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 > 第三十八章 朱竹清的异样

第三十八章 朱竹清的异样


  唐三眼神颇为复杂的看了族宗一眼,对于族宗他是讨厌的,那种发自骨子里的讨厌。
  虽然严格意义上,对方与自己并没有太大的仇恨(作者:错了小老弟,你们的仇大了去了),但两人仿佛八字不合一般,自己一见到族宗就脾气暴躁,喉咙发干,嗓子发堵。
  若不是考虑到自家老师很看重他,还有老杰克和老汤姆两人的关系,以他唐门睚眦必报的性格,他早就在某个黑夜暗杀了对方。
  族宗(翻白眼):切,就凭你?
  旋即目光转向小舞,目光变得温和了许多,甚至可以用宠溺来形容。这个在他诺丁六年中永远都只是远远观望的女孩儿。
  也是让他在无数次睡梦中魂牵梦绕的女孩儿。
  不知怎么的!每次见到小舞他都有着说不清的亲切感,这种亲切感有时候甚至超过了他那死鬼....哦不!酒鬼父亲。
  第一眼见到对方时,他还沉寂在第一魂环的噩梦中。
  小舞的身影只是从他身前一闪而过,却给他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天真、无邪、活泼、可爱......仿佛人世间代表了所有美好的形容词对方都占了,可能这就是前世唐门众人口中所提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那一刻,两世为人的唐三,第一次因为面对女孩儿而害羞的脸红了。
  从众人的口中,唐三打听到了女孩儿的名字——小舞!很美的名字。自那起,唐三战胜了颓废,走出了“赖皮蛇”的阴影,开始越加努力的修炼,因为他有了第一个除父母外想要守护的人。
  再一次遇见,已经是一年后,她还是她,可身边却多了一个人的身影,那个他讨厌的人——族宗。
  只见小舞牵着族宗的胳膊撒娇似得回了帝魂村。
  而唐三只得远远的望着,在那一刻他是多么希望小舞牵着的是自己的手。唐三的心碎了,仿佛被分裂成了无数块,别提有多痛!
  族宗(翻白眼):我去,作者你这狗贼把我写成横刀夺爱的恶贼。
  唐三(愤怒):狗贼,你就是!
  作者(奸笑):好不容易写了一段煽情的至于吗?
  咬了咬牙,唐三还是不忍心对眼前这个女孩儿恶语相向,不善表露感情的他只得淡淡道:“小舞,这个跟你没关系,这是我和他的事!”
  小舞一听,还真是在怪她家小宗啊!这让一向护短的她很不爽,小脸气的通红通红的,腮帮子鼓了起来,“哼!那条赖皮蛇是你那个好老师选的,你自己同意的,小宗只是好心好意帮你猎取魂环,没想到你居然不去怪你那老师,反倒把责任推到小宗身上,哼!我讨厌死你了!”
  小舞的这一番话,唐三身心如遭雷击,他魂牵梦绕的女孩亲口说讨厌他!
  唐三本就普通的脸先是一白,而后被憋成了猪肝色。
  这一天,唐三再度回忆起被“赖皮蛇”支配的恐惧。
  众人恍然大悟,就连一向冷冰冰的朱竹清以及叶泠泠都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作为魂师界的顶级天才,对于大部分魂兽都是有所涉猎的。
  其中赖皮蛇更是是恶名在外,为众人所知。
  只不过这个恶不是“凶恶”的恶,而是“恶心”的恶。
  众所周知,赖皮蛇是属于夜间捕食性魂兽,好吃老鼠;白天则只会躺在太阳底下睡大觉。攻击力低不说,为了保护自己,赖皮蛇的身体会自动脱皮,散发出腐烂恶心的味道,因此天敌很少。被大部分肉食类魂兽所嫌弃,唯恐避之不急,只有极少数个别的好吃腐肉的魂兽会在找不到食物的情况下动手捕食。
  众人完全可以想象得出蓝银草吸收赖皮蛇魂环后变成“赖皮草”的样子。
  戴沐白捂着嘴,强憋住笑声,拍了拍唐三的肩膀,问道:“唐三,你的第一魂环真的是赖皮蛇?那岂不是.......哈哈哈”,说到这戴沐白再也没忍住笑了出来。
  族宗也很想笑出猪声,但是他不能,笑出来的话就不好玩了。依旧装作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族宗故作惭愧道:“小三,都怪我当初没阻止大师,毕竟你相信他的理论,所以我也就相信了,结果......”
  小舞见族宗那么“伤心”,她也不好受,牵着族宗的手出声安慰道:“小宗,别管这个是非不分的家伙,要怪就该怪那个道貌岸然、尸位素餐的‘大师’。”
  一旁的朱竹清与叶泠泠也点了的头表示认同。
  “你....”唐三又被族宗的话给噎住了,他又在演我?觉醒武魂那次、去诺丁报名那次、猎取魂环那次..........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次居然还让小舞又牵他手了!
  “你什么你,还不快给小宗道歉”,小舞气呼呼的道。
  罕见的叶泠泠也开口了,出声维护族宗,“恩怨不分!”
  就连一旁的朱竹清经过小舞的讲述,“了解了”事情经过,也是瞅了唐三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做错事就要敢于承担。”
  戴沐白见朱竹清都这么说了,他也觉得这是唐三做错了,因为这事就怨恨自己的“好朋友”,实在太不应该了,若是以后换成自己那该如何?于是拿出了他史莱克老大的威严,郑重道:“唐三,这样的友情来之不易,且行且珍惜,道歉吧!”
  前面三女还好,可最后戴沐白来了一句“友情”,差点让他喷出一口老血。
  “哼”了一声,唐三拂袖而去,对于这样不维护自己这位同伴的队友,不要也罢!只不过在转身的瞬间,他回忆起小舞的那句“应该怪大师”,不禁让他有些动摇。
  难道自己老师真的是个骗子么?带着这样的疑问唐三往史莱克方向奔去。
  一场同乡+“好友”+同学的会面就此不欢而散。
  朱竹清眼神颇为复杂的看了一眼族宗一眼,临了留下一句“我先回去了”。
  武魂附体——幽冥灵猫。
  几个闪身消失在了黑暗之中,速度之快比起普通状态下的族宗都不遑多让。
  “竹清、竹清....”,戴沐白见朱竹清都走了,他更加没有了继续待在这的意思。连招呼都没打直接追了上去。
  看着离去的三人,小舞嘟起小嘴巴,喃喃道:“真是三个奇怪的人!是吧泠泠、小宗。”
  随后又是一个转身跳到族宗面前,伸出小脑袋瓜子,瞪了族宗一眼,示意道:看姑奶奶刚刚表现的多好,还不快摸摸我的头表扬表扬我!
  族宗看着这兔子又在撒娇的模样,无奈苦笑,将手伸了过去。像抚摸小狗...哦不,小兔子一般,抚摸着小舞的脑袋瓜子。
  “你啊!”
  同时心中暗自沉思,朱竹清最后那个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怎么越看越像前世肥皂剧里面的狗血剧情!
  难道小爷我以前见过她?带着这样的疑问,三人走进了索托城大斗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