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 > 第九十二章 宁风致

第九十二章 宁风致


  见族宗有些不太乐意的样子,小舞立马不高兴了。
  顿时使出了在独孤雁那里学来的对付男友的招式——撒娇。
  “去嘛!去嘛,去嘛,人家想进去看看。”小舞将族宗的胳膊拉入怀中,撒娇道。
  “额。”这丫头片子什么时候学会这招的,不过还真够软的,“好吧!那我们进去看看吧!”
  握住小舞的手,族宗走向拍卖场。
  离的近了,才能真正感受到那圆形建筑的规模。
  根据族宗的目测,这扣在地上的半圆,直径至少也有接近五百米,最高的地方超过八十米,虽然和他曾经见过的大斗魂场相比略微逊色,但要知道,这里可只是个拍卖场,并不需要观众的。
  而且,这天斗城乃是天斗帝国首都,可以用寸土寸金来形容,由此可见,这拍卖场在整个天斗城的地位有多么重要,背景更是深不可测。
  族宗忍不住嘴里喃喃出声,“还真是有钱人的削金窟啊!”
  “小宗,你在说什么呢?我们快进去吧!”小舞拉着族宗,加快了脚步。
  拍卖场的大门也是半圆形的,和拍卖场整体建筑一样,都呈现为乳白色,门前站着四名身材高挑的少女。
  这些少女明显经过严格挑选,不但身高都在一米七五左右,而且身材都极为匀称,虽然说不上绝色,但姣好的姿容还是很有吸引力,看上去,最多不过二十岁的样子。
  身上穿着及地长裙,连手臂都掩盖住,没有裸露出一分多于的肌肤,但长裙却很贴身,充分勾勒出她们曼妙的曲线。
  雪白的连衣裙上刺绣着银色花纹,花纹隐约成字,但族宗和小舞却都看不出是什么。四名少女的动作完全一样,双手搭在身前,面带微笑,虽然这是职业性的笑容,但还是很容易给人以好感。
  见两人径直走来,四名少女之一迎上前三步,微微躬身,道:“两位,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
  “我们想——”小舞刚想回答,族宗就制止了她,熟悉原著的他,对天斗拍卖场稍微有些了解,那就是想要进去,除非你有“竞拍资格证”。而有“竞拍资格证”的又无不是天斗城的高等贵族或大宗门子弟,又或是显露出可观的财富之人,所以族宗才会说这是有钱人的削金窟。
  族宗虽然有钱,却也不是喜欢显摆的那种。
  当然,还有一种办法可以进去,那就是拍卖物品。
  想到这,族宗取出昨日偷取到的左轮枪,“我们要拍卖东西。”
  “这是什么?”少女并没有因为族宗拿出的这个东西而轻视,在这里也工作了一段时间,她知道,越是稀奇古怪的东西有的时候就越值钱。
  小舞倒是认识,因为她那现在就有那么一把,虽然款式不同,但也差不多。旋即故作神秘的道:“你们不是有鉴定师么?你说了也不算。送给鉴定师看看值不值钱不就行了?”
  最终在经过鉴定师一番鉴定后,由于左轮枪使用简单、威力不俗,且族宗在格外提供了一盒子弹的情况下,拍卖行给出了2000金币的起拍价。
  在少女的带领下,小舞牵着族宗的手终于得偿所愿,走进了这天斗拍卖场真正的核心所在。
  拍卖中心位于拍卖场二层。从大厅处足足有八道楼梯可以登入。在进入拍卖场之前,接待少女给二人各自发了一张面具,告诉他们以后参加拍卖也需要先带上面具进入,这是出于对客户的安全考虑。下一次,就不会再有人接待他们了。
  少女一直将两人送到拍卖中心入口处才转身离去,拍卖中心另有服务员。
  和之前那引路少女相比同样是白色的服装,也依旧是裙子,但给人的感觉已经完全不同。
  拍卖中心的服务员全是女性,身高也和之前的带路少女差不多,只是身材却要更加火暴一些。
  她们身上的白色裙子,胸前大开襟,无袖。短短的裙摆刚过腰间七寸,露出柔光致致地大腿,再加上白色的高跟鞋,更是分外诱惑。胸前深邃的沟壑,短裙下隆起的翘臀,无不令人想入非非。
  族宗略微瞥了一眼,就没了兴趣。他喜欢看美女不假,但喜欢看的却是那个实实在在的美女,像面前这几个女子虽然很诱惑,但族宗从她们的眼神看出,她们已经失去自我了。
  族宗看向小舞,轻声道:“我们进去吧!”
  对于族宗的表现,小舞显然很满意。低头看看自己胸前的含苞待放,满意点了点头。她可是知道族宗时不时的会盯着自己这里看。尤其是自己靠在他的背上时,嘴上虽说不愿意,但实际确是很享受的样子。
  渐渐的小舞也看出来服务员们的不正常。
  小舞轻声道:“小宗,你没有发现这些侍女好奇怪。”
  族宗点了点头,“这些都是已经失去自我的奴隶罢了。”
  “这位小兄弟倒是好眼力。”一个温和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族宗和小舞扭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白衣,相貌儒雅的中年人正微笑着向他们点头示意。
  中年人面如冠玉,鼻直口方,相貌儒雅温和,一身洁白的长袍纤尘不染。看上去大约四十多岁的样子,目光柔和,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普通人。一头柔顺的黑发披散在背后,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随意,没有任何做作。
  小舞忍不住问道:“失去自我的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们都是得了精神病才被卖进来的。”
  中年人淡然一笑。道:“在这个世界上本就有很多无奈,这里是天斗拍卖场。别说是奴隶,就没有这里不敢卖的东西。那些少女之所以表情平淡,那是因为她们早已经没有了属于自己的心,更决定不了自己的命运。她们所能做地,就只有服从而已。外貌虽美,可却没有属于自己地灵魂。我送给她们的,只有可悲二字。”
  中年人的话令小舞陷入沉默,这下她终于明白族宗为什么不愿意进来了。与族宗朝夕相处六年多,她能感觉得到,虽然他平时看起来很腹黑的样子,其实内心十分善良,并且讨厌黑暗面的东西。
  族宗没有插话,而是暗中打量着眼前这个中年人,因为他总感觉对方让他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
  等等,笑起来的样子——这嘴角,还有没带面具,难道是宁大小姐他老爹宁风致?
  ps:第三更,今天的更完,剩下的明天见。有推荐票的投下手中免费的推荐票,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