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 > 第一百零九章 柳二龙的脑补

第一百零九章 柳二龙的脑补


  伸手一摸,柳二龙楞住了。居然真的是十三岁,这怎么可能,当初自己认识“小宗”的时候对方已经十四五岁了。
  柳二龙后退几步,再次仔细看向族宗。
  一样的蓝银色长发,一样的相貌,一样的身材,除了服装外,相似度几乎接近百分之百。但仔细一比较,确实要比自己印象中的“小宗”稍微矮点。
  得知自己是“真的”认错人了,柳二龙双目无神,身体晃晃悠悠的放开了族宗,两行泪水从眼眶滑下,嘴里喃喃出声:“你不是他,你不是他。小宗。你到底在哪?”
  闻言,朱竹清、宁荣荣二人在松下口气的同时,也不禁替柳二龙感到惋惜。急忙扶住脚步踉跄的柳二龙,心中更是将那个“渣男小宗”骂了十万八千遍。
  看着柳二龙这幅伤心欲绝的模样,族宗不禁在脑海中发出感叹:“‘多情自古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好湿,好湿啊!不过那个前辈也太渣了点吧!光撩不娶算什么事啊!”
  取出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柳二龙看向族宗,柔声道:“孩子,能告诉我,你父母是谁吗?”
  世界上,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长得这么像的人,所以柳二龙猜测族宗可能是他“小宗”的孩子,说不定可以顺着这条线索找到他。
  父母?前世孤儿院出身,这世的便宜父母,自己也就婴儿时期看过一眼,样子都忘记了。
  想到这,族宗不禁有些失落,道:“我刚出生没多久,他们就去世了。”
  “去世了?”柳二龙眼睛一黑,险些跌倒在地,好在有宁荣荣和朱竹清的搀扶,方才站稳脚步。
  “孩子,能给我看看你的武魂吗?是写轮眼还是蓝银草?”柳二龙还是仍旧抱有一丝希望,此刻她是多么希望族宗能够回答“都不是。”
  还不待族宗开口,宁荣荣惊呼出声,“哇!二龙老师你怎么知道他的武魂是蓝银草,而且还是好厉害的那种变异蓝银草呢!比唐三的厉害多了。”
  朱竹清眉头微皱,因为这是她第二次听到写轮眼武魂,第一次是族宗告诉她的,第二次则是柳二龙。尤其是柳二龙说的写轮眼和蓝银草族宗同时都有。难不成自己的男友真是柳二龙的故人之后?
  这下族宗彻底不淡定了,怎么回事,那位穿越者前辈配置和我一样吗?总不可能是我穿越时空了吧!可我确实没穿过啊!
  族宗道:“这是我的武魂‘变异蓝银草’。”
  一边说着,族宗右手魂力汇聚,淡淡的白光浮现在皮肤表面,紧接着,深蓝泛黑带有金色奇特纹路的蓝银皇凝聚在手中。
  柳二龙目光如炬,双目死死的盯着族宗手中的蓝银皇,“是他的武魂,是他的,你真的是小宗的孩子。”
  话音刚落,柳二龙离开了朱竹清和宁荣荣的搀扶,走向前去,一把把族宗搂入怀中,“孩子这些年你受苦了,以后有你二龙阿姨在,你再也不用在外漂泊了。”
  “唔唔”,感受到贴在脸上的波涛汹涌,族宗被压的有些喘不过气来。不过话说回来,确实挺香的。
  朱竹清和宁荣荣倒是没有在意什么,反倒是真的为族宗找到父亲的故人而高兴。
  少顷,族宗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空气,此时他的脸色不知道是因为憋得,还是因为脸部第一次零距离接触女性的月凶脯而害羞,导致通红通红的。
  朱竹清是众人中最了解族宗底细的人,当柳二龙说出写轮眼时,她就已经相信了。脸上满是柔情,“小宗,恭喜你。”
  宁荣荣也是嘻嘻一笑,“恭喜啦!族宗。”
  “额。”族宗嘴角抽了抽,这都算什么事啊!千真万确,自己这世的便宜父母真的是普通老百姓,武魂也都是蓝银草,但自己总不能告诉她们写轮眼武魂是“系统偷取”过来的吧!
  罢了罢了,事到如今,将错就错吧!反正柳二龙比起自己两世加起来的年龄都要大十几岁,叫声阿姨也没什么。
  强忍住心中的尴尬,族宗道:“二龙阿姨?”
  “哎!”柳二龙破睇而笑,应了下来。
  一行四人进入柳二龙搭建的茅屋内,从外面看虽然很朴素,但里面却装修的十分温馨。
  柳二龙给三人添了茶水,对族宗是问东问西,族宗也是简单把自己这些年能说的事都说了,至于不能说的事要么敷衍,要么开启一如既往的忽悠大法。
  当柳二龙听到族宗被独孤博抓去给他解毒时,是满脸气愤,一度要去找老毒物干仗。而当听到族宗交了朱竹清这个女朋友,除此之外还有个青梅竹马的小舞时,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这令一旁的朱竹清羞红了脸。宁荣荣则一副饶有兴趣的听着族宗的经历。
  族宗也不管众人看没看出什么,反正明天分发仙草时,他就会向朱竹清坦白。
  最令族宗苦恼的就是交待自己父母的死了,他也不敢编太多瞎话,总之就是一句:我不知道,你们也别申张出来,我会去查。
  好说歹说,族宗才打消了这头母暴龙想立刻为自己“初恋男友”报仇的决心。
  柳二龙抿了口茶水,道:“这么说你是过来找竹清的?”
  族宗点了点头,“我听小舞说竹清她也来到天斗城,稍微打听一下就过来了。”
  “看不出来你个小家伙还挺顾家的吗?竹清都还没入门你就这么关心她,知道她会为你担心受怕了。”柳二龙调侃道。
  “二龙老师你说什么啊!谁要嫁给这个花心萝卜头。”此时朱竹清的脸蛋红的都要滴出血来了。
  柳二龙也是看破不说破,似笑非笑的看向族宗,“我看天色已晚,小族(柳二龙为了和他初恋男友区分叫的)你今晚就住在这学院内吧!我给你安排了一个房间。”
  族宗意味深长的看向朱竹清,嘴角微微翘起,自己也确实是好久没和小猫咪亲热了,今晚把小猫咪叫过来。
  族宗道:“好的,二龙阿姨”
  族宗那火热的目光,朱竹清自然是注意到了,并且她也懂是什么意思。回想起上次在玫瑰酒店,两人虽然没有做到最后一步,但那情形,想想就让人害羞不已。
  ps:求免费的推荐票
  本书交流扣扣群963902149
  验证问题答案:族宗
  2月1号上假,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