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 > 第六十六章 解除婚约

第六十六章 解除婚约

    唐三现在很不爽,非常的不爽。
  
      来的时候,他与朱竹清同行。虽然不喜族宗,但对于朱竹清这个修炼认真却又性格有些清冷的姑娘印象还是不错的。
  
      史莱克学院离索托城有一段距离,抱着照顾朱竹清的想法,唐三决定放慢速度。
  
      毕竟朱竹清虽是敏攻系魂师,但持久力肯定不行。而唐三自视身怀道家上乘内功《玄天功》和唐门顶级轻功身法《鬼影迷踪》,最高速度或许比武魂附体后的朱竹清稍微低些,但持久力绝对给力。
  
      谁成想,朱竹清始终都保持快唐三一步的速度,哪怕唐三将《玄天功》与《鬼影迷踪》双双施展至极限,还是比不过朱竹清,这让他十分郁闷。
  
      唐三是个自傲的人,虽然表面上很平和,但骨子里的好强之心比谁都强。朱竹清的速度和耐力在这些天的相处他也有所了解。唐三很纳闷,怎么才一天功夫朱竹清怎么就变得那么厉害了?
  
      这也就算了。比不过朱竹清,谁叫人家是敏功系魂师。万万没想到回去时,就连辅助系的叶泠泠都可以跟上他的速度。这更是让唐三陷入自我怀疑当中,难道我的《鬼影迷踪》施展错了?
  
      “后面那个小三,快点快点,没吃饱饭啊还是昨晚学戴沐白跑勾栏了,速度这么慢,辅助系的泠泠都比你速度快。”最前方的族宗调侃道。
  
      身旁的朱竹清白了族宗一眼,心中暗道:“你是用魂力附着在脚下,这样又省力,速度又快,你当然轻松了,人家唐三虽然步伐巧妙可都是在切切实实的用腿跑啊!”
  
      不过她也没多说什么,没有经过族宗的允许,她不会将这种特殊的魂力控制技巧教给任何人。尤其是这个“是非不分”的唐三。
  
      如果族宗知道朱竹清的想法肯定会大喊冤枉。他之所以这样还不是为了让唐三把《鬼影迷踪》施展到极限。不然,他到哪找这么好的机会拷贝。反正他的《九阳神功》可以用来施展任何武功绝学,正好差的就是一门巧妙的身法。
  
      “该死,我这是怎么了?”唐三在心中暗骂道。
  
      当然,若是被唐三知道自己的《鬼影迷踪》步法也已经被族宗偷偷用写轮眼拷贝后,估计他会更加气死。速度或许不如,但论走位能力,《鬼影迷踪》可比族宗的魂力附着技巧强多了。
  
      没过多久,包括唐三在内,族宗一行五人终于到达了史莱克学院。
  
      小舞吃惊的看着牌匾,愕然道:“不会吧。这就是史莱克?”
  
      “小宗,竹清是不是搞错了?我怎么看,也不觉得这像是一座学院。”
  
      饶是族宗早有心理准备,也不自觉的额头冒出黑线,破,简直比他们帝魂村还要破。
  
      拍了拍小舞的脑袋,族宗苦笑道:“进去吧!”
  
      几人进入校门,史莱克众人已经在那等候了。
  
      弗兰德见到到族宗,不禁眉头一缩,白了玉小刚一眼。这就是你说的没背景?没背景会有魂斗罗当保镖?
  
      族宗也是仔细的打量着对面众人,排除已经认识的玉小刚和史莱克众学员。长有鹰钩鼻、带着一副方形黑框眼镜的男子看来就是弗兰德,至于旁边壮的像头牛的矮冬瓜应该是赵无极了。话说这哥俩长得还是够独特的,族宗不禁暗自想道。
  
      族宗走向前去,故作热情道:“大湿,你也在这啊!”(ps:是大湿,不是大师没打错字。)
  
      玉小刚僵硬的脸庞难得露出笑容,对于族宗,这位他心目中弟子的不二人选。本来按照他的想法,是让唐三获取到第一魂环之后,就让唐三和族宗比试,族宗输了后,他再顺势提出让对方拜师,当初收唐三,他用的也是差不多的套路。
  
      谁成想,半路杀出一条赖皮蛇,从这个时候起,他就知道,在唐三未修炼第二武魂前,不可能会是族宗的对手了。
  
      玉小刚道:“小宗,我想事情经过竹清也告诉过你,虽然沐白得罪过你。但我还是希望你能以德报怨原谅他,帮他度过这次危机。”
  
      族宗嘴角一抽,还真是个两面三刀的家伙。还以德报怨,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族宗一笑而过,目光看向弗兰德,相较于玉小刚,族宗对这个铁公鸡印象还不错,虽然贪财了点,还是个舔狗(舔柳二龙),但在大是大非面前还是分的清的。最主要的是自己这些年来偷空过他好几次积蓄,咳咳...低调,这老小子都没想过杀人,从这点来看,族宗觉得他还可以。
  
      族宗拱手道:“想必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弗兰德院长吧!竹清在史莱克学院您承蒙照顾了。”
  
      弗兰德眉头一挑,不知怎么的,他一见到族宗心情就不太好,回想起前些年多次丢失的家当,想想都是泪。但一想到对方有魂斗罗保护,那么他也就释然了,对方怎么可能会偷他那点金魂币?
  
      弗兰德道:“哦哦,想必你就是大师经常提起的族宗同学吧!嗯,果然一表人才,那么沐白就拜托了。”
  
      待众人走进戴沐白宿舍,赵无极已经提前在房间将戴沐白的床用木板遮住了。
  
      此时别提戴沐白心里有多憋屈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着了什么魔,刺刀刚一插入草窝凤凰的心脏,便想起白天所受的屈辱,顿时气愤难当。旋即将草窝凤凰当作了发泄的对象,谁成想,这一发泄就是整整一个晚上。等到他回过神来,下三路已经发黑充血,疼痛难忍,直到一个时辰前,他甚至已经感觉不到下三路的存在了。
  
      想他堂堂戴少,万花从中过片叶不沾身,如今竟然成了软脚虾,站都站不起来。这是多么的讽刺。
  
      玉小刚道:“小宗,现在可以请你身边这位叶泠泠同学出手了吗?”
  
      族宗不答反问:“大湿,我想从上次竹清到诺丁学院找我,你应该就知道我们早就认识了吧!”
  
      玉小刚脸色一僵,当时他见朱竹清年纪轻轻,魂力就达到了27级,着实不凡。出于些许私心。他就对朱竹清说族宗加入史莱克了,其实族宗只是和他说会去史莱克看看。
  
      玉小刚尴尬道:“这件事是我断章取义了。”
  
      族宗摇了摇头,直接递给弗兰德一张信封,“那种事已经无所谓了,我想让弗兰德院长看的是这个。”
  
      “这是........”弗兰德打开信封,一看,脸色大变。这竟然是婚约解除书,上面已经签了朱竹清的名字和手印。
  
      ps:求票票,今天下午还有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