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 > 第十九章 大哥哥,你压着薰儿了!

第十九章 大哥哥,你压着薰儿了!


  斗气大陆,加玛帝国某处隐蔽的遗迹内。
  刚刚晋升六品炼药师的古河,现在很高兴。
  因为他不但在前不久,成为加玛帝国第一炼药师,还获得了一份前人留下的藏宝地图。根据藏宝地图的显示,他找到了这里。不但在里面获得大量珍贵稀有的药材,还得到了一枚放眼整个加码帝国都是独一无二的七品丹药:化形丹,能够使魔兽彻底脱离兽身,从此拥有魔兽的悠长寿命以及人类地修炼天赋。
  “这是?化形丹!哈哈,没想到老天竟然对我古河如此厚爱,居然让我得到了一枚七品化形丹。”
  将化形丹从价值不菲的玉质容器内倒出,顿时周围弥漫出一股独特的丹香,飘香四溢。
  古河凑到鼻前闻了闻,哪怕他是人类,而非魔兽。在闻过化形丹后都感觉浑身舒适了不少,“恩!真不亏是七品丹药啊!就是不凡。”
  正当古河想重新将化形丹装回玉质容器时,让古河吃惊,更多的是愤怒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化形丹居然从他手中凭空消失了,这可是化形丹啊!赔上他整个身家都买不到的七品化形丹啊!
  “是谁?是谁偷了我化形丹,是谁,给我滚出来。让我知道后一定要你死,要你死!”古河怒吼道。
  古河是六品炼药师,灵魂力十分强大,除非修为或灵魂境界超过他。否则不可能能躲过他的感知。
  当然也不排除有一些能够屏蔽灵魂力的秘法,这也是古河最为生气的原因。因为斗尊看不上化形丹,斗宗或斗皇强者想要会强抢。那么现在只有一个可能了:有宵小使用秘法偷走了他的化形丹。
  想到这,古河便将灵魂力辐射出去,开始地毯式搜寻.......
  遗迹外,旁边便是一座湖泊。
  只见湖泊上空四周空间一阵扭曲。一名身穿黑色劲装,长有蓝银色长发的少年,从扭曲空间落出,正是因偷取翻车,而被迫传送到斗气大陆的族宗。
  “我去,好歹选个正常的着陆点啊!”见自己着地点是湖泊,族宗瞬间双脚附着魂力,在与湖面接触后身体并未沉下,仅仅是泛起几圈涟漪,稳稳的吸附在了湖面上。
  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汗水,族宗唏嘘道:“总算安全着陆了。”
  忽然,一道黑影从族宗上空飞过,正是跑出遗迹,在搜寻偷丹贼的古河。
  族宗抬头一看,恰好古河也望了过来,透过明亮的月光两人双目对视。
  族宗暗道不妙,“尼玛!安全个鬼啊!一来就遇到正主了。”
  这不对视不要紧,一对视,古河心中便是怒火中烧,虽然自己不认识对方,但他的直觉告诉自己,偷丹之人就是面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蓝发少年。
  “小贼,快交出我的化形丹,我留你全尸”,古河俯视道。
  面对斗王修为的古河,族宗完全不是一合之敌。但事到如今,族宗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要想破这必死之局只有一个办法,“系统准备传送。”
  【滴,由于斗破苍穹连通大主宰,属于高级世界,宿主将花费两万仇恨点进行传送。请宿主提示传送地点!】
  古河见族宗面对自己的问话,居然无动于衷,心中怒气却再也压制不住。心想:“我堂堂一代丹王,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不但有偷盗我化形丹的嫌疑,居然还敢无视我?分明是做贼心虚。”
  “找死!”
  死字喊出,古河右手握拳斗气汇聚掌中,火属性斗气以拳头为中心灼烧,火球离开古河拳头迅速膨胀,轰向族宗。
  见到轰响自己的火球,这速度、这威力,“我去,都火烧眉毛了,随便哪,只要安全就行。”
  【滴,扣除宿主20000仇恨点,剩余4501仇恨点。系统随机传送中.....】
  “轰隆隆....”
  火球炸入湖泊,掀起数十米高的巨浪。
  在千钧一发之际,族宗传送成功。当然这一幕也被古河的敏锐灵魂力探知到了。
  见对方在自己眼皮底下消失了,古河胸中怒火无处发泄,只得咆哮道:“小贼,我不会放过你的,哪怕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
  空间再次一阵扭曲,族宗被传送到了斗气大陆新的地点。
  “恩?怎么黑漆漆的一片,这是哪?”
  嗅嗅....
  “还挺好闻的,难道是女孩子房间?”
  一边说着,族宗开始摸索起来。
  “恩,屁股下面坐的又是什么?软软的,就是有点平,感觉硌得慌!不过这该死的臭手,怎么停不下来啊!”
  正当族宗摸的兴起时,身下传出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大哥哥,你能从我身上下来吗?熏儿被你压得好难受。”
  我去!一听到声音的主人自称熏儿,而且现在还被自己坐下屁股下。族宗是大吃一惊,一个翻身从床上跳了下来。
  熏儿是谁?熟悉斗破苍穹的族宗肯定不会陌生,斗破第一白富美,第一女主,外加消炎药的第一女舔狗。
  族宗:当然,要是舔我的话那就很舒服了。
  作者:呸,下贱。
  “如果说自己现在在熏儿房间的话,那么凌影一定在外面了”,想到这,族宗额头不由得后背冒出冷汗,他可是清楚的记得自己为了逃离古河的魔掌,用掉了刚获得的两万仇恨点。距离返回斗罗大陆还有大半个时辰,若是此时凌影冲进来,那自己还不玩完了。
  “要死了要死了,该怎么办,难道我堂堂一代挂王就要交代在这了吗?”
  一旁的熏儿见族宗翻身下床,左顾右盼。也起身透过月光观察起对方来。对于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更是对自己@#¥%(熏儿【脸红】:非礼勿视)的神秘少年她可是十分好奇。当然只要对方一旦心怀不轨,门外的凌影便会立马冲进来将他当场绞杀。
  从下往上看,少年来人个子不高。身穿一袭奇特的黑色服饰,这种服饰她还是头次遇见。不由得心中增添了几丝好奇。再往上看,是一头漂亮的蓝银色长发,长发下露出一张菱角分明却又显得有些稚嫩的白皙小脸,说明对方年龄也不是很大。小脸焦灼,时而抓耳时而挠腮,在熏儿眼中显得十分滑稽。
  “噗嗤”一声,熏儿没忍住笑了,“呵呵!大哥哥,你还没告诉熏儿,你来熏儿房间是做什么的呢!”
  熏儿笑声十分甜美,但在族宗眼中确暗含杀机,忍不住暗道:“看来今天自己要是回答的不能让对方满意,估计就得交待在这了。”
  清了清嗓子,族宗回答道:“咳咳,我是来抓采花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