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 > 第八十四章 菊花残,满地伤

第八十四章 菊花残,满地伤


  索托城大酒店,7号贵宾房,是一件标准的三人套房。
  奥斯卡在喂玉小刚喝下“子母河水”后,幻术自动解除,并没感觉到什么异常,只记得自己照顾好了大师,旋即离开了套房。
  与此同时,玉小刚在不知不觉间,他的体内也已经孕育出一枚细小的胚胎。
  奥斯卡现在很兴奋,因为宁荣荣终于开始“关心”他了,担心醉酒的勾栏凤凰马红俊晚上打呼噜,特地将她的房卡让给了自己。
  ——其实是宁荣荣瞎编的理由,闲得无聊,想跟着朱竹清跑族宗那去。
  可能是由于兴奋过度的原因,奥斯卡放在衣服内的7号贵宾房房卡都忘记留下,屁颠屁颠的跑宁荣荣“准闺房”去了。而像索托大酒店这样的贵宾房无论是安全性、还是隔音效果都是极高。开门的唯一钥匙就是房卡,若是未插房卡,无论是从里面还是外面都无法开门。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凌晨。
  7号贵宾房内,马红俊和玉小刚二人此时正睡得香甜。
  忽然,马红俊睁开双眼,眼眸闪出亮眼的红光。
  一个翻身就下了床铺,左右看了看。最终目光定格在右侧床铺的玉小刚身上。
  在族宗的幻术影响下,映入马红俊眼帘的是欲拒还迎,羞答答的翠花。
  此时马红俊两只小眼睛正闪着耀眼的红光,一脸兴奋的神情,嘴里喃喃道:“翠花,原来你还是爱红俊的啊!既然如此,那老公我可就来了。”
  没有任何犹豫,马红俊直接扑了上去........
  睡梦中——
  【
  玉小刚正端坐在蓝电霸王龙宗门首座,底下上至武魂殿、上三宗,下至无数平民弟子都在对他顶礼膜拜。以寻求拜师,因为他玉小刚调教出了一位史上最年轻的封号斗罗——唐三。
  就连当年天赋绝伦,一度超越唐三的族宗也在其中,如今他徒弟唐三已经是最年轻最厉害的封号斗罗,而族宗却只是区区魂圣。此时正跪拜在他脚下痛哭流涕,悔恨自己当年没有拜师。
  玉小刚道:“哈哈,小宗,现在你终于后悔没有拜师了吧!”
  族宗恭敬叩礼跪拜,“求大师收弟子为徒。”
  “哈哈,晚了,我一身只会收一位弟子,就是唐三。”玉小刚哈哈大笑。
  忽然,族宗脸色发生变换,由先前的恭敬变为了狰狞,怒吼道:“既然如此,那就别休怪弟子无情了。”
  “第二魂技——蓝银利刃”
  下一刻,从地下钻出无数利刃攻向玉小刚。
  玉小刚大吃一惊,他一个29级的大魂师哪里挨得住族宗这魂圣的全力一击,旋即大声呼救,“快来人啊!快来阻止这畜生。”
  然而他的呼救,换来的却是众人漠视的眼神。
  “你们刚才听到了吧!大师说只会收唐三一位弟子。”
  “对啊!那我们还救他干嘛。”
  “族宗杀了他,我们支持你。”
  “爆他菊花。”
  .........
  “反了,你...你们全反了。”玉小刚额头冒出冷汗,旋即大声喊道:“我徒儿小三何在。”
  话音刚落,只见空中,飞过来一道蓝色亮光,蓝光消失,露出唐三那魁梧的身躯。“唐三在次。”
  玉小刚仿佛看到了希望,大声喊道:“小三救我。”
  闻言,唐三同样变得面目狰狞,“呸,狗贼,你毁我蓝银草第一魂环,我与你不共戴天。”
  “昊天锤——乱披风。”
  看着轰过来的巨大锤影,玉小刚露出绝望的神情。
  而另一边,族宗的蓝银利刃也已经到了他的脚下。
  一根碗口粗细的利刃,直指他的魂力薄弱处——肛门刺去。
  玉小刚僵硬的脸庞先是一青,然后露出一副陶醉之色。感觉浑身酥酥的、软软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紧接着就是一股剧痛袭来,玉小刚没有忍住惨叫出声。
  “啊!”
  】
  ——玉小刚惊醒。
  睁开眼眸,玉小刚看到是在陌生的酒店房间内,顿时松下一口气。这才回想起是自己喝多了,好像是奥斯卡把他送回房间的。
  “咻,吓死本大师了原来是场梦。”
  话还未说完,玉小刚额头滴出大颗大颗的冷汗。他发现肛门处的剧痛是真实的,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双眼冒着红光的男子正趴在他的背上。疯狂的用刺刀对他使用“千年杀”。
  “啊——好痛。”
  这一天夜晚,没有人知道索托城7号贵宾房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玉小刚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痛苦。
  大家只要知道玉小刚是叫天天不应,入地地无门。想要开门逃跑,却撞不开酒店防盗门,想要反抗,却又不是马红俊的对手。更何况他魂力薄弱处已遭受重创,提不起一丝力气。
  ...........
  话分两头,玉小刚那边是欲仙欲死,与马红俊共赴巫山。
  族宗这边可就滋润咯。
  他们一行五人回到玫瑰酒店后,族宗又给朱竹清和宁荣荣新开了个房间,然后就把小舞送回来她和叶泠泠的房间。
  就在半个时辰前,正当族宗已经放弃希望时,朱竹清来了。
  族宗马上离开索托城,自然是舍不得她,因此想和她呆上一晚,叙叙旧(咳咳.....别误会,小猫咪没满14岁咱族某人是不会做禽兽不如的事情的。)
  族宗是如此,朱竹清亦是如此,等到宁荣荣睡着后,她就偷偷溜出房间,来到了族宗这里。
  “啊...嚏...”族宗擦了擦并没有鼻涕的鼻子。
  “怎么了?”躺在族宗怀里的朱竹清问道。
  轻轻捋了捋小猫咪那柔顺的发梢,族宗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没什么,可能是有些感冒的。”
  朱竹清白了族宗一眼,老娘信你个鬼,肺活量都可以比肩千年魂兽了,不久前连续亲了老娘十分钟都不带喘气的。
  不过她也没问什么,既然族宗不愿说,她也不会多问,她只要知道族宗是真心喜欢自己的就行。
  族宗抚摸着朱竹清的小脸,心中喃喃道:“唉,也不知道大湿到底喜不喜欢咱这份大礼。貌似马红俊的邪火已经憋了三四个月了吧!一下子爆发出来,这情形——肯定相当刺激,就是不知道玉小刚发现自己怀了孩子之后,他们会露出怎么精彩的表情,斗罗大陆可没有‘落胎泉’。
  哈哈哈.........时间刚刚吻合,嗯!生下来的会是女儿,马红俊和玉小刚的女儿。”
  想到这,族宗名字都替他们想好了,母亲是玉小刚,父亲是马红俊,就叫马小红吧!好名字,未来继承黄金圣龙武魂不在话下。
  ps:玉小刚的女儿是叫马小红还是玉儿?
  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