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 > 第六十三章 割还是不割

第六十三章 割还是不割

    此时戴沐白疼的都快晕过去了,哪里还管丢不丢面子的事,在众人的帮助下,扒开了裤子。
  
      “呕。”唐三看了一眼,差点没把隔夜饭吐出来。
  
      然后,强忍着恶心取出一根银针,在戴沐白下三路位置扎了一针,银针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唐三摇了摇头道:“沐白并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种种情况表明,是纵欲过度导致的。”
  
      赵无极同样眉头紧皱,恨铁不成钢道:“沐白这小子怎么就这么糊涂啊!”
  
      “这,这可如何是好。”弗兰德满脸担忧,戴沐白是被他给予厚望的优秀学员,如今出了这档事子事,如何让他不着急。他好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在这方面严加约束他呢!否则也不会出现今天这幅惨状。
  
      玉小刚对唐三问道:“小三,那还有救吗?”
  
      唐三嘴角一抽,这不是逼他当恶人嘛!想了想,唐三尽量用委婉的说法解释道:“现在沐白下三路已经成了死肉,经脉和血液彻底堵死,如果不尽快处理可能熬不过今晚。”
  
      弗兰德眼睛一亮,“那就是有处理方法咯。”
  
      根据两世经验,唐三说出来自己的看法,“现在摆在沐白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第一就是阉割。”
  
      “不行”
  
      众人否决道,就连戴沐白也是强忍住疼痛开口了,让他做太监还不如死了算了。
  
      “第二就是找一位顶级的治愈系魂师,或许有救。”
  
      “治愈系魂师?”
  
      玉小刚也是点了点头,“如果能够得到治愈系魂师治疗说不定还能保得住。不过以沐白现在的状况来看,必须得是那种专攻治愈系的才有希望治疗了。”
  
      唐三脸色凝重道:“要快,过了今晚恐怕沐白就真的危险了。”
  
      弗兰德先是一喜,然后又是满脸的无奈,摆了摆手道:“这种程度的治愈系魂师我们怎么可能请的动啊!”
  
      赵无极提醒道:“我们请不动,不代表那些孩子请不动,他们的来头可都大着呢!比如说那个七宝琉璃宗的小公主。”
  
      弗兰德眼睛一亮,拍了拍大腿道:“好主意。”
  
      闻言,本就极度痛苦的戴沐白差点哭出来了,这是要公开处刑的节奏啊。“这不太好吧!”
  
      赵无极一个巴掌拍到戴沐白脑袋瓜子上,“你个小兔崽子,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是要命根子还是要面子。”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在几番苦苦挣扎后,戴沐白最终还是选择妥协。毕竟面子没了,日后可以挣回来。命根子没了,可就一辈子都回不来了。
  
      “要,要命根子。”
  
      ...............
  
      史莱克学院,校长办公室。
  
      除戴沐白外,所有史莱克学生都聚集在了这里。
  
      弗兰德端坐在办公席,脸色看起来不太好。玉小刚也是眉头紧索的站立一旁。就连一向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的赵无极此刻都是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见气氛有些古怪,宁荣荣开口问道:“院长出什么事了吗?”
  
      弗兰德摇了摇头,目光看向玉小刚。
  
      察觉到弗兰德的眼神,玉小刚摇了摇头,无奈的叹息道:“我想今天沐白没去上课,原因你们应该也猜出一二了吧!”
  
      闻言,众人神色各异。
  
      唐三事先知道,并没有任何反应。
  
      孟依然则是面庞染上一层红晕,虽然未经人事,但对勾栏多多少少还是听人说过一点。
  
      马红俊、奥斯卡二人满脸都是担忧之色,毕竟他们和戴沐白相处时间最长,虽然大部分时间在受他欺压,但平时戴沐白对同伴还是不错的。
  
      朱竹清则是脸上厌恶之色更甚,鄙视戴沐白的同时,越加庆幸自己遇到了族宗。
  
      至于宁荣荣,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闪烁出兴奋的光芒。她洁身自好不假,可不代表她不懂,相反她反而是个荤段子大王,那方面的事并不比男人懂的少。如今戴沐白身体垮了,那百分百是在勾栏遇到对手了。
  
      宁荣荣道:“那头‘邪眸Yín虎’是不是被榨干了啊!”
  
      “额。”宁荣荣语出惊人,众人皆被她的豪言壮语给雷到了。
  
      弗兰德对宁荣荣翻了翻白眼,额头冒出黑线,心想:“你知道就够了,用得着说的这么直白吗?”
  
      被众人目光注视,饶是宁荣荣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貌似自己刚才好像说了不得了的话。尴尬道:“我这是关心戴沐白,对是关心他。”
  
      史莱克众人(翻白眼):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哦不,小魔女坏得很。
  
      玉小刚脸色再次一僵,沉声道:“沐白的情况比荣荣刚才说的还要严重的多,所以我想问问,你们谁能让帮忙请一位治愈系魂师?”
  
      说到这,端坐在办公椅上的弗兰德也站了起来,向宁荣荣等人鞠躬行礼道:“我知道沐白平时可能做事过分了些,但他毕竟是我们史莱克学院的一员,所以,请你们救救他。尤其是荣荣,拜托了。”
  
      赵无极同样鞠躬恳求道:“我老赵,也拜托各位了。就连小奥的香肠和邵鑫老师的糖豆都试过了,还是没用。若天黑之前还找不到治愈系魂师,沐白就那啥了。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沐白那啥啊。”
  
      宁荣荣摸了摸光洁的下巴,虽然她看戴沐白不爽,而且认为戴沐白纯属活该。但既然众位老师都拉下脸来恳求了,她也不是不能帮忙。
  
      宁荣荣道:“帮忙也不是不可以,可是就算我现在传信回七宝琉璃宗,天黑之前辅助系魂师也赶不到啊!还有就是戴沐白赶不到会‘那啥’?那啥是干嘛?”
  
      赵无极脸色一青,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断子绝孙。”
  
      “哈哈哈哈...........”
  
      赵无极这一句话,算是把众人担忧的情绪一扫而光了。饶是大家再如何憋着,也没忍住笑出了声。
  
      奥斯卡同样如此,虽然他也很担心戴沐白,但还是压制不住好奇之心,询问马红俊道:“噗嗤,胖子,你们昨天晚上到底干了啥?”
  
      马红瞪了奥斯卡一眼,虽然他也很想笑,可笑的也别那么明显啊!
  
      马红俊凑到奥斯卡耳边道:“戴老大昨天晚上连着干趴下十几只草窝凤凰,小声点别告诉他们啊!”
  
      奥斯卡凑到宁荣荣耳边道:“戴老大昨天晚上连着干趴下十几只草窝凤凰,小声点别告诉别人啊!”
  
      宁荣荣凑到孟依然、朱竹清耳边道:“戴沐白昨天晚上连着干趴下十几只草窝凤凰,小声点别告诉别人啊!”
  
      孟依然凑到唐三耳边道:“戴沐白昨天晚上连着干趴下十几只草窝凤凰,小声点别告诉别人啊!”
  
      唐三凑到玉小刚耳边..........
  
      玉小刚:怎么一下子所有人都知道了。
  
      弗兰德:...........
  
      ps: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