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 > 第四十五章 你就是这样认出我的?

第四十五章 你就是这样认出我的?


  索托城大街上,一男一女并肩而立。
  男的衣着华丽,看上去十二三岁的样子,身高超过一米七,穿着一身黑色劲装。劲装背面印有火焰团扇,十分显眼。蓝银色长发垂至肩下,皮肤白皙,相貌十分俊俏。此时他脸色有些不太好,目光时不时眺望身侧方向,看起来和女孩儿有关。
  女的比男孩儿要矮些。黑色长发披散在肩头,皮肤白皙,拥有与年纪不符的极其丰满火爆的身材。脸上的表情略微带些冰冷。一双黑色眼眸中甚至不带有一丝生气,与她那原本极为漂亮的面庞有些冲突。四肢匀称修长,虽然身上释放着一种令人很难适应的死寂般的冰冷,但却能与男孩儿正常交流。脸上笑容虽然不多,但却能从中看到真实,不参杂一丝虚假。
  这二人正是不久前还大打出手的朱竹清与族宗。
  听到朱竹清那句“星斗大森林的烛清”,族宗是懵逼的。
  当初在山洞替小萝莉治疗几天后,就把她带到了附近的小镇,顺便找了一位治愈系魂师治疗。
  没多久还联系到了她的“长辈”,过来把她接走了。
  不过,分别前对方好像还说了句“族宗,有一天你要来拯救我”的话。
  二人前前后后也就相处了不到一个月,族宗只当是孩子间的戏言,没有当真,于是随口回答了句“一定!欢迎随时来找我。”
  结果成真了,对方真的来找自己了。
  族宗看向眼身侧的朱竹清,受万乳引力作用,目光不由得下移。
  “咕。”吞了口唾沫。这就是荷包蛋与鸵鸟蛋之间的区别,实在是太刺激了。
  察觉到族宗的目光,朱竹清羞涩的低下头。脸蛋通红,连脖子都迅速的抹上一层粉红色彩。
  瞪了族宗一眼,朱竹清咬牙道:“看什么看,当初谁说本姑娘是荷包蛋来着?还说没什么看头。”
  闻言,族宗尴尬一笑。貌似自己还真拿这个调侃过她,旋即转移话题道:“对了,竹清你是怎么变鸵鸟....哦不,你怎么加入史莱克学院了?”
  卧槽!差点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不过族宗清楚的记得原著中朱竹清加入史莱克一来是为了逃避朱竹云的追杀,二来是对戴沐白还抱有一丝希望。如今貌似被族宗给无意间截胡了,而且听朱竹清的意思是来找自己的,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当初你不是说你在诺丁初级魂师学院吗?然后我就过去找你了。结果学院老师告诉我你毕业了,害我白跑一趟。”
  还有一句话朱竹清没有说,那就是朱竹云近段时间对她的刺杀越来越频繁了。她并不想让族宗替她担心。
  “唉?”听朱竹清这么一说还真是,自己带着小舞跑天斗皇家学院报名去了。结果朱竹清又来了,还真是琼瑶剧普遍的套路——男女主角擦肩而过。
  “那你怎么又跑到史莱克学院了?”诺丁学院里,知道族宗加入天斗皇家学院的人虽然不多,但还是有的,稍微问下应该不难打听到。
  闻言,朱竹清撅起了小嘴,埋怨道:“是一个平头大叔告诉我的,他说你去史莱克学院报名了。结果我入学后,压根就没看到你,反而见到了......”
  说到这,朱竹清表情落寞,眼角余光时不时瞄向身旁的族宗。
  族宗恍然大悟。
  我靠!又是那个“大湿”玉小刚。当初玉小刚隔三差五不是来收徒,就是推荐史莱克。为了不让他烦自己,好像确实是敷衍过说会加入史莱克。结果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把妹子送情敌身边去了。
  看了眼朱竹清落寞的表情,族宗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说的是今天那个金毛舔狗吧!”
  “舔狗?”朱竹清额头冒出黑线,难道是一种宠物么!看来族宗又发明新词汇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她现在在乎的是族宗内心的感受,“你别误会,我和他没什么......”
  还不待朱竹清把话说完,族宗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用行动做出了最直接回答。
  族宗现在心里软软的、酸酸的、浮现出大片柔情。也不知怎么的,明明两人是友情之上恋人未满。可当听到朱竹清说起戴沐白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抱住了朱竹清。
  族宗承认他吃醋了,尽管心中坚信,那个在星斗大森林与自己相遇的女孩儿与对方没关系,但他还是吃醋了。
  如果说今天第一次见到朱竹清,还只是单纯停留在对纸片人的喜爱。那么现在知道她是“烛清”后,就已经是真正的喜欢了,有血有肉真真实实的喜欢。回想起两年前二人一月的相处,原来这个女孩儿已经不知不觉住进了自己的心里。
  “族宗,你....”初次与异性亲密接触,此时别提朱竹清有多紧张。当初在星斗大森林时,族宗虽然抱过她,可那也是昏迷的时候。如今铺面而来的男性气息,触动她的感官神经,只觉大脑一片空白。
  族宗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怀抱很温暖、很令人安心。这是朱竹清最直观的感受。
  微闭着眼眸,族宗在朱竹清耳边吹了口热气。朱竹清只觉身体一颤,身子立马软了下来,倚靠在他的怀里。
  族宗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在朱竹清耳边细声喃喃道:“我不管那个叫戴沐白的喜欢谁,又或是什么身份。我只知道你是当初那个分别前,喊着让我‘拯救你’的‘烛清’,而我也答应你了。所以你是我的,永远也逃不掉。”
  “嗯!”朱竹清点了点,小脸贴在族宗结实的胸膛上。原来这世上真的有一见钟情啊!当初在星斗大森林的山洞里,可能自己从第一眼到他起,就已经沦陷了吧!
  作者(羡慕嫉妒恨):卧槽,你个狗贼这么容易就骗到了小猫咪,天理不容。
  戴沐白(喝凉水塞牙):怎感觉自己应该染个绿色发型。
  小舞(已哭晕在厕所):——555555555——六年,老娘陪你睡了六年。一转眼,提上裤子,你就被人给拐跑啦——55555555——
  “以后我叫你,小宗吧!喊族宗感觉怪拗口的!”
  “嗯,可以的竹清!”
  “对了,小宗,你今天在索托城大门口你没认出我,那刚才在黑夜中又是怎么认出我的?”
  闻言,族宗下意识的低下头,将目光注视到朱竹清那深不见底的沟壑。虽被黑色皮衣包裹,但仍旧露出一片雪白。
  “咕。”吞了口唾沫,好大!
  迟迟听不到族宗的回答,朱竹清以为族宗想其他事情去了。露出疑惑的神色,抬头往上看,恰好与族宗目光相接触。她发现族宗的目光变了,虽然柔情依旧,但却多了一丝异色,这种异色她在戴沐白身上也见到过。
  联想起先前的对话,朱竹清恍然大悟。好家伙!老娘两年多来对你心心念念,结果你光记老娘月凶去了。
  越想越气,朱竹清挣脱开了族宗的怀抱,抬起那十厘米的高跟鞋,对着族宗的脚丫子狠狠的踩了下去。
  “啊!”
  在这一天夜里,大半个索托城都听到了族宗的惨叫。
  ps:主角和竹清妹子算是真正意义上确定关系了,小舞已哭晕在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