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 > 第四十七章 被抓女干了

第四十七章 被抓女干了

    我叫朱竹清,从小生活在一个“幸福”家庭,父亲虽然严厉,但我知道他还是爱我的,母亲很慈祥,姐姐对我也很好。我本来应该是个快乐的小公举。
  
      六岁那年,我觉醒了家族传承武魂幽冥灵猫,并且先天魂力还很不错。这本该是令人开心的事。
  
      可这一切带带给我的却是无穷尽痛苦。
  
      被强行与素未谋面的人订婚;姐姐性情大变,变着法的欺负我、甚至是要杀我;父亲冷眼旁观,母亲虽然想救我,但却被严厉制止了。
  
      一切的一切,那一刻,我心中的信仰崩塌了。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是病了吗?
  
      后来母亲告知我真相,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姐姐要杀我了。
  
      两人之间注定只能存活一个。
  
      这,就是朱家人所背负的命运。
  
      可我不想死,我想活下去。为此我拼命的努力修炼,为的就是活下去。
  
      那个与我订婚的人应该也是这个想法吧!毕竟两人同病相怜,几乎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然而他逃避了,逃出了星罗帝国,选择堕落,选择留恋花丛。
  
      孤立无援的我被抛弃了。姐姐对我的杀意变得更加毫无顾忌,不停的派人刺杀我。
  
      快十岁那年,经过艰苦修炼的我终于升到了20级,并获取到了第二魂环。谁知道到姐姐也来了,在当时我以为自己死定了。
  
      恰在这时,一位长得十分好看的蓝发少年出现了。他救下了我,给我疗伤、给我做好吃的、给我讲故事。
  
      那段时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分别前,不知怎么的,竟鬼使神差的说出一句“有一天,你要来拯救我。”
  
      我很慌张。
  
      令我没想到的是他答应了。
  
      这一刻,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这是高兴的眼泪。从那以后的两年里,我时时刻刻都会想念他,想念两人在山洞内的生活。
  
      所以我决定去找他。
  
      几经蹉跎,我终于与他相见。
  
      然而,一开始他居然没认出我,并且身边还跟着两个漂亮小姑娘,我很生气。
  
      后面误会解除,我们两人确认了彼此的心意。
  
      我的幸福要来了。
  
      可是没想到....................
  
      ——以上是来自主角第一位女朋友的自述。
  
      看着眼前与其她女生发生亲密接触的族宗,朱竹清眉头微皱。但很快就恢复正常,冷声道:“可以带上我吗?”
  
      朱竹清的脸色很平静,非常、十分以及极其的平静,仿佛平静的海面。一双深邃的黑眸死死的盯着族宗。她现在很不高兴,早上先是被宁荣荣“迫害”;而后上课又是被迫吃了史莱克学院那个大叔的恶心香肠;好不容易有自由活动时间特地过来找族宗,没想到他居然在跟别的女孩子卿卿我我。
  
      微风吹拂,吹乱了众人的发梢。受朱竹清冰冷气场影响,街上早已人去楼空,全场鸦雀无声。
  
      族宗额头冒出冷汗,昨天才信誓旦旦抱着朱竹清说要保护人家一辈子,结果第二天就被别的女人搂着,哪怕对方是只兔子。若是今天无法解释清楚,恐怕日后就没好日子过了。
  
      解开小舞的胳膊,族宗尴尬一笑,“那个竹清,你怎么过来了,我还以为你在上课呢!那个我来给你们介绍下哈.......”
  
      “不用,上次已经介绍过了。”朱竹清打断道。
  
      女人是敏感的动物哪怕是头十万年的母兔子也不外乎如是,冥冥之中,小舞感觉到了危机,插起小蛮腰对朱竹清说道:“你是叫竹清吧!你好,我是小舞,跳舞的舞。是小宗的......”
  
      说到这,小舞停顿了下来,露出思索的眼神。
  
      说是女朋友吧!自己肯定拉不下脸,那木头也没承认过。
  
      说是妹妹,自己虽然认了老汤姆当爷爷,可说妹妹那不明显低了对方一头吗?不行。
  
      嘿,有了!
  
      “我是小宗的青梅竹马。”
  
      朱竹清瞥了一眼小舞,又看了眼一旁的叶泠泠。叶泠泠可以肯定,只是族宗的普通朋友,不过这个叫小舞的明显就是馋自家男神的身子,这可如何了得。
  
      朱竹清只是简单对小舞、叶泠泠二人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小宗,我有话和你说。”话音刚落,朱竹清一把将族宗拉住,往茶铺方向走去。
  
      族宗对着小舞叶泠泠二人露出惬意的眼神,在朱竹清的拉扯下进了不远处的茶馆。
  
      “额。”小舞一青,白嫩嫩的小脸憋得通红,自己居然被无视了,而且小宗也被堂而皇之的带走了,最重要的是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没有半分反抗的意思。
  
      “呜呜....”一个没忍住,小舞扑进叶泠泠怀里哭了起来,“呜呜...怎么办泠泠?小宗被野女人拐跑了。”
  
      闻言,叶泠泠额头冒出黑线,“野女人?”还真是奇特的形容词,至少比雁子的“老太婆”好听。轻轻拍了拍小舞的后背,安慰道:“好了,别哭了。他们有没有猫腻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族宗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人,依我看说不定他们早就认识了。”
  
      “早就认识?”小舞停止了抽泣,旋即开始回想起来。
  
      忽然,小舞眼前一亮,喃喃道:“竹清?烛清?难道是........”
  
      一边说着小舞拉住叶泠泠的手跟了过去,叶泠泠无奈的摇了摇头,任由对方拉着走。
  
      茶铺内,二人点了一壶上好的茉莉花茶。
  
      族宗给朱竹清倒上一杯,笑着道:“竹清,来尝尝,这个是索托城的特产,茉莉花茶,有降温去火的功效,这么热的天来凉凉。”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一边说着,族宗右手一掏,取出一柄纸扇,替朱竹清煽风。
  
      朱竹清白了族宗一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你和那个小舞到底是什么关系。”
  
      族宗点了点头,从刚才看到朱竹清起,哦不!应该说是和朱竹清确认关系起,他就在思索小舞在自己心中的定位。
  
      刚觉醒武魂时,小舞在族宗心目中的定位就是十万年魂环、魂骨。
  
      初次见面,考虑到还无法吸收十万年魂环和对方是个小姑娘原因,没有下手。
  
      随着两人的渐渐接触,族宗早已抛弃了那个损人利己的想法。但仍旧没有对她敞开心扉,有的也只是截胡了唐三的快感。
  
      哪怕朝夕相处一年,族宗依旧在用“她是兔子、她是兔子”告诫自己。
  
      直到诺丁学院放假,回帝魂村,小舞认了老汤姆当爷爷,这给了族宗理由,一个把小舞当亲人看待的理由,而这个理由正是他迟迟未找到的,其实他的内心早已经开始渐渐接纳了小舞这个女孩子。这也是为何他会鬼使神差的把“化形丹”送给小舞的原因。
  
      如今六年过去了,说自己对小舞没有那方面的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应该说从一开始方向就错了。第一次眼见到小舞,潜意识里就把她当成原著中那个唐三媳妇:身为魂兽,却放任漠视自己丈夫夺走瑞兽神性,导致魂兽走向毁灭。
  
      回想起来,自己随意将小舞还未犯过的错强加在她的头上,那是何等的傲慢。与唐三不同,唐三深受封建思想影响,还有唐门那些阴狠歹毒之辈的熏陶。把《玄天宝录》内的行事准则当做一切。迂腐思想根深蒂固。
  
      小舞不同,现在已经不可能再犯原著中那种错误了。因为他身边的不再是唐三,而是他族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