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 > 第四十八章 后宫,任重而道远

第四十八章 后宫,任重而道远

    族宗深吸一口气,他不想骗朱竹清,旋即正色道:“小舞她是我的亲人。”
  
      朱竹清眉头微皱,族宗的答案太过模棱两可,显然不太满意。
  
      亲人,兄弟姐妹可以说是亲人,老婆也可以说是亲人,到底是哪种?
  
      “那你对她有没有男女之情?”
  
      快看,朱竹清选手投出直球,要将军了。
  
      躲在茶铺门外小舞,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族宗说自己是他的亲人,她很高兴。不管如何,自己多年来与对方朝夕相处,总算是值得的,这是被认同了。
  
      至于再进一步?嘿嘿,亲上加亲那就更美妙了,老娘可是馋他身子好久了。
  
      一旁的叶泠泠也是呼吸有些急促,她对族宗有些好感那是肯定的,但也没到男欢女爱的地步,比起这个她更关心八卦,看样子两个女生都喜欢族宗啊!
  
      不,应该说族宗脚踏两条船,生气╰_╯。
  
      正当族宗下定决心要回答“有”时,发现了小舞与叶泠泠二人在门外鬼鬼祟祟的。心想:“不行!若是真这样回答了,那这头老兔子还不飞上天了。”
  
      想到这,族宗用茶叶包纸揉了个纸团,投掷出去,目标小舞的额头。
  
      下一刻传出小舞没心没肺的声音,“哎呀,痛痛痛.........”
  
      族宗翻了个白眼,“兔子,还有泠泠要喝茶就进来,躲外面干嘛?”
  
      兔子干的漂亮——这样我就可以成功转移话题了。
  
      “嘻嘻”,小舞知道自己被发现了。
  
      旋即恶意卖萌,企图蒙混过关,小脸蛋红彤彤的,煞是可爱。就连叶泠泠也被带坏了,露出歉意的眼神。
  
      在族宗与朱竹清的注视下,二人走进茶铺坐了下来。
  
      朱竹清瞪了族宗一眼,冷声道:“别打岔,快说。”
  
      小舞一听,也顾不得羞不羞,举起右手,大大咧咧的喊道:“我也想知道,我也想知道。”
  
      就连叶泠泠也是露出一副期待的目光。
  
      众人的视线,令族宗如芒刺身。内心暗自叫苦的同时,不由得佩服那些穿越者前辈们,到底是如何保持后宫和睦的?女主甚至还帮他开后宫,能不能教教小弟啊!
  
      算了死就死吧!深呼一口气,族宗正色道:“有”
  
      此话一出,三女神色各异。
  
      叶泠泠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望向族宗的目光变了。从先前的亲切变成了鄙视,那种眼神族宗自己也曾有过,那是看到戴沐白时的眼神。
  
      小舞如族宗所想一般,小脸通红,就连脖子都染上一层粉红色彩。得意的同时还不忘挑衅朱竹清这个“野女人”,“怎么样,怎么样?看来还是小舞姐我赢了吧!”
  
      最后完全沉浸到自己幻想世界中去了——详情请参考第十八章。
  
      至于朱竹清,她完全无视了小舞的挑衅,并且很平静,甚至连先前那副争锋相对的眼神都消失不见了。
  
      小舞和叶泠泠倒是在族宗意料之中。然而朱竹清的反应却令族宗十分疑惑不解。
  
      “你不生气?”族宗试探性问道。他甚至已经做好被朱竹清暴揍一顿的准备了。
  
      朱竹清先是摇头,而后又点头,叹息道:“生气,当然生气,自己的男朋友居然心里还装着别人,换做是谁都会生气。”
  
      朱竹清越是冷静,族宗心里越是慌张,暴风雨前的宁静是最可怕的也是最令人好奇的,“竹清,那你为何不...”
  
      话未说完,朱竹清打断道:“为什么不揍你是吗?”
  
      族宗点了点头。
  
      “最起码你没对我撒谎。一个可爱的小姑娘,从小待在身边,几乎没有男人不会心动。若是你回答没有,或许我会很高兴,但那样更多的是会对你失望。”
  
      说到这,朱竹清沉默下来,虽然早有预料,但心里还是很不是滋味。
  
      族宗起身将朱竹清拥入怀中,抚摸着她的额头。
  
      ——有此妻子,夫复何求啊!
  
      朱竹清这边算是告一段落了,可小舞就不爽了。经过叶泠泠的提醒,她刚从幻想世界中走出,却看到族宗正抱着那个“野女人”。
  
      小舞道:“小宗,你们在干嘛?不要脸。”
  
      靠!差点忘了这还有头在发情的兔子。想到这,族宗就是一阵脑壳疼。
  
      族宗下意识的想松开朱竹清,却听到朱竹清那冰寒刺骨的声音,“别松开,如果你现在松开那这一辈子也别想抱老娘了。”
  
      一边说着,朱竹清抱的更紧了。——哼!活该,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花心。
  
      靠,原来小猫咪还在生气呢!
  
      ..............
  
      夜晚,包括族宗和小舞在内的皇斗众人相聚在索托城大魂斗场。
  
      众人坐在包厢内,有说有笑。奇怪的是一向喜欢粘着族宗的小舞却在有意无意的避着族宗。
  
      小舞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谁成想,自家这位守身如玉六年的木头突然开窍了。关键是这窍还被别人给捷足先登了。
  
      若不是族宗说过喜欢自己,她估计会伤心死。
  
      因此,小舞决定三天.........哦不,半天不理族宗。
  
      坐到独孤雁身旁,小舞沉声道:“雁子姐,今天晚上你和我一起组队双人斗魂吧!”
  
      闻言,独孤雁露出诧异的眼神,“怎么不去找你家小男友吗?”
  
      独孤雁本来打算和男友玉天恒组队的,小舞和她组队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对象不应该是她的小男友族宗吗?
  
      小舞“哼”了一声,“谁要和那个花心萝卜头一起组队。”
  
      看样子这对小情侣这两天是闹矛盾了,想到这,独孤雁敬目道:“嗯,可以!我待会和天恒说下。”
  
      “谢啦!雁子姐”
  
      坐在不远处的族宗听着小舞与独孤雁的交流,无奈苦笑,在脑海中喃喃道:“看样子小舞这回是真的生气了。”
  
      族宗搞不懂,为什么短短一两天内居然发生这么多事情。
  
      先是如愿见到了许多斗罗大陆原著人物;
  
      然后发现朱竹清就是两年未见的“烛清”,两人相认并确认了彼此心意。
  
      两世“素云涛武魂”的族宗顺利交到了女朋友,而且还是斗罗大陆最漂亮的妹纸之一朱竹清,这本该是件高兴的事。
  
      结果次日就撞车了,被朱竹清抓到自己与小舞的亲密接触。开起了一场俺女友与青梅竹马的惨烈修罗场。
  
      抬头仰望天花板,绚烂多彩的灯光映入眼帘,族宗陷入了沉思。
  
      后宫,还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ps:接下来基本会进入原著剧情了,对了在这里提下,主角【偷取系统】设定会稍作调整,关于偷取魂环,以后除了献祭中的魂环,未消散的魂环、濒死者的魂环也都可以偷取。
  
      十万年蓝银皇魂环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