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 > 第九十六章 族宗vs独孤博

第九十六章 族宗vs独孤博


  “前辈虽是封号斗罗,但晚辈却也不愿任人宰割。雁子有没有中毒我想前辈比我更清楚,既然如此那晚辈就得罪了。”
  淡淡的蓝色光芒开始从族宗背后浮现出来。紧接着,族宗的整条脊椎似乎要透体而出,释放出淡紫色的光芒。八根肋骨的末端猛的从族宗背后凸起,形成了八个鼓包。
  伴随着八个鼓包地凸起,破锦之声响起,八个鼓包破体而出,八根粗壮地紫色柱状物飞快的从他背后延伸开来,飞速伸长。
  “八蛛矛。”
  话音刚落,族宗的八蛛矛被完整释放出来。
  与此同时,族宗也感受到了自身攻击力有着质的飞跃,大约百分之五十左右。
  独孤博眼眸微眯,面露贪婪之色,心中暗道:“这就是雁雁提到过的外附魂骨吗?”
  对族宗招了招手,独孤博道:“小子,雁雁说你如何如何了得,你能破雁雁的蛇毒,今天就让老夫见识见识。”
  族宗没有回答,直接开启武魂蓝银皇,一来就是最强形态,也是他从未在人前施展过的形态——极炎蓝银皇。
  两黄一紫,三圈魂环同时从族宗脚下升起,盘旋在他身体之上。
  第一个魂环骤亮,“第一魂技——毒龙缠绕”
  只见族宗手中几个奇怪手印结出,脚下土地寸寸崩裂,数十上百根碗口粗细的蓝银皇藤蔓长出,激射向独孤博。
  与此同时,蓝银皇藤蔓表体附着的鳞甲渐渐泛红,土地、草木与泛红蓝银皇相接触,白色烟雾升起,空气中弥漫出一股烧焦的味道,那是被蓝银皇藤蔓体表所覆盖的高温鳞甲灼烧引起的,哦不,现在应该称作极炎蓝银皇了。
  没有任何犹豫,族宗将温度提高到了最大极限。
  独孤博一愣,本来他是并不将族宗的蓝银皇放在眼里的,打算任由对方缠绕,毕竟以他封号斗罗的实力,一个不到四十级的小子施展出来的魂技哪里能近的了他的身。但是周围突然弥漫出来的恐怖温度竟然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危机。
  独孤博几乎下意识的释放魂力抵挡,右手一挥,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周围顿时燃起一圈碧绿色的火焰。
  碧绿色火焰与极炎蓝银皇相撞。没有任何意外,族宗的蓝银皇几乎是一触即溃,被摧毁大半。
  族宗嘴角一翘,轻声喊道:“毒噬。”
  噬字喊出,余下蓝银皇藤蔓体表泛红的鳞甲溢出一股股红色液状物体,好似岩浆,但与之相反的是化而不凝,刚与紫色火焰一接触,几乎就在眨眼间,独孤博的紫色火焰被红色液状物体吞噬。与此同时,族宗的第一魂技也被消耗殆尽。
  第一次交手,两人平分秋色。
  独孤博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他释放出来的紫色火焰并非是纯粹的火焰,而是一种剧毒。虽然他没有开启武魂,而且只是随手一击。但他可是知道就这一招,别说对方一个不到魂宗修为的小子了,就是魂帝魂圣也难以抵挡。
  忽然,独孤博眼中绿光闪烁,仿佛想到了什么。
  独孤博对族宗冷声道:“小子,方才从你武魂内释放出来的红色高温液体应该也是一种剧毒吧!植物系武魂,覆盖高温剧毒,有意思。”
  族宗淡淡的道:“也可以算是毒,我将它命名为火毒。”
  “火毒,有意思,老夫还是头次听说。”独孤博双手交叉,置于胸前,靠在旁边的大树上,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再让老夫见识下吧!”
  话音刚落,独孤博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已经来到了族宗身前。举起附带厚重魂力的一拳轰了过来。
  族宗瞳孔一缩,想要施展瞬身术逃避,却已经来不及,至于从未施展过的替身术更是需要时间准备,事已至此,族宗只得脚下下附着魂力,加速施展“鬼影迷踪”步法,与此同时背后八蛛矛几乎下意识的刺出。剧毒全开。
  “咦----”独孤博有些惊讶,以他的实力,不需要真正碰上,身体气机的反应已经能够感受到八蛛矛攻击的强度。绿光瞬间从独孤博身上扩散,也不见他用出自己地武魂,八蛛矛刺在绿光之上,只是溅起八圈碧绿色的涟漪,却怎么也无法深入其中。
  八蛛矛虽未能建功,但却为族宗争取到了一丝时间。千钧一发之际,族宗闪身躲避,独孤博的魂力拳头几乎是贴着族宗的胸膛划过的。在独孤博的魂力拳风之下,族宗被吹了出去,好在有八蛛矛的八条蛛腿缓冲,护住周身,否则族宗非得摔折断几根肋骨不可。纵是如此,族宗也是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先前独孤博的魂力虽然只是擦着族宗的皮肤,但却震伤了他的内脏。
  独孤博眼中绿光灼灼的盯视着族宗,就像在看一件稀世珍宝一般,贪婪之光倏隐倏现,“我不得不承认,雁雁说的没错,你比她强,甚至比那个玉天恒小子都还要更强。不到十三岁,魂力接近魂宗,外附魂骨,高温剧毒,强大植物系变异武魂。可惜,真是可惜了。”
  话锋一转,独孤博道:“雁雁说你的外附魂骨已经完全融合,看来不假,否则我还真想夺下。不过,看在雁雁的面子上,你若是收回对‘雁雁中毒’的话,我现在可以饶过你。”
  族宗摇了摇头,“先前出于关心队友,我也只是猜测雁子可能中毒。但见到独孤前辈后我已经可以确定了。不单是雁子,就连你也是,而且你中毒之深已经到了深入骨髓的地步。”
  独孤博双眼中冒出宛如毒蛇般冰冷的光芒,“你是想让我立刻杀死你么?杀你对我来说就像捏死只蚂蚁那么简单。不过,我不会急着杀你,人面魔蛛掉落的魂骨,有点意思,我会把你魂骨中的所有毒素都逼出来,然后再慢慢的杀死你。”
  “额。”人面魔蛛的腿被认出来了,族宗顿时觉得有些尴尬。不过还好咱族某人当初忽悠时,只说了是取自千年蛛类魂兽,否则估计就露馅了。不过现在不是担心这个的时候,还得再加把火。
  想到这,族宗将唐三原著中的话复述了出来。
  “你没中毒?那么我问你。每到阴天下雨的时候,你两肋处是不是会出现麻痒感,而且会逐渐增强。午时和子时各发作一次,以你现在的情况,应该每次要足足持续一个时辰以上的时间。还有。每当深夜,大约三更天左右地时候,你的头顶和交心都会出现针扎般的刺痛。全身痉挛,至少半个时辰。那种痛不欲生的过程,就不需要我描述了吧。如果不是中毒,会出现这种症状?你不但已经中毒,而且还已经毒入骨髓,我只是很奇怪,你为什么还没死。你中的毒,根本就不是魂力所能压制的。”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