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 > 第三十六章 再见唐三

第三十六章 再见唐三


  “小宗、小宗快点快点”,小舞拉着叶泠泠的手大声喊道。
  看着小舞那副元气满满的模样,族宗暗自后悔,先前不应该出去外面逛街。哪怕出去,也不应该去他们房间打招呼,小舞睡醒后听叶泠泠说族宗出去了,她就不高兴了。这不族宗刚回来就又要拉着他出去。
  拨动了一下额前的刘海,族宗有气无力的回答道:“嗨嗨!我知道了知道了。”
  从族宗回来到现在,小舞嘴巴一直都是撅着的,眼神还时不时“恶狠狠”的盯着族宗,意思是告诉他自己生气了。
  “大姐,我才刚回来,再说我不是给你们带礼物了吗?”
  “哼!谁叫你出去不叫我,而且你的礼物我一点也不喜欢”。
  一边说着,小舞却是拿着兔子面具爱不释手。
  族宗(翻了翻白眼):兔子既然你不喜欢,那还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身穿黑纱的叶泠泠站在一旁,眼角余光瞅了瞅自己手腕处的魂导器,脸上难得的流露出一个笑容。
  这一幕恰好被族宗尽收眼底,心想:“看来她很喜欢这个面具啊!”
  原著中叶泠泠出场就是个悲剧的人物,叶泠泠是九心海棠武魂一脉单传传人,每一代只能有一名继承者。同时活着的,也只能有两名九心海棠魂师。只有死亡一个,后代才有可能再出现一个。可以说是数量最少的武魂。与不朽战魂——七杀剑和永恒之炎——九天霓凰并称为地三宗三大传人。这种眼睁睁看着至亲逝去的心情,换做谁都会绝望吧!
  看了小舞一眼,族宗道:“事先说明,只吃晚餐啊!吃完回去修炼,明天还得参加斗魂比赛。”
  “那我要吃胡萝卜套餐,泠泠你想吃啥.........”
  三人找了家不错的餐馆,吃完饭,天已经是完全黑下来了。
  结了饭钱,一行三人人走出饭店。
  夜晚的索托城十分热闹,繁华程度比起白天也是不遑多让。
  忽然,小舞惊呼出声,道:“哇,小宗你快看,前面有一座好大的建筑啊!像座山一样!”
  族宗往前一看,是一座整体呈椭圆形,高度达到了一百二十米的巨大建筑物。
  “这是索托城大斗魂场。”开口的是一直未说话的叶泠泠,从她的语气可以听出,貌似她对这不算陌生。
  族宗疑惑的问道:“泠泠,你以前来过这么?”
  叶泠泠点了点头,面色依旧清冷,但语气中却多了一丝暖意,正色道:“去年秦明老师带我们来过一次。”
  “既然如此,我们进去看看吧!反正明天也要过去正好先熟悉下”,族宗也想见识见识索托城大斗魂场。以往在诺丁城都是小打小闹,因为诺丁城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城市,连个魂尊都见不着。这回他可以放开手脚打几场了。
  大大咧咧的小舞见不用这么早回去,还可以继续逛,立马高兴的跳了起来,“奥,好耶!”
  三人缓缓向斗魂场方向走去。
  .........
  索托城大斗魂场,史莱克众人刚斗魂结束,齐聚在门口。
  如原著般,唐三在“大师玉小刚”的建议下还是加入了史莱克,只不过他因为开学那天被门房坑进小黑屋,错过了与小舞的相遇。因此是独自一个人过来的。
  此时唐三、戴沐白、马红俊、朱竹清四人正齐聚在门口,上演着原著中的一幕。
  “你们先回去吧。刚才院长说让我到他店里去一趟。”马红俊突然说道。一双小眼睛中闪烁着几分兴奋的光芒。
  戴沐白脸上流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神情,“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你悠着点。”
  “戴老大,你去不去?”
  “不去,别废话了,快走吧。”戴沐白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眼角余光却飘向了朱竹清。
  胖子的反应明显有些迟钝,并没有看出戴沐白眼神中的意思,胖胖的脸上因为兴奋而有些发红,“走吧,一起去。你不是说女人不算人口算资源么?”
  戴沐白终于忍耐不住了,“快滚。我没你品味那么差。”
  马红俊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但面对戴沐白邪眸中闪烁的怒光,他张了张嘴,终究没敢和这位邪眸yin虎对峙几句,转身离去。
  “沐白,马红俊他是去干嘛?”唐三问道。
  戴沐白哈哈一笑,道:“他还能干什么,邪火压不住了呗。当勾栏凤凰去了。”
  说到这,戴沐白还故意看了眼朱竹清一眼,因为他发现自己刚才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在胖子问他去不去时,他随口就回答了一句“我没你品味那么差”,那岂不是说自己也是常客了?不过也好,若是对方在意自己的话,至少应该会臭骂自己一顿吧。
  然而,戴沐白想多了,朱竹清自始至终都是冷清清的模样,甚至当戴沐白提起勾栏时脸上都无半点波澜。
  忽然,目光一转,她的脸上少见的露出一丝笑容。
  这让视线一直停留在朱竹清身上的戴沐白很是疑惑不解。沿着朱竹清视线望去,戴沐白眼中闪耀起亮眼的光芒。
  美女,而且是两个美女,其中一年纪较小的虽然比不上朱竹清,但另一个带着黑纱的少女着实不凡,那种若隐若现的朦胧感,配合上那清冷的气质。
  “犹抱琵琶半遮面”好诗好诗,他以往的女朋友和对方根本没得比。
  戴沐白承认,他动心了!若不是朱竹清在这,他早就跑过去搭讪了。
  至于旁边的蓝发少年被他自动忽略了。
  “难道竹清认识那两个女孩儿?”戴沐白忍不住想道!
  目光再次望向朱竹清,“不,不对,她在看的是旁边那个蓝色头发的小子?这笑容,哪怕是我也不曾见过,该死那个蓝发小白脸是谁?”
  戴沐白很生气,因为他看到自己的“未婚妻”正在看着别的男人,脸上还洋溢这前所未有的幸福笑容。
  一旁的唐三也很生气,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令自己咬牙切齿的人,那个从六岁开始就恨到了骨子里的男人。
  族宗注意到了唐三等人,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
  小舞也是察觉到前方有人在看向自己这边,转头对族宗问道:“小宗,那边几个人是你认识的吗?”
  “哦,那个长的普普通通,也就是最丑的那个就是我经常和你说的唐三,那个金毛和一直被他盯着黑衣妹子的我就不认识了”,族宗指了指。
  一边说着,族宗忍不住思索起来。心想:“看唐三的样子还是蛮恨自己的;那个金毛应该是戴沐白,一直盯着朱竹清正常;可朱竹清老是盯着我干嘛?难道小爷我的魅力已经这么大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