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反派家的小怂包 > 011
“你说什么?!”
  傅东阳不敢置信地盯着花乐之,他是想退婚没错,但这门婚事是花家主动谋取的,小傻子要嫁给他,估计做梦都会笑醒,怎么可能也想退婚呢?
  这一瞬,傅东阳几乎疑心自己在做梦。
  
  “我说,”小傻子鼓着脸颊,表情认真,生恐他听不清似的,一字一顿,
  “我、也、想、退、婚!”
  
  “你、你怎么可能也想退婚呢?”傅东阳觉得这一切荒谬极了。
  就在前几天,小傻子来参加爷爷的寿宴,还偷听他说话来着。
  哦,对了,估计小傻子听到他想退婚,受了刺激,自尊心作祟,就跟自己说也想退婚。
  没想到,小傻子还挺要面子。
  
  傅东阳放下茶杯,神色严肃,“你想退婚,那你的哥哥们也想让你退婚吗?”
  小傻子抿着红润的唇,不肯说话。
  
  “花乐之,你的哥哥们同意了吗?”傅东阳加重语气,“嗯?”
  小傻子目光飘忽,缓缓地摇了摇头。
  
  傅东阳嗤笑一声,果然跟他猜测的一样,所谓退婚,不过是小傻子的私自行为。
  “别想这些了,我送你回家。”他就算想退婚,也会征求爷爷的同意,再征求花家兄弟的同意,而不会忽悠着小傻子做出承诺,再拿小傻子的承诺去逼迫花家兄弟。
  
  “要退婚!”花乐之见他站起来要走,急了,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角。
  
  傅东阳垂眸,笔挺的西装被她皱巴巴地抓住,白嫩柔软的手指握得很紧,似乎生怕他离开。
  “说什么退婚,你又做不了主。”
  傅东阳重新坐下来。
  
  “你不是也做不了主吗?!你不是也想退婚吗?!”小傻子理直气壮。
  傅东阳:“……”
  还真被她刺中了。
  
  “行叭,那你说说,怎么退婚?”
  傅东阳也不急走了,端起茶杯,慢悠悠抿了一口,好整以暇地看着花乐之。
  在他的记忆中,他和花乐之已经订婚十年了,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单独相处过。
  
  “你也想退婚,我也想退婚。”花乐之掰着手指给他分析情况,“你的家里人不同意,我的家里人也不同意。”
  “嗯,分析得没错。”傅东阳翘起长腿,“继续。”
  
  “所以,咱们就各自攻破。”花乐之一脸商量大计的郑重,“你负责攻破傅家阵营,我负责攻破花家阵营。水滴石穿,我天天磨,肯定能让哥哥们同意的!”
  “至于傅家,就看你的了。”她看看傅东阳,想想傅老爷子的样子,心生同情,握着小拳头给他打气:
  “加油!傅东阳!你肯定能行的!”
  
  傅东阳:“……”
  
  花乐之叮嘱道:“在咱们取得胜利之前,各自要先保密。”要是让哥哥们知道傅东阳也有退婚的意思,肯定会起冲突。
  这一世,她要让哥哥们和男主维持良好的关系,绝对不能交恶。
  跟书中的男主女主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
  
  “行。”傅东阳点点头。
  他站起身,“说完了?我送你回家。”小傻子估计饿扁了,摸了好几次肚子。
  
  跟男主商量好了“退婚大计”,花乐之浑身轻松,晃了晃小脑袋,“不用你送,我自己开车来的!”
  “你、你自己开车?”傅东阳声音变了,“花喜之呢?他没跟着你?!”
  
  花乐之莫名其妙瞅他一眼,“花喜之跟着我干什么?我自己的车,哥哥刚刚给我买的!”
  傅东阳捏了捏眉心,“那他就让你这么开着上路?”枉他以为她的哥哥们把她照顾得很好,结果就让她这么开着车出门。据他所知,小傻子以前可没开过车。
  
  花乐之强调:“我有驾照!”
  “行,行,你厉害。”傅东阳深呼吸,“那你走吧,自己开车回家。”
  
  “嗯,再见。”花乐之摆摆手,“你不用送我,我知道路。”
  她走到门口,又不放心地回头叮嘱一句:“各自努力哦!”
  
  眼看着她进了电梯,傅东阳叹了口气,抓起外套追了出去。
  他坐另外一部电梯下来,站在门口看着花乐之进了停车场。
  毕竟是从他这里离开,小傻子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他脱不了干系,总要确认她开车的技术真的足够上路才行。
  
  天色已经暗了,傅东阳远远看着花乐之坐在车里,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拿出一本书翻看。
  书?
  傅东阳眉心一跳,不会是车子的使用手册吧?
  
  紧接着,花乐之的车灯开始乱闪,一会儿顶灯亮了,一会儿雾灯开了,好不容易等到她开了近光灯,傅东阳松了口气,刚开车的人找不准车灯,也算正常。
  接下来,花乐之以龟速从停车位出来,慢悠悠地开出停车场,拐上了大路。
  看样子,还算稳当。
  
  傅东阳迟疑了一下,还是开着车跟了上去。
  现在已经过了下班高峰,但路上的车还是很多,小傻子第一次自己上路,他还是得让她安安全全地回到家里才行。
  
  走着走着,傅东阳发现,这根本不是回花家的路。
  果然,花乐之最终停在了“速度”酒吧外面,这是花喜之的酒吧。
  
  此时酒吧外面的车不多,花乐之顺利地停了车,小跑着进了酒吧,根本没发现傅东阳的车离开。
  “哥哥——”花乐之跑进酒吧,“我快饿死了!”
  
  “小花花,到这儿来!”卡座里的赵季春探出半个身子,招招手,让花乐之坐在他对面,“干嘛,邹姨没给你做饭?”
  “我还没回家,路过这里先吃点东西,我好饿,花喜之呢?”
  “花喜之还没来。”赵季春说着话,让人给她上了刚炸好的薯条和烤翅,“听说小花花有自己的车了?”
  
  “嗯!”花乐之得意地挑了挑眉头,嘴里咬着热乎乎的薯条,含含糊糊地说道:“我今天可是自己开车的!”
  “厉害呀!”赵季春给她倒了杯可乐,眼里满是笑意,“那下次我喝了酒不能开车,小花花送送我呗。”
  “没问题!”花乐之小脑袋一点,颇为骄傲。
  
  啃了两个鸡翅,饿得没那么厉害了,花乐之又开始慢慢咬薯条。
  赵季春拿了个盖盅过来,轻轻一摇,里面的骰子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赌一把?”
  
  花乐之眼睛一亮。
  复杂的赌牌她不会,但是骰子赌大小就特别简单,根本不用计算,全凭运气。
  “好呀,赌就赌!”
  
  赵季春把盖盅递给她,“来,小花花先来,老规矩,谁大谁赢,谁小谁输,输的人脱一件衣服。”
  花乐之赶紧摸了摸,头上有个发圈,耳朵上有两个耳钉,再加上两只鞋子,足够她输五次的了。
  花乐之有恃无恐,抓过盖盅,学着电视上看的摇盖盅的动作,看起来似乎很是专业。
  
  “开!”她娇娇地喊了一声,打开一看,竟然是个十五点,“哈哈哈,赵季春,你要完了!”
  赵季春苦着脸,无奈地抓过盖盅摇了一会儿,他仔细地听着盖盅里的动静,感觉差不多了,往桌上一顿,打开一看,五点。
  
  “哈哈哈,脱吧!”花乐之咬着薯条,往赵季春身上看了看,他脱了外面的衬衣,里面是个白色的工字背心,露出健壮的胳膊。
  赵季春笑道:“今天小花花运气不错嘛,再来!”
  
  第二把,花乐之输了,她很干脆地把扎着丸子头的发圈扯了下来,这是她每次来酒吧遇到赵季春必然会输掉的东西,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输了多少发圈给赵季春了。
  
  赵季春把发圈套在自己的手腕上。
  暗红色的发圈,像是熟透的浆果,跟他小麦色的肌肤很不相衬。
  赵季春却不觉难看,笑着把盖盅推到花乐之面前,“小花花,该你了。”
  
  花乐之刚要去拿,一只修长白皙的手压在了盖盅上面。
  男人清冷的声音传来,
  “我替她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