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 > 第三十九章 看月凶辨人的主角

第三十九章 看月凶辨人的主角


  “哇!小宗刚刚打的真过瘾,明天继续!我要和你组合双人斗魂”
  不用说,这么好斗的除了这头十万年的老兔子还有谁?
  “嗨嗨,我知道了。”族宗无奈的回答道。
  族宗一行三人在进入索托城大斗魂场后,就直接报名参加了斗魂比赛。
  由于叶泠泠辅助系魂师的缘故。
  因此族宗除参加单人斗魂比赛外,还特地和叶泠泠组建了一个“蓝泠组合”参加双人斗魂。
  单人斗魂,族宗的对手是一名拥有兽武魂黑熊的35级魂尊,魂环:一白两黄。其结果不言而喻,族宗在和对方过上几招后,施展出第一魂技,甚至连火毒和高温都没用,就将熊魂尊给绑成了一个大粽子。
  束缚期间,黑熊魂尊妄图凭借武魂力量优势挣断蓝银皇藤蔓。
  可大家别忘了,黑熊魂尊等级比族宗低不说,族宗的武魂可是蓝银皇,说是最强植物系武魂之一也不为过。不但坚韧万分,更兼并了百年魂兽黑鳞毒蟒的强大防御鳞甲以及力量、速度、坚韧性。又岂是区区一个熊武魂能够挣开的。
  自然而然的,族宗赢得了本场斗魂比赛的胜利。
  到了双人比赛,族宗和叶泠泠的“蓝泠组合”对战原著中不曾提过的“骑士组合”。
  “骑士组合”二人的等级不低,都达到了38级。老大的武魂是一柄巨斧,魂环:黄黄黄;老二的武魂是一块精致的铁盾牌,魂环:白黄黄。一攻一防,十分难缠,在斗魂场曾取到过七连胜的好成绩。
  “骑士组合”二人明显是看过族宗的斗魂比赛,刚一上场面色就变得格外凝重。族宗的实力很强,仅仅只是第一魂技就随手将一名同等级强攻系魂师给制服住足以证明这点。
  二人采取的策略是稳扎稳打,避免和族宗过多交手,主攻身为辅助系魂师的叶泠泠。
  然而族宗哪里会看不出这点,没有如往常一样玩见招拆招。采取了强势进攻手段,先发制人。
  第一魂技保护叶泠泠的同时封锁了“骑士组合”的进攻路线,即使巨斧魂师砍断了覆盖鳞甲的蓝银皇,但很快便有更多的蓝银皇蜂拥补上。
  最后还是盾牌魂师施展出了“第三魂技——金钟罩”,在二人周身范围内形成一个巨大的魂力护罩,这才抵御住了族宗的毒龙缠绕。
  族宗也不再客气,正好可以试试他“第二魂技——蓝银利刃”的威力。
  千年魂技就是千年魂技,哪怕盾牌魂师的防御魂技也接近千年,仍旧被蓝银利刃刺破,输掉了这场比赛。
  至于小舞虽然也想参加双人斗魂,但苦于没有了队友的缘故,只得参加单人斗魂。好在运气不错,对手实力和她相当,打了几十回合后,靠着独特的“第三魂技——瞬移”赢得了这场比赛的胜利。
  三人走出索托城大斗魂场,漫步在索托城大街上,往玫瑰酒店奔去。
  一路上叶泠泠都是时不时看向族宗,有些欲言又止。
  感知敏锐的族宗自然是发现了,看向叶泠泠问道:“泠泠,有什么事情吗?”
  “我....”
  族宗笑着道:“我们是同学,更是同一个战队的队友,日后几年都是生死相依的同伴,不用这么拘束。”
  一旁的小舞虽然有些神经大条,但她是真拿叶泠泠这个女孩儿当成好朋友的,也是关心的问道:“泠泠,有什么事说吧!不用跟小宗客气,如果要他帮忙你不好意思说,直接找我小舞就行,我替他答应了!”
  一边说着,小舞拍了拍自己那初具规模的小胸脯。然后,与族宗对视一眼。只不过不同的是:小舞是一副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的眼神;而族宗则是纯粹的在翻白眼。
  族宗(翻白眼):你是我谁啊?这就替我答应了。
  小舞(害羞):我...我是你女朋友。
  族宗(故作不满意):谁会喜欢你这头老兔子。
  小舞(生气):我不管,你答不答应?
  族宗(奸笑):那要是叶泠泠让我娶她,还答应不?
  小舞(脸色惨白):............
  叶泠泠深呼一口气,点了点头,看向族宗,正色道:“族宗,今天你在斗魂比赛中我见你没使用武魂,就使出了许多厉害的肉搏技巧以及高超的魂力控制技巧。我是辅助系魂师,没有攻击力,不知道能不能....”
  说到这,叶泠泠低下头,双手捏住裙角。不同于往日的清冷,倒是像极了一个做错事的小姑娘。
  闻听此言,小舞大大咧咧的拍了拍了叶泠泠那柔若无骨的肩膀,嘿嘿一笑,“嘿嘿,泠泠这才多大的事,想学早说嘛!”
  说到这,小舞将脑袋凑到叶泠泠耳边,轻声低语道:“我偷偷告诉你哦!小宗除了会厉害的体术外,还会一些刀术、暗器等投掷技巧,除此之外别人的战斗技巧他几乎看一遍就会了!到时候让你变成有攻击力的辅助系魂师不成问题!”
  族宗(喂喂):就你这还偷偷,我都听到了!
  听到小舞的话,叶泠泠露出讶异的眼神,看向小舞问道:“那族宗没教你吗?”
  她也是看到了小舞的战斗方式大开大合,似乎没有族宗的影子,因此猜测族宗的技巧可能是不传之谜。
  叶泠泠的提问令小舞的笑声哑然而止,她总不能告诉对方是自己懒的学吧!
  于是吞吞吐吐道:“我...我有柔技,对!我有柔技,不需要学...”
  族宗并没有揭穿小舞那再明显不过的谎言,看向叶泠泠正色道:“我可以教你,但要吃很多苦的,你能坚持下去吗?”
  “嗯!”
  .......
  没过多久,三人终于到达了玫瑰酒店大门口。
  忽然,族宗察觉到了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跟着。先前还不明显,他也就不以为意,毕竟没感觉到敌意。
  就在刚才,族宗明显感知到对方魂力暴动了一下,虽谈不上什么杀意,但那股子兴冲冲的敌意十分明显。
  看着小舞与叶泠泠二人走进玫瑰酒店房间,族宗转道出了大门。
  进入一个小巷子里,淡淡道:“跟了这么久,出来吧!”
  话音刚落,一道黑色人影直冲过来。速度十分之快,目标直指族宗的胯下。
  这番操作可让族宗大吃一惊,一个后空翻险险的的躲过黑色人影的攻击,“我靠,哥们你这是让想让劳资我断子绝孙的节奏啊!”
  族宗的话并没有让对方停下,攻击反而越加伶俐起来。
  这回族宗看清楚了,对方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心月凶开广的女人,这个女人她今天见过。
  收起苦无,族宗问道:“你是朱竹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