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朱竹清的深情自白

第一百一十一章 朱竹清的深情自白


  族宗的反应,自然落入朱竹清与小舞二人眼中。至于宁荣荣则全程笑笑不说话,脑海中一个美丽的计划正在逐渐成型。
  只见朱竹清与小舞二人对视一眼,互通有无,仿佛心有灵犀一般走到族宗身前,各自伸出一只纤纤玉手,摸向族宗那没有一丝赘肉的腰间,钳住族宗一小块皮肉,直接一百八十度扭转。
  感受到腰间的疼痛,族宗惊醒过来,无奈地的露出苦笑,自己还真是自作自受啊!
  “哼!小宗,荣荣和泠泠都有了仙草,那你打算给我和竹清什么啊!”小舞一脸不满的问道,很明显小舞是吃醋了。
  如何给小舞和竹清如何分配仙草?
  说实话,族宗是一阵头疼。都是自己的老婆,都在自己心中占据着最重要的位置。但是仙品之王相思断肠红只有一株,他还真不知道该给谁好。
  察觉到族宗神色不太对劲,朱竹清担忧道:“怎么了?小宗,哪怕没有仙草我也无所谓的。”
  “我也是,我也是,没有仙草也无所谓的。”小舞也是以为族宗有难处,不甘落后的叫喊道。
  族宗摇了摇,双手一掏,直接从系统储物空间内取出了相思断肠红和水仙玉肌骨。
  族宗右手中的是一株白色精莹花草,看上去宛如青莲白耦般一尘不染,族宗将它递到朱竹清、小舞二人面前。微笑道:“此花名叫水仙玉肌骨。功能润筋补骨,气通七经八脉。对于你们两人都很适合。服用时只吃花瓣,最后吮吸花蕊,当可吸收其功效。同样需要以魂力催动,要平心静气方可吸收其精华。”
  话锋一转,族宗微微皱了皱眉,举起左手那朵看上去普通的白色花朵,花朵有巴掌大小,形似牡丹,没有草叶,根茎下连接着一块大石,那块石头通体乌黑,从族宗提着它的样子就能看出它的重量极其惊人。
  那朵白花之上,有着几片惊人的红色,鲜红如血看上去给人几分惊心动魄地感觉。
  族宗正色道:“此草名曰相思断肠红。乃是仙品药草中地神品至宝。它还有一个传说中的故事,在很久以前,有一少年,生性恬淡,最喜扶花植木,满园青莲荷藕,万紫千红。平时对花吟哦,举杯邀月,一遇花落残红,就无限哀伤,必把花片扫集,挖地埋葬,再三垂泪。常言道情动天地,他这种爱花良品,感动了天上花仙,私下凡尘与他结为夫妻,鱼水之欢自不在话下。谁知好景不常,天神得悉其事,大为震怒,以仙凡不得相配,敕令把花仙调回神界,那少年自从失了爱侣,终日长吁短叹,郁郁寡欢,废弃花事,于是墙倒篱塌,花木阑珊,园中一片凄凉。某日来了一位白发老人,告诉他花园中他心爱地那株白牡丹花,就是他爱妻的化身,只须把花毁去,花仙就会失去仙体,谪降凡尘与他重结夫妇,但千万不可毁弃花事。言毕化作一阵清风而去,少年顿然醒悟,深悔自己薄待群花,又细心照料花草,他虽然心爱其妻,却不忍把牡丹花焚毁,自是更加爱护,日夜对花饮泣,泪干心碎,相思断肠而卒,他临终之时,沥血在花瓣上,你们看那殷红血渍,就是那少年的心血。”
  静静的听着族宗的话,不论是朱竹清还是一旁的小舞,都有些痴了。就连宁荣荣和叶泠泠,也是心生摇曳,不能自已。
  族宗郑重的道:“花非凡品,择主而事,采摘之时必需心里想着你心爱情人,精诚意挚,吐出一口血撒在花瓣上,如果稍有三心二意,纵然吐血而死,也休想把花摘下。花取下后,只要在这主人身边,永远不会凋零。花下石名乌绝,如果强行毁去,这株相思断肠红也同样会药力全失。食用此草,有与天地同不朽之功,我保守估计,至少可以提升魂力十级开外,还会对身体有全面改造。这花乃是仙品之王,所以——”
  还不待族宗说完,朱竹清直接接过了族宗手中的水仙玉肌骨,“虽然我和你已经是真正的情侣,但是我知道小舞她一直喜欢着你,而你心里也有她。”
  “竹清我——”
  朱竹清再次打断族宗的话,“你先听我说完。”
  族宗点了点头,小舞也是集中注意力看向朱竹清,就连宁荣荣和叶泠泠也是如此。
  朱竹清道:“还记得几年前我们在星斗大森林的山洞中吗?那个时候你和我交谈,老是调侃说自己养了一只贪吃的‘死兔子’,虽然表现的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但是我能够看出你的心里十分喜爱那只‘兔子’。当时我也只当你是养了只宠物,直到索托城斗魂场,我发现小舞的武魂是兔子,再加上你们亲密无间的言行举止以及眼神,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你不会再属于我一个人了。”
  说到这,朱竹清眼眶变得有些通红,隐隐有泪光闪过。也难怪她会如此,爱情是自私的,又有谁会愿意与她人分享自己喜欢的人呢!
  “竹清。”族宗举起空余的右手一把把朱竹清搂进怀里,一切尽在不言中。
  小舞眼神复杂的望着族宗与朱竹清,罕见的没有吃醋,也没有闹脾气。一直以来她都认为是朱竹清耍小聪明才捷足先登成为族宗女友的,所以她和朱竹清关系虽然说不上差,但也绝对没有达到和叶泠泠那种要好的地步。
  如今看来,对方真的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女孩。想到这小舞也就释然了,与这样的女孩儿一起成为族宗的妻子也并不是不能接受。
  朱竹清趴在族宗怀里哭了一会,把自己积蓄在心中半年多的话也说了出来,心情一下子好受了许多,擦了擦眼泪。
  话锋一转,朱竹清脸色露出皎洁的笑容,“我接受你和小舞在一起,但是也得讲究先来后到,小舞比我更晚确定关系,所以我要排在她前面。还有就是以后不能随随便便带女人回家,否则我阉了你。”
  “嗯嗯,你排在我前面——”小舞点头道。忽然,她发现了不对劲,明明是自己先遇到族宗的,族宗第一个喜欢的也应该是她,凭什么她要做小的,朱竹清做大的。
  小舞额头冒出一个井号,噘嘴道:“不行,我要做大的,明明是我先遇到族宗,我年龄也比你大。你快把我刚才的感动还回来。”
  “额。”族宗心中一阵唏嘘,刚才氛围不是挺好的嘛!
  ps:求免费的推荐票
  本书交流扣扣群963902149
  验证问题答案:族宗
  2月1号上假,求收藏、求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