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 > 第三十二章 装B时刻到了

第三十二章 装B时刻到了


  站在不远处的皇斗领队秦明见独孤雁释放出“碧磷紫毒”,心下大惊,周身魂力运转,准备随时救人。
  小舞也是大惊失色,哪怕是傻子都能看出独孤雁喷出的是剧毒,急忙出声喊道:“小宗当心!”
  皇斗战队众人却是嘴角露出微笑,虽然他们和族宗没有矛盾,但打心里还是希望朝夕相处的独孤雁赢。
  下一刻令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族宗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个大皮囊,用力一甩,将两个皮囊甩向空中,同时射出两柄黑色苦无,皮囊内充有气体。
  砰——
  毫无疑问,水囊爆炸了,在覆盖魂力的苦无与气体压强的双重作用下,瞬间破碎,里面的雄黄酒化为大蓬水雾四散飞扬。
  与此同时,族宗第一魂环亮起。
  “第一魂技——毒龙缠绕。”
  附带火热泛红鳞甲的蓝银皇藤蔓并未攻击独孤雁,而是扑向水雾。刹那间,原本的水雾受高温影响,竟然完全变成了火雾,带着一股特殊的香气弥漫全场。并将那紫色雾气全部笼罩在内。
  族宗淡淡呼出一口气,细声喃喃道:“呼!终于成功了,也不枉我演练过多次。”
  凝实的紫雾在这暴起的火焰面前竟然同时燃烧起来,发出一连串的噗噗之声,瞬间消失在空中。
  “不,这不可能。你怎么能破了我的碧磷紫毒?”独孤雁呆呆的注视着对面的族宗,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不只是她,皇斗战队一方的每一名成员包括秦明和小舞都有些呆住了。
  “碧磷蛇毒不过雕虫小技而已,如果碧磷五毒齐至,说不定我还会注意一些。你的碧磷蛇毒还不到火候”,族宗将原著唐三对独孤雁说的话一字不差的重复出来。
  族宗(暗喜):终于装了一手好逼了!
  唐三(愤怒):狗贼,你不但剽窃我的战术,还剽窃我的台词,我与你不共戴天。
  下一刻,族宗散去第一魂技,蓝银范围缠绕再次施展,轻易的将独孤雁捆成了粽子。
  族宗看向一旁的秦明道:“怎么样,秦老师,是我赢了吧!”
  秦明勉强吞了一口唾沫,“这场斗魂,族宗胜利。”
  族宗与独孤雁两人交手的动静并不小,不知不觉周围已经围了许多闻声赶来的学员,甚至包括孙不语在内的几名教师。
  听到秦明宣布他的胜利,族宗方才放开被捆住的独孤雁。
  众人围了过来,发出议论声。
  花痴女A:“哇这位蓝发小帅哥是谁啊!好帅啊!”
  花痴女B:“小哥哥我要给你生猴子。”
  男同胞A:“那个小哥倒还真是厉害,居然打败了独孤雁。”
  .........
  独孤雁倒是没受什么伤,甚至连一滴血都没有留,只是魂力有些消耗过大罢了,在男友玉天恒的搀扶下,独孤雁走到族宗面前,双目死死的盯着他,冷声问道:“刚才你那皮囊里装的是什么?”
  族宗故作淡然道:“雄黄酒啊!”
  族宗说出雄黄酒,不单是独孤雁,就连在场大多数人都冒出疑惑的神色。
  就在这时孙不语出声了,“呵呵,蛇类魂兽的确讨厌雄黄一类的气味,只是没想到雄黄酒居然能够化解蛇毒,小友还真是学以致用啊!”
  “当年我的第一魂环就是取自一条百年毒蛇类魂兽。为此特地准备了雄黄酒,用来以防不测。哪知当年帮我猎取魂环的教导主任太过厉害,雄黄酒也就省下来了。刚好用在今天”,族宗编起瞎话是张嘴就来,脸不红心不跳。他总不能告诉别人这是自己早有预谋的吧!
  布兰克林(兴奋):我真有这么厉害吗?
  族宗(撇嘴):呸!这是拿你当借口呢!黑鳞毒蟒是小爷我一个人杀的,一个人。
  小舞兴奋的扑了过来,又是化作树懒吊在族宗的脖子上,欢呼道:“哇!小宗你真厉害,居然打败了那个老太婆。”
  族宗的解释显然让独孤雁很失落,身为毒斗罗的唯一孙女,她长久以来引以为傲的蛇毒被打破了。独孤雁解下手中的精致手镯,扔到了小舞面前,“愿赌服输,这个三立方米的储物魂导器归你了,从今天起你们正式成为皇斗战队的一员。”
  小舞一把接住手镯,显然有些不知所措,“老太婆,这是.....”
  族宗一个手刀敲在小舞脑袋瓜子上。
  “痛痛痛.....”
  小舞痛的蒙住脑袋。
  “还叫老太婆,人家都把心爱的储物魂导器送你了,别没心没肺,快叫雁子姐!”
  小舞虽然先前和独孤雁闹了不愉快,但还是很听族宗话的,低下头给独孤雁鞠了一躬,感谢道:“谢谢雁子姐!”
  饶是失落的独孤雁,都被族宗这一出给惊愕到了,“族宗你.........”
  族宗淡淡一笑,“先前的都是一场误会,再说我们以后都是同一战队的队友,若是因为一点小事而闹得不愉快,那就太不应该了。”
  族宗的一番话,令皇斗众人对他的印象好了不少,包括秦明与孙不语在内的几位学院教师微笑的点了点头。
  等到众人散去。
  秦明面露微笑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么今晚我请大家去天斗城吃大餐。”
  众人欢呼。
  “哦耶!”
  “秦老师万岁。”
  ...........
  当天晚上,皇斗战斗众人包括领队秦明在内,大多数人都喝醉了。小舞和独孤雁一笑泯恩仇,两人喝的不亦乐乎,都醉醺醺的。唯有叶泠泠没有喝酒,只喝了一点饮料。孤零零的坐在那,别人找她说话她也就简单的回复一句。
  晚宴散去,族宗送已经喝醉的小舞回到房间后就走了出来,他的酒量还是可以的,并没有产生醉意。一出房间,刚好碰到了同样送独孤雁回房间的玉天恒。
  两人对视,互相点了点头。
  玉天恒依旧是面无表情,淡淡道:“白天多谢你对雁子手下留情。”
  “没有没有,雁子的实力十分强劲,若不是我身上刚好有雄黄酒,说不定就输了。”族宗急忙摇头否定道。
  看着族宗这幅认真的样子,哪怕是一向冷漠的玉天恒,都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若不是他亲眼所见两人的战斗,差点就信了。我信你个鬼,你个糟小子坏的很。
  与族宗擦肩而过,临走前,玉天恒留下一句话:“下次我想见识下你的真正实力。”
  族宗点了点头,迈开脚步返回自己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