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 > 第九章 被无视的“大师”

第九章 被无视的“大师”


  诺丁学院,七舍。
  次日清晨,族宗从修炼中清醒过来。
  眼眸睁开,环顾四周,发现七舍内还空余两张床铺。
  看到这,族宗嘴角弯起诡异的弧度,暗笑道:
  “看来小爷我昨天送给唐三的见面礼,挺厚重的,他估计还在某个小黑屋中又冷又饿的瑟瑟发抖吧!”
  刷牙洗脸,族宗没有和其他人的打招呼,自顾自的走出七舍。
  族宗来到了教导主任办公室。
  还未进门,老远,族宗就听到一个中年男音破口大骂声。
  “岂有此理,反了天了,居然敢把入学新生,随随便便扔在小黑屋不管不顾。”
  “教导主任,确实应该管教管教了。把一个学员随随便便扔在小黑屋里一个晚上,若不是我半夜起床上厕所,听到里面有哭声,估计那孩子第二天就要疯了。诺丁学院是给低级魂师们学习的地方,而不是他人作威作福的保护伞。前几天我还看见他管人家学员家长要好处来着。”
  回答他的是另一中年男声,声色十分低沉,仿佛饱经沧桑,没有丝毫生气。
  “那大师,您说怎么办?”
  “无规矩不成方圆,开除并全院通报批评,让他给我学生低头认错。”
  “可那霍顿(门房化名)是咱诺丁城武魂殿殿主的侄子!这恐怕有点...”
  “武魂殿怎么啦......就是教皇也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来.....!@#¥”(都是批判武魂殿的词!)
  比比东:我特么是躺着也中枪。
  站在门外的族宗摸了摸洁白无瑕的下巴,在脑海中喊道:“看来在和教导主任理论的就是传说中的‘大师’了。
  难道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这样都能让玉小刚遇到唐三!
  而且听玉小刚口气还是收了唐三为徒。”
  缘分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咚咚...”族宗敲响了教导主任办公室大门。
  “咔”,房门打开。
  入眼处是一位斯文中年人,从其胸前雕刻着四柄长剑的徽章来看,族宗知道了对方的身份。诺丁学院教导主任,三十二级战魂尊布兰克林(瞎编的)。
  族宗作为一个三好美少年,立志要德智体全面发展,不单要身美,心也要美。
  很自然的、十分礼貌的给教导主任打招呼。
  “教导主任好!”
  “好好!我记得你是昨天刚入学的族(重读第二声)——宗同学吧!别干在外面站着了,快进屋。”
  教导主任显得很热情,不仅亲切的将族宗引进房间内,还特地给他倒上了一杯热茶。
  天知道。
  布兰克林,今天刚上班,连早餐都没吃,就被眼前这所谓的“大师”叫到了办公室,不停的叨唠,不单如此更是大放厥词公然数落武魂殿万万人之上的教皇冕下,弄得他是一阵心惊肉跳。
  听到有人敲门,布兰克林如临大赦,甚至连“进来”都没叫,亲自跑过去开门。
  族宗接过茶杯,象征性的喝了一口,正准备开口,布兰克林说话了。
  “来,大师我来给你介绍介绍,这位也是昨天新入学的新生族(停顿)——宗,不单如此他还是个先天满魂力的天才。你那个徒弟不是先天满魂力的蓝银草武魂嘛?这位小天才也是觉醒的蓝银草,而且还是十分强大的变异蓝银草。”
  先天满魂力变异蓝银草?原本以为教导主任要敷衍自己的玉小刚眼睛一亮,僵硬的面庞上露出标志性的难看笑容,仿佛看到绝世宝物一般,从头到尾把族宗看了个遍。
  每看一眼便多点一次头。
  不错不错,骨骼精奇,不愧是万中无一的练武...咳咳万中无一的天赋奇才,有资格拜入我“理论无敌”的玉小刚门下。也就只有本大师的理论才能造就他。
  心下大定,玉小刚决定了,要收面前这个很有可能是史上第四位双生武魂拥有者做他的二徒弟。
  一旁的族宗被玉小刚那充满贪婪的目光看的头皮发麻,“莫不是这位“大师”是个同志,垂涎小爷我的美色?”
  想到这,族宗心中产生一阵恶寒,若不是教导主任在这,族宗绝对会让他尝尝木叶体术奥义是什么滋味。
  族宗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咳咳,那个啥,教导主任,旁边这位应该也是宿管大爷吧!我想向您请几天假,正好让他给我登记下。”
  教导主任布兰克林听到“门房”两个字,差点没笑出猪声,看了嘴角不停抽搐的玉小刚一眼。还真别说,这位大师穿着+造型,倒还真像个宿管老头。
  布兰克林没有多作解释,而是温和的问道:“族宗同学,昨天才刚开学,今天就请假,是准备去干嘛呢?”
  族宗回答道:“我打算去猎取第一魂环。”
  布兰克林听后点了点头。
  “也对,你觉醒武魂有三个月了,已经耽误这么久,若还不去获取魂环会影响到你以后的进度的。这几天我刚好有空就由我带你去吧!”
  族宗想了想,也没有拒绝,这样倒是可以减少许多麻烦。去找素云涛或许能忽悠到手令,但看守猎魂森林士兵以及那些个江湖客们可不会把族宗当大人看。
  “好的,谢谢教导主任!”
  .......
  两人自顾自的交谈,使得旁边考虑如何收徒的玉小刚被完全忽视,每每他想开口都被族宗一句“宿管大爷您等会再说”给怼了回去。
  直到两人交谈完,出去吃早餐,玉小刚都没能插上一句话。
  站在门前,玉小刚看着族宗渐渐远去的身影,藏在袖子里的拳头握的紧紧的。
  “不行我还不能放弃,我玉小刚要证明自己。对!我还有小三,明天我也带他去猎取魂环,等回来后,让小三和他比比,到时候他看到了差距,自然而然会拜倒在我的石榴裙..哦不门下。哈哈我真是个天才。”
  而在远处与教导主任布兰克林走在一起的族宗,回头看了一眼玉小刚所站方向,发现他在手舞足蹈,不知道在干些什么,于是向布兰克林问道:“教导主任,先前那宿管大爷正站在那手舞足蹈的!不会是个精神病吧!”
  对于这位自称“大师”的院长古怪朋友,说实话布兰克林是十分鄙视的,四五十岁的人呢了,还没突破三十级也就罢了。居然还到处吹嘘自己“理论无敌”,若不是看在院长的份上,他绝对不会给这位吃白饭的好脸色看。昨天那个叫唐三的先天满魂力好苗子就被他忽悠的拜师了,他怕族宗也步唐三后尘,因此在族宗“误会”玉小刚的时候没有出来解释。
  没有过多犹豫,富兰克林回答道:“没多大事,可能是上了年纪,步入更年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