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 > 第一百零八章 柳二龙也会犯花痴

第一百零八章 柳二龙也会犯花痴


  正当三人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一缕若有若无的歌声从前方幽幽传来。
  歌声委婉动听,幽怨缠绵,如泣如诉,令人闻之心酸。曲调回旋往复。竟是无比的柔美,
  “夜里难以入睡,用什么可以麻醉。
  情绪太多,怎堪面对。
  不是不要你陪,有些事你无法体会。
  卸下了防备,孤独跟随。
  我想要一个自己的空间。
  ..........
  ”
  熟悉原著的族宗,自然知道是柳二龙唱的,而且貌似还是玉小刚写给她的。只是有些纳闷,那个玉小刚不是已经来蓝霸学院了吗?怎么柳二龙还唱的这么哀伤。难不成是因为她发现玉小刚怀孕了?
  族宗故作不解的问道:“这是?”
  “嘘嘘,这在唱歌的是柳二龙老师,她原来是这学院的前身蓝霸学院的院长。我也是前天偷偷听弗兰德院长讲起的。二龙老师年轻时,在认识弗兰德院长和大师前,曾喜欢过一个男的,后面那个男的突然不知所踪。直到二十年前,二龙老师为了逼那个男的现身,答应了大师的求婚。结果那个男的直到他们拜堂都没有出现过,反倒是二龙老师的亲身父亲来了,说出大师和她是堂兄妹的真相。婚事也就不欢而散了。
  哼!二龙老师真是爱错人了。居然白白等了那个渣男这么多年。”
  说话的是宁荣荣,当说到“渣男”两个字时,语气明显加重了许多,眼神有意无意的瞥向族宗,表现出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就好像族宗就是那个渣男一般。
  “额。”这下族宗脑子彻底乱套,怎么好端端又冒出个神秘男子,而且看样子还把柳二龙的心给偷走了。
  难不成是哪位穿越者前辈比自己早穿越几十年把柳二龙给泡了?然后,渣完就跑其他世界去了,或成神了?想想确实不是没那可能,毕竟自己就是穿越过来的。
  族宗道:“嗯,看来那个男的确实挺渣的。”
  “二龙老师太难了。”朱竹清也是叹了口气,同为女人,被喜欢的男人抛弃有多痛苦,她也是知道的。就连她自己在得知族宗被独孤博抓走后,几天就难过万分了。更别提柳二龙的几十年相思之苦。
  歌声唱完,那悠扬地女声缓缓传来,“这首歌还是你唱给我听地。小宗。你知道么?我的心太乱。你究竟在哪里?”
  “小——小宗?”族宗傻眼了,那个穿越者前辈的名字怎么和自己那么像啊!
  听到柳二龙的伤心声,宁荣荣也是眼眶有些发红,看向朱竹清和族宗,“竹清、族宗我们去看望下二龙老师吧!她这些年来实在是太苦了。”
  朱竹清点了点头,也不管族宗同意不同意,拉着他就走。虽然她和宁荣荣两个才来这学院没几天,但因为是史莱克学生的缘故,柳二龙对她们表现的格外照顾,甚至一度达到了比亲女儿还亲的地步。至于族宗?就当给他提前演习如何见丈母娘了。
  族宗露出无奈的苦笑,不过他也想见识见识原著中的那头母暴龙。
  向前继续数百米,三人看到一个小湖。
  在小湖旁,有一间简陋的茅屋,茅屋周围,有一圈篱笆,篱笆内种着各种各样的花卉,争相开放,五彩斑斓甚是漂亮。
  就在那花卉之间,一名女子正站在那里,手拿水壶,浇灌着那些花卉。可不正是柳二龙吗?
  柳二龙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样子,一身简单的青色布裙,却丝毫难掩其风姿,布帕将头上青色挽起,有些苍白的面庞上,五官是那样的精致动人,眉目如画,一双黑色的大眼睛此时虽然已陷入呆滞,但却仍然极有神采。布袍下,是那难掩的峰峦叠嶂,波涛汹涌,成熟丰满的风姿,绝不是普通少女所能企及的。
  族宗点了点头,确实挺漂亮,浑身上下都熟透了。就是显得太无聊了,居然大晚上的还跑出来浇花。
  察觉到族宗三人的脚步声,柳二龙的眉头微皱,“不是说了,让你们没事别来烦我吗?”
  但是,当她的目光略过朱竹清和宁荣荣,落在后面的族宗身上时,整个人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硬,手一松,水壶掉到地上,发出砰的一声。任那壶水横流,她此时却已完全忘却。
  身影一闪,柳二龙已在篱笆之外,族宗心中暗自一惊,不愧是魂圣,这简单的一个动作,没有开启写轮眼的我,居然没有完全看清她的行动轨迹。
  “小,小宗,真的是你么?我不是在做梦么?”柔美的声音两次发问,她那动听的声音此时却在剧烈的颤抖着,泪水不受控制的顺着略显苍白的面庞流淌而下,整个人都已经陷入了极度的激动之中。
  “额。”如果说先前听完宁荣荣讲述柳二龙的经历,族宗是一脸疑惑的话。那么现在完完全全是摸不着头脑了。
  族宗道:“那个柳二龙老师,貌似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吧!我虽然叫族宗,但并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小宗。”
  朱竹清和宁荣荣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若是换做其他人,她们可能会信,可族宗明明才十二三岁,几十年前都没前都还没出生呢!
  “二龙老师,你是不是认错了啊!”二女异口同声道。
  柳二龙涣散的瞳孔这才聚焦,目光转向朱竹清和宁荣荣,“不不会错的,他就是化成灰我也能认得出来,他就是我的小宗。”
  目光再次转向族宗,抓住他的手道:“小宗,你不是在怪我答应玉小刚的求婚才躲着我的?你误会了,我是为了逼你现身才和他打赌的,当初我找了你好多年都没找到你,我实在是太想你了才出此下策的。”
  感受到手中的力道,族宗无奈苦笑,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难不成几十年前有人顶着哥这张俊脸在泡妞?
  他知道自己现在无论如何否定对方都不会信了,只得举起另外一只手,朗声道:“柳二龙老师,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但是我今天才满的十三岁,根本就不可能是您那几十年前的男友,不信你摸摸我的骨龄。”
  柳二龙明显不信,但还是伸出手掌摸向族宗的右手,结果摸了半天,楞是没摸出个所以然来。
  族宗有些尴尬,忘记自己练了玄玉手,手上是摸不出骨龄的。旋即正色道:“那个抱歉,我手上修炼过魂技,你还是摸摸我的小腿吧!”
  柳二龙不疑有他,她倒是想看看等对方被自己拆穿后,日后还怎么躲自己。
  ps:求免费的推荐票
  本书交流扣扣群963902149
  验证问题答案:族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