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 > 第二十章 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第二十章 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采花贼?”熏儿眨巴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露出疑惑的神色。
  与此同时,门外远处响起轻微的脚步声。
  继承了鼬神部分能力的族宗,对声音也是十分敏感,脚步声很轻,这是一个小孩子。
  族宗暗道:“难道是....萧炎?”
  斗破苍穹原著中好像提过,萧炎这家伙在熏儿年幼时帮她“蕴养”了三年经脉来着。看熏儿的样子现在也就四五岁,难道是今晚?
  族宗:下贱,就是摸人家小女孩身子。
  作者: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不也摸了吗?
  族宗:我特么...那是馋她身子。
  想到这,族宗干脆豁出去,死就死吧!赌一把。
  族宗低声对熏儿说道:“嘘,我是来抓采花贼的,最近萧府出现一个经常夜闯女孩子闺房的采花贼,专挑你这样的小女孩下手。”
  熏儿心中冷笑,还真当自己年龄小就好骗了。正当她想呼唤凌影进来抓住眼前这个满口胡话的小子时,躲在暗处的凌影发出传音,“小姐,这小子说没错,是有个小贼摸进来了。”
  有了凌影的确认,熏儿勉强信了族宗几分。她也想看看对方今天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嘎吱嘎哈.....”
  房门被轻轻推开,一个四五岁小男孩鬼鬼祟祟的走了进来。
  男孩环顾四周,见房间内没有其他人便将目光定格在了床榻上。
  床榻上,熏儿按照族宗的提示躺下装睡,而族宗则躲在房门后,只要男孩一声不响的靠近熏儿床榻,那么对方必是采花贼无疑。
  男孩见女孩躺在床榻上,发出细微均匀的呼吸声。确认对方睡着后,越加小心的一步步接近床榻。透过月光,熏儿可爱的小脸蛋在男孩面前展露无疑。男孩再也按耐不住,伸出魔爪就是往熏儿身上摸去。
  躲在暗处的族宗又怎么忍心熏儿受到男孩的玷污,当即一个纵身跃到男孩身后,抬起右手就是一个手刀。男孩发现身后情况不太对,但却还未来得及回头观望,只觉得脖子一痛,便失去了知觉,瘫倒在地
  “诺,我说的没错吧!是有采花贼吧”,一边说着,族宗指了指躺在地上的男孩,顺带还踹了一脚。
  熏儿见男孩倒下,也起身,顺带点亮了房间内的烛光。
  “这是萧炎?”熏儿大吃一惊道。
  顿时回想起来,白天对方对自己十分要好,感情原来是别有所图。想到这,熏儿的脸色越加冷了下来,先前白天对萧炎的一丝好感荡然然无存。
  一旁观察着熏儿的族宗,听到她喊出“萧炎”的名字,暗自点了点头。看来萧炎这是刚想作案就被自己给逮住了啊!心里想到:“消炎药啊消炎药,既然如此,我可要遵循斗破穿越三要素中的最后一条咯!”
  斗破穿越三要素:装逼、撩妹、干萧炎。
  此时距离系统返回斗罗大陆还有不到二十分钟,族宗还需要拖延时间。便故作愤慨,实则内心乐开了花,“看来你们认识!既然如此,这采花贼怎么处理?”
  熏儿摇了摇头,她待在萧家还需要寻找古玉,萧炎不能死,“他毕竟是我萧战叔叔的儿子,随便教训下就行了,不用杀了对方。”
  “好嘞!”等的就是你这句话,那么小爷我就可以干多年来一直想干的事了。
  话一说完,族宗便单手提起晕倒的萧炎跑到了院子外,翻出围墙,找了棵老歪脖子树。
  取出一柄苦无,族宗使出宇智波版“解牛刀法”。
  哗啦啦...
  几个呼吸间,萧炎就被剥成了一只白羊。
  将脱光光的萧炎,吊在树上,然后,在他的身上张扬的写下几个大字:如有下次,便阉了你。
  这是族宗在前世蓝星就想过的惩戒方法,他相信,经此一役,萧炎必将终身难忘,以后不敢再来夜袭。
  “萧炎啊萧炎!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想了想,族宗感觉还是不满意,干脆给萧炎弄了副龟甲缚,拿出一张白纸贴在萧炎身上。写下:匹夫竖子,夜闯闺房,意图不轨。吾偶遇之,将之擒获。若敢再犯,定阉不饶。
  “嗯,就先这样吧!不过就是有点可惜,没看到萧炎这家伙的戒指,把他扒光了都没找到!真晦气。”
  说实话,干不干萧炎不是重点,关键是族宗看中了原著里面萧炎的那个戒指,可能是萧炎太小的缘故,还未得到吧!
  闺房内,熏儿听着凌影所报告的一切,萌萌的小脸羞红,“这个大哥哥也太坏了.....”
  十分钟后,族宗才终于满足心中的恶趣味,重新回到熏儿房内。
  距离系统返回斗罗大陆还只剩下十分钟,族宗没打算跑,就是跑,以他现在的实力,能瞒得住萧家的几个大斗师,也瞒不过斗皇巅峰的凌影。
  闺房内,依旧只有熏儿一人,想来凌影已经提前隐入暗处了。
  忽然,他看到萧薰儿的脸色有些不好,小脸额头上还冒出了一丝冷汗。
  族宗开口道:“你怎么了?”
  “没,没事,老毛病了,过一会就好”,熏儿嘴上说着没事,但族宗听出来了,对方很难受,十分以及及其的难受。倘若自己要是不在这里,她恐怕已经痛得昏倒在床上了。
  “难道是?异火榜第四的存在——金帝焚天炎”,愣是族宗也不由得心惊,异火这玩意可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啊!尤其是排名第四的异火,说是焚天煮海也不为过。
  看到这里,就会有人问:当一个楚楚可怜的小萝莉在你身边,被病魔折磨的生不如死时,你会做什么?
  青椒:当然是趁热了。
  族宗:呸,下贱,吃我一招毒龙缠绕。
  “也罢!死马当活马医吧。”
  族宗右手一张,汇聚魂力于掌心,“蓝银皇——开”,一颗充满生命气息的蓝银皇浮现在他手中,蓝银皇草叶生长,轻轻的将熏儿包裹。
  “你要干什么?”因为异火的副作用,熏儿忍不住颤抖起来。但在说完这句话后,就感觉一股温暖的气息弥漫全身,好像也没那么难受了。
  族宗没有再和他一副笑呵呵的样子,严肃的说道:“你现在情况很不好,这是蓝银皇,具有很强的生命力,能够帮助你恢复。”
  熏儿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可爱的小脑袋。
  躲在暗处的凌影将心是提到了嗓子眼,他是知道熏儿的身体状况,可连古族众多长老都解决不了的事,他更是无可奈何。万万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个神秘的少年居然可以抑制住熏儿的异火副作用,着实让他不可思议。
  族宗体内富含生命的魂力透过蓝银皇草叶不断传递到熏儿体内,蕴养着她的筋脉,魂力不同于斗气,虽然普遍威力比不上修炼到高等级的斗气,但在蕴养身体方面却是独具一格,这也是为何斗罗大陆的天才魂师们普遍十一二岁就有成年人身高的原因。尤其是蓝银皇所产生的魂力更是如此。
  可就连族宗自己都没发现的是,蓝银皇在蕴养熏儿筋脉的同时,也吸收了一丝金帝焚天炎的子火之气,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短暂的十分钟即将过去,但族宗却仿佛过了二十年一般,他的魂力耗尽了。使出最后一丝魂力族宗将手中蓝银皇幼体移植到熏儿闺房内的花盆中。
  族宗道:“以后好好呵护这颗蓝银草,他能有效缓解你的症状。”
  【滴,时辰已到,即将传送宿主回到斗罗大陆。10、9、......】
  听到脑海中系统的提示声族宗总算是安心下来,笑着说道:“那么,有缘再见了。”
  空间一阵扭转。族宗渐渐消失在了熏儿面前。
  望着族宗消失,熏儿久久不语,盯着对方留下的那颗蓝银草发呆。
  “为什么?他会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还对自己做出那样的事。为什么他知道萧炎会来夜袭自己,为什么他要对自己这么好,为了帮助自己缓解痛苦那么拼命!还有他的名字是?”
  带着这些疑问,熏儿脑海中不断思索着,想来今晚注定是个难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