储藏室搬了两幅油画上来,把刚刚画好的底稿藏在了两幅油画后面。
  
  这下,谁也不知道,美丽的花草后面藏着一个傅远洲。
  花乐之拍了拍手,笑得眼睛弯成了月牙,
  “完美。”
  
  ……
  
  因为这是她看到傅远洲的第一眼,花乐之给这幅油画取名“初见”。
  初见还没画完,花平之给她买的车先送到了。
  
  花乐之以前开的都是哥哥们的车,还都是哥哥们在一旁盯着的情况下。现在有了自己的车,她兴奋地开着出了门。
  毕竟是她第一次独自开车,花喜之不放心,悄悄地跟在她的后面。眼见着妹妹顺利地拐上大路,开车不急不慢,不抢黄灯不冲三秒,起步平稳,停车也不急刹,乖巧得不行,花喜之这才放了心。
  跟着走了半个小时,花喜之发现路线有点熟悉,下一刻,妹妹拐进了傅氏的分公司楼下。
  据他所知,傅东阳就是在这里上班。
  
  花喜之:“……”
  妹妹提过两次想跟傅家退婚,他一直以为妹妹不喜欢傅东阳,没想到,妹妹有了车第一个来见的就是傅东阳。
  果然,女孩子的心思,海底针。
  
  人家未婚妻来见未婚夫,花喜之再护崽,也不好意思跟进去,直接掉头离开了。
  花乐之根本没注意到哥哥跟在她后面,第一次独自上路,她绷得像张拉紧的弓,身子坐得笔直,眼睛紧紧地盯着前面,脚随时准备着去踩刹车。
  拐进傅氏分公司楼下的停车场,花乐之就跟紧张了。
  
  燕城繁华,人多车多,停车更是不易。
  花乐之老远瞅好一个停车位,按照哥哥教的倒车入库,车子斜在车位前面,刚刚挂到倒车档,还没等她松开刹车,别的车子已经一头扎了进去。
  眼看着那车上的司机甩上车门潇洒离去,花乐之叹了口气,继续寻找下一个车位。
  
  她不想刮蹭到别的车,每次看好车位都要仔细瞄准,结果每次都被抢。
  花乐之无奈了,软乎乎的脸颊鼓了起来,开始考虑把车开远点,找个不这么紧张的停车场,自己再走过来。
  还没等她行动,车道前面突然出现了一辆劳斯莱斯,是从别的车道拐过来,堵住了她的去路。而她的后面也是一辆黑色的车,两辆车把她夹在车道中间,就算她想走也走不了。
  
  花乐之坐着没动,她前面就有个空的车位,估计那辆劳斯莱斯会去抢,她乖乖地坐着,准备等那车进了车位她再走。
  劳斯莱斯副驾驶的车门开了,圆圆脸的男人摆摆手,指了指那个空车位,示意花乐之去停。
  
  花乐之:“……啊,唐助理!”
  唐笙见她慢吞吞地没挪车,干脆小跑着过来,笑眯眯地扒着车窗,“花小姐,您慢慢来,后面那辆车也是我们的,这个车道没别的车进来了。”
  他已经在车上看了半天,小姑娘每次找到车位都被抢,先生让保镖车堵在后面,自己绕到前面,就为了给她拦住别的车。
  他还是第一次见先生这么多管闲事。
  
  “唐助理,傅叔叔也在车上吗?”花乐之坐直身子看了看,离得远,劳斯莱斯车窗暗,她看不到后座上是不是有人。
  “在呀!”唐笙可不喜欢做好事不留名,“先生专门叮嘱替您拦住车道两头呢,所以,花小姐不用急,慢慢进车位,咱们有的是时间。”
  花乐之眼睛一亮,“谢谢傅叔叔!谢谢唐助理!”
  
  有了两辆车帮忙,花乐之顺利地停进车位。
  从车里出来,劳斯莱斯已经开走了。
  花乐之本来还想跟傅远洲当面道个谢,看着车子远去,她遗憾地惦着脚尖看了两眼,转身进了傅氏分公司大楼。
  
  来之前她给傅东阳打了电话,不过他也许是在忙,或者是不想接,反正响了两遍也无人接听。
  退婚是必须要商量的,花乐之干脆直接找了过来。
  
  这还是花乐之第一次主动来找傅东阳。
  分公司这边的前台并不认识她,脸上挂着职业的微笑,说的话却毫不通融,“对不起,花小姐,没有提前预约的话,您不能直接上去见傅总。”
  
  花乐之皱眉道:“我想提前跟他约好来着,只是他没有接我的电话。”
  前台一听,哦豁,那就是傅总根本不想见,那更不能让她上去了。
  
  前台不放行,花乐之也不想为难对方,只好在大厅里继续给傅东阳打电话,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忙什么,总是不肯接听。
  花乐之发了信息过去:[我在你公司楼下,我有事情要跟你当面商量,你能跟前台说一声,让我上去找你吗?]
  傅东阳的信息半天没回过来。
  
  花乐之想着他总会看到的,她多等一会儿好了。大不了,等傅东阳下班从这里经过的时候,她再跟他商量。
  坐在一楼大厅等候区的沙发上,花乐之低着头,盯着脚尖发呆。
  
  前台其实已经知道她是谁了,早听说年轻英俊的傅总有个姓花的未婚妻,原来就是这位。
  她悄悄地打量着对方,傅总的未婚妻看起来年纪还小,坐在宽大柔软的沙发里,裙摆整齐地散开,长长的睫毛垂着,双手交握,看起来乖巧又精致,像是摆在橱窗里的洋娃娃。
  她刚才都已经做好被为难的准备了,毕竟是傅总的未婚妻,按理她一个小小前台是拦不住的。
  没想到对方不吵不闹,真的就退到一边等着去了。
  
  前台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倒了杯咖啡,拿了包小点心,送到了花乐之面前,“花小姐,您先喝口水吧。”
  花乐之抬眸,礼貌地道了谢:“谢谢。”
  她还真的有点饿了,撕开包装,小小地咬了一口,红润的唇瓣抿动,白软软的脸颊一鼓一鼓的。
  
  前台的眼睛都直了,心里发出了土拨鼠尖叫,“啊啊啊啊,洋娃娃!小可爱!像只小兔子!”
  她甚至想给她投喂些胡萝卜!
  
  胡萝卜是不可能有的,前台注意着她的动静,见她吃光了那袋小包装的点心,立刻又拿了两包过去。
  花乐之疑惑地瞅了瞅她,虽然不知道前台为什么这么热情,但人家是好意,她点点头,“谢谢,我不饿了。”
  
  小表情认真又可爱,那浓密的睫毛一忽闪,小脑袋一歪,前台都想上手挼了。
  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手指,前台突然看见沈佳澜进来了,她心思一动,朗声打招呼,“沈经理好!”
  快步走到沈佳澜身边,前台笑容可掬,“沈经理,这位花小姐想找傅总。”
  
  沈佳澜脚步一顿,扭头看去,正好跟捧着小点心的花乐之对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