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 > 第六十五章 想横刀夺爱的戴沐白

第六十五章 想横刀夺爱的戴沐白

    朱竹清和族宗早就认识,朱竹清千里迢迢来史莱克学院不是找戴沐白,是来找他男友的。从玉小刚的叙述中,众人得出结论:想要横刀夺爱的是戴沐白,不是族宗。
  
      “那大师,能给我们讲讲族宗的事吗?”宁荣荣眼中闪出亮光。她也想知道这个天赋出众的少年是个什么样的人。严格来说,她和族宗总共见过两次,第一次是因为对方的容貌,忍不住和他搭话;第二次则是对方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尤其是听到对方十一岁就突破魂尊,更是无比震惊。
  
      玉小刚点了点头,正色道:“那还得从六年前说起,我带小三去猎魂森林猎取第一魂环。说来惭愧,当时我们被一条近四百年的曼陀罗蛇追杀。好在遇到了刚猎取完第一魂环的族宗和诺丁学院的教导主任。族宗仅仅凭借刚入魂师的实力就将那条百年魂兽控制住,而后由教导主任击杀。否则恐怕我和小三已经不再这了。”
  
      “这不是好事吗?那为什么小三还要讨厌族宗啊!”孟依然问道,一提到唐三她就表现的格外关心。
  
      宁荣荣等人也是反映过来,“昨天我好像听族宗说过,唐三还在因为第一魂环的事怪他呢!”
  
      玉小刚脸色一青,嘴角有些抽搐,沉思良久,开口道:“说来这事怨我,当时族宗与诺丁学院教导主任一心为了救我们二人,出手过重把曼陀罗蛇打死了。众所周知,魂师在达到等级瓶颈后需要亲自杀死魂兽才能吸收它的魂环,而当时曼陀罗蛇很适合小三。小三知道后认为族宗是故意的毁了他的魂环。”
  
      说到这玉小刚无奈的苦笑起来,只是配上这僵硬的脸庞,笑的比哭还要难看。
  
      玉小刚继续说道:“若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后面族宗和教导主任决定帮助唐三获取一个新的魂环。可能当时是我中了曼陀罗蛇微量毒素的缘故,有些神志不清,等到发现,为时已晚,小三已经吸收了一条一百年出头修为的‘赖皮蛇’做第一魂环。”
  
      “赖皮蛇?”众人惊呼出声。
  
      弗兰德恍然大悟道:“难怪唐三从来不用第一魂技,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杀伤力太大。你不让他用的,没想到啊。毕竟赖皮蛇可是号称最废物、恶心的魂兽之一啊。不过这唐三也真是的,怎么能怪帮他猎取魂环的族宗呢!”
  
      玉小刚苦笑出声,“可能这就是族宗不愿来史莱克的主要原因吧!毕竟小三和他有矛盾。”
  
      族宗(翻白眼):错了,小爷我纯粹是嫌弃史莱克环境太差不来的。
  
      众人一阵唏嘘。好家伙!感情唐三是这么的不辨是非。要怪也该怪自己的这位理论大师啊!当然这句话他们是不敢说出来的,若是被弗兰德听到可没好果子吃。
  
      唯有孟依然眼中寒光一闪而逝,心中暗道:“看来得让小三离这大师远点了。”
  
      索托城,玫瑰酒店附件某间早点铺。
  
      族宗、小舞、叶泠泠三人正在享受着早餐。
  
      “噗噗”,三下五除二,小舞就喝光一大碗的胡萝卜粥。
  
      族宗瞥了一眼,四个胡萝卜馅包子,一大碗胡萝卜粥,一根新鲜的胡萝卜。
  
      这兔子还真是够能吃的,吃的比小爷我还多。还有这小肚子是什么鬼,异次元胃吗?吃这么多,还是那么平坦。完全一副没有吃饱的样子。
  
      果不其然,小舞喝完之后,大大咧咧的喊道:“老板,再来碗胡萝卜粥,多放胡萝卜少放米。”
  
      “好嘞!”老板回答道。
  
      族宗白了小舞一眼,习惯性的来了一句:“小姑娘家家的,注意点形象。小心以后嫁不出去,看看人家泠泠吃饭多斯文。”
  
      “我不管,我饿了就要吃。反正本姑娘已经赖到你了,嫁不嫁的出去无所谓。”小舞显然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自从服用族宗送给她的那颗奇怪“糖果”后,她发现自己不但身上特有的魂兽气息消失了,修炼速度也快了许多,唯一诟病的就是饭量成倍增长。好在她发现自己不管怎么吃都不会胖,食物入体后就会转化成精纯的魂力。吃的越多,修炼的越快,否则她也不会如此肆无忌惮的胡吃海塞。
  
      看着族宗与小舞之间日常的打闹,叶泠泠嘴角微微一翘。心想:这两人在一起时还真是对活宝啊。
  
      “还在吃着呢?”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还很熟悉。
  
      族宗抬头一看,是自家小猫咪。只不过为什么唐三会跟过来?
  
      族宗拍了拍身旁的椅子,微笑道:“竹清,吃饭了没?快过来坐。”
  
      朱竹清没有拒绝,坐到了族宗旁边。接过族宗递过来的茶杯,抿了一口,“我已经吃过了。”
  
      “门外那个长得跟个路人甲似的家伙是怎么回事,他来干嘛?”族宗指了指。
  
      朱竹清白了族宗一眼,虽然早就知道这是个腹黑没正经的家伙,可没想道会这么不正经。哪有当着别人面喊熟人路人甲的啊!
  
      朱竹清俏脸一红,凑到族宗轻声喃喃了几句。
  
      “噗嗤。”族宗刚喝到嘴里的茶没有忍住喷了出来,好在关键时刻脑袋调转了方向,否则就喷到人家叶泠泠身上了。
  
      他是真没想到,昨天才给戴沐白种的火毒,没想到这家伙倒好,当天晚上就忍不住跑勾栏去了。现在命估计能保住,但那里恐怕已经成一团死肉了。
  
      小舞也是好奇的凑了过来,问道:“小宗、小宗,竹清和你说了什么?是什么有趣的事,快说出来给我也开心开心。”
  
      族宗眼睛一转,立马有了主意,戴沐白那玩意废了也就废了,但可以利用这件事做些什么。比如让他签下与小猫咪的婚约解除书之类的。
  
      想到这,族宗将小舞的小脑袋招了过来,凑到她耳前说出来了戴沐白的事。
  
      这下可让小舞憋红了脸,“呸,那头‘邪眸Yín虎’活该。’”
  
      然后,族宗又给朱竹清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让朱竹清感动不已。她和戴沐白的婚约这么多年来就像梦魇缭绕着她一样,令她苦不堪言。如今有可以解脱的机会,哪怕是名义上的解脱,那也是好的。
  
      听从族宗的指示,小舞也将事情经过和叶泠泠说了下。
  
      闻言,叶泠泠脸色微红,淡淡道:“你教我训练,我欠你人情,这事答不答应由你做主。”
  
      族宗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就得去传说中的史莱克学院一趟了。
  
      ps:求票票,今天下午还有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