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反派家的小怂包 > 010
沈佳澜看到了花乐之。
  少女捧着点心,遮住了小半张脸,露出一双清澈的眼睛,看到她的瞬间,眼神微晃,竟然躲闪了一下。
  
  花乐之犹豫着,她估计主动上前去找沈佳澜,让她带自己上楼去见傅东阳,应该也是可行的。
  但是,在傅家远远跟沈佳澜对视的那一眼,她就知道,沈佳澜不喜欢她。
  想来也是,虽然男主和女主还没有到恋人的程度,但是炮灰女配从来都不会被女主喜欢,更何况,她还占了男主未婚妻的名分,沈佳澜心里还不一定怎么膈应呢。
  
  花乐之默默地移开了目光,低下头,盯着手里的小点心发呆。
  算了,还是在这里等傅东阳吧,最多等到他下班也就见到了。
  
  “咔、咔、咔”高跟鞋清晰地敲着地板,越来越近。
  花乐之看着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黑色高跟鞋,慢慢地抬起头来,意外地看到了沈佳澜的脸。
  
  女主竟然主动找上门来?!
  花乐之一紧张,小点心啪一下掉在了茶几上。
  
  沈佳澜上下打量几眼,上次在傅家她看到花乐之,因为有些远,又隔着很多人,只隐约看到她肌肤雪白,穿着红色的裙子,露出笔直的双腿,似乎是娇艳诱人的样子。
  此时面对面,沈佳澜才发现她其实年纪还小,脸颊上甚至还有些婴儿肥,软乎乎的,眼神清澈,离娇艳诱人差之甚远。
  不知为何,沈佳澜暗暗松了口气。
  
  “花小姐是要见傅总吗?”沈佳澜居高临下,俯视坐在沙发上的花乐之。
  花乐之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对方似乎有主动带她上楼的意思,她慢吞吞地站起来,“嗯,可以见吗?”
  沈佳澜颔首,“请跟我来。”
  “那就麻烦女、你了。”女主主动带她去找男主,花乐之有些忐忑,险些说出“女主”两个字来,幸好她改口快,听起来就像偶尔大舌头了一下。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前台美滋滋地回到位置,感觉自己做了件好事。
  
  电梯缓慢上行。
  沈佳澜淡淡道:“花小姐应该提前打电话预约一下的,这样也不至于被拦在下面。要知道傅总也是很忙的,不能随便来个人就见。”
  花乐之解释:“我打电话了,只是打了好几次他都没有接。”
  
  沈佳澜:“那可能是傅总在开会什么的,花小姐没工作,所以可能不了解,工作的人并不是能随时接听电话的。”
  花乐之:“……我理解。”
  
  沈佳澜:“有时候我也很羡慕花小姐这种悠闲的生活,但也就是想想罢了,真让我每天什么都不干躺在家里啃老,或者啃哥哥,我还真是做不到。”
  花乐之:“……”
  她不想跟沈佳澜说话了,一点一点往后挪,挪到了电梯的角落里。
  
  沈佳澜:“花小姐从来没考虑过工作吗?”
  花乐之抿着唇没开口。
  沈佳澜微微一笑,下巴稍稍扬起。
  
  “叮”的一声,电梯停止,门缓缓打开。
  傅东阳正好经过,一眼看到站在电梯轿厢中间的沈佳澜,惊喜道:“佳澜,你回来的真好,这份合同有几个细节正急着跟你商量。”
  沈佳澜快步走出电梯,边走边跟傅东阳说话,快到办公室才好像突然想起来似的,回头看看落后几步默默跟在后面的花乐之,“对了,傅总,这位花小姐说要找你,在楼下坐着正好碰到我,就跟我一起上来了。”
  
  傅东阳这才发现身后还跟了个小尾巴,皱了皱眉。
  平时花乐之还算有自知之明,从来不主动找他,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成年人都有眼力,对方不接电话就是不想搭理自己,偏偏这个小傻子什么都不懂,锲而不舍地骚扰,竟然还找上门来了。
  也不知道小傻子是怎么认识沈佳澜,肯定是知道她是自己身边得力的经理,才缠着沈佳澜让她带着她上来。
  
  沈佳澜留意着傅东阳的神色,笑了笑,“傅总,那这合同……”
  傅东阳回过神来,“现在是工作时间!你跟我过来!”
  
  他说的自然是沈佳澜。
  沈佳澜跟傅东阳并肩走着,进了办公室,进门之前,她回头看了一眼,歉意地笑了一下。
  
  “傅东阳。”花乐之唤了一声。
  傅东阳脚步一顿,回头看她,神情不耐。
  “等你忙完了,我有事跟你说。”花乐之想了想,补充道:“重要的事。”
  
  傅东阳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他不觉得小傻子会有什么重要的事。
  但少女眼巴巴地看着他,浓密的睫毛下,眼睛圆润乌黑,里面满是期待。
  
  拒绝的话不知怎么就说不出口了,傅东阳迟疑着招招手,让花乐之进了办公室,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那里等着。”
  花乐之用力地点点小脑袋,跟小鸡啄米似的:“嗯嗯,我保证不出声,不打扰你们。”
  
  她确实没发出任何声音,安静地坐在角落,悄悄地打量着傅东阳和沈佳澜。
  不愧是书中的男女主,女主容貌清丽气质干练,一看就是自立自强的女孩,能被傅东阳倚重,本身肯定是很有能力的。
  至于傅东阳就更不用说,年轻俊朗,又是傅老爷子唯一的孙子,将来肯定会继承傅氏集团。
  
  傅老爷子有两个儿子,除了傅东阳的父亲,还有一个傅远洲。
  现在傅老爷子退了下来,傅氏掌握在傅东阳的父亲手里,那傅远洲呢?
  他是不是什么都没有?
  
  花乐之软乎乎的脸颊鼓了起来。
  傅老爷子可真偏心。
  她记得爸爸就算比较偏心她这个唯一的女儿,那也只是在生活方面,至于公司股份,还是四个孩子平分的。
  可傅家却没有傅远洲的一丁点痕迹。
  
  ……
  
  沈佳澜一边跟傅远洲说话,一边留意着花乐之,自然发现了少女在悄悄打量他们。
  傅东阳也注意到了,小傻子虽然安安静静,但那双泉水般清澈的眼睛却总是落在他的身上。他其实很少有跟花乐之这样共处一室的经历,小傻子似乎有些怕他,就算来傅家赴宴,也是躲着他。
  今天一反常态主动来找他,也不知道小傻子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
  
  傅东阳有些走神。
  本来是很简单的合同,几个要点说清楚不过十分钟,沈佳澜却详详细细地从各个方面阐述,直讲了两个小时。
  毕竟是自己最倚重的经理,傅东阳强迫自己耐心听完。
  眼角的余光却扫向花乐之,见少女已经蔫哒哒地垂着头,手还摸上了肚子,就知道她又乏又饿。
  
  沈佳澜终于住了口。
  她看了下腕表,惊叫一声,“呀!都过了这么久!不好意思啊花小姐,我跟傅总一说起工作的事就太专注了,都忘记你在旁边了,你不会介意吧?”
  她歉意地看着花乐之,心里笃定她接不上自己的梗。
  
  要说介意,她和傅东阳是在正经工作,花乐之在工作时间跑来本就不对。
  要说不介意,做为未婚妻,看着傅东阳跟她耳鬓厮磨这么久,心里没一点想法,是不是根本就不喜欢不在乎傅东阳?花乐之要是这么答,只要她暗示一句,傅东阳心里肯定就膈应上了。
  
  花乐之蔫蔫地站了起来,“你们说完了吗?轮到我了吗?我就几句话,说完我要回家吃饭。”
  沈佳澜:“……”
  
  傅东阳:“我带你去吃饭,边吃边说。”花家兄弟把这个最小的妹妹照顾得极好,估计都没让她饿过肚子,看她那带着婴儿肥的小脸就知道。他虽然不喜欢小傻子,更不希望跟她结婚,但也不会让人家捧在手心的妹妹到他这里遭罪。
  沈佳澜顿时后悔了,不该故意拖延时间的,以至于弄成了一起晚餐的局面,偏偏以她的身份,还不能跟着一起去。
  
  花乐之十分抗拒:“我不跟你一起吃饭!”
  少女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一副誓死不从的样子。
  傅东阳一阵心梗,向来都是他嫌弃小傻子,怎么好像小傻子也很嫌弃他似的?
  “那好吧,你有什么事,说吧。”
  
  “我觉得我们两个——”花乐之话音一顿,迟疑地看着还没有离开的沈佳澜。
  她跟傅东阳谈论退婚,让女主知道好不好呢?这样是让女主知道她没有任何觊觎男主的意思,从而不会针对她,还是会让女主加深她是傅东阳未婚妻的印象,心里更膈应?
  
  她拿不准该不该继续往下说。
  傅东阳顺着她的目光看向沈佳澜,“佳澜,你也辛苦了,快去吃饭吧。”
  沈佳澜微笑:“好的,傅总。”
  
  沈佳澜收拾了文件,利落地离开。
  花乐之松了口气,不知为何,在沈佳澜面前,她比平时更要紧张。
  
  “说吧,找我什么事?”
  傅东阳倒了杯茶放在花乐之面前,小傻子又是打电话又是到办公室堵人,到底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傅东阳,我知道你想跟我退婚。”说到最最重要的事情,花乐之的手指不由自主地绞拧到一起,“我、我也想跟你退婚。”
  
  “什——咳咳咳咳——”
  傅东阳猛地抬眸,口中的茶水没来得及咽下,呛得他满脸通红,剧烈地咳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