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星辰武士传说 > 第六十七章 龙鳞印记

第六十七章 龙鳞印记


  渐渐地,山壁外层就像老树的旧皮一样,簌簌掉落,露出本来面目。
  泛青的透明山壁,四围有十几个金色身影,奔跑跳跃、闪转腾挪、轰拳劈掌。
  倏地,这十几道金色身影化成一道高大的金色身影,出现在空旷的山壁中央。
  高大身影不过出现片刻,便再次散去,化为十几道金色身影。
  这一幕,不光看得少年们目瞪口呆,手无足措,就连观战石窟上一众长老族长官员都忍不住发出惊呼!
  “这么大的留影石?”一名小宗门长老发出惊呼。
  高台上,一些武道家族族长和地方官员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询问昆山派的长老们。
  “嘿嘿。”汪本深得意地拈了绺颏下短须,笑道:“各位,留影石虽然珍贵,但还不是这轮考核的最大看点。”
  “那是什么?”立刻有人问。
  “容汪某卖个关子。”汪本深微笑着摇摇头。
  “还装神秘!”众人顿时笑骂。
  这时有人开口道:“用留影石上的武技去考较这些小孩子,会不会有些为难他们?”
  “是啊,能凝练精神种子烙印武技的一般都是炼灵境武者了,这些小辈能看得懂吗?”
  很多人都有相同的疑问。
  汪本深看了一眼下方少年,淡淡道:“不瞒各位,这武技正是不才演绎的,至于这些小辈,能懂多少,就看他们自己了。”
  得知汪长老亲身演绎武技,场上人都对那金色人影赞不绝口。
  “那是自然,汪长老亲自演绎的武功,连我都想学呢!”
  “是啊!这些人能学到汪长老一鳞半爪,这轮考核就不算白来。”
  “看到昆山派大选这种气象,我现在都恨不得回到凡境,好投到汪长老门下从头再来。”一个小家族掌舵人也跟在后面讲好话,把汪本深说得眉开眼笑。
  “你想过来,现在来也可以。”
  徐长老笑呵呵地插了一句,把这个小家族掌舵人气得够呛。
  他也是炼灵境强者,在外面也是赫赫有名威震一方,可现在连一句话都不敢反驳。
  徐长老不去管他,遥望金色人影,接着说:“嗯,武功气势确实很足,就是不知道是否能公正地考较到每个人身上?”
  “其它不敢说,考较的武功是绝不会泄露的!”汪长老敛容正色道:“最后三个月,我可是像掌门一样一直在山内闭关。”
  “希望如此!”徐长老看了汪本深一眼,不再说话。
  自始至终,孟无施都静静看着下方少年,对两人的针锋相对置若罔闻,根本不在意。
  何泉则在暗中观察杨铭的举动,他双目微微运起蓝光,瞳孔倒影中,一道道金色纹路时而分散,时而汇聚,在广场大地上铺开,变幻莫测。
  ------------------------------------
  “这门武技竟是刻在留影石当中的!”
  杨铭一看到那一串串金色身影,立刻便联想起自己从黑蛇身上搜出来的青灰色石头,烙印的紫煞真魔功副本。
  一般而言,凡境武徒所学的武技基本通过他人口口相传或书籍传授,再加上教官、长老们一招一式教导,根本用不上留影石这种珍贵材料。
  “这套武技,显然是适合武徒修炼的。可这演练的人影就很不一般了!尤其是最后出现在山壁正中央时,骨子里蕴藏那股凶戾几乎要冲出山壁来!显然练出了这套武技的精髓。”
  杨铭暗暗心惊,到底是什么武技,一道道金色身影中,那股凶戾之气简直喷薄欲出!
  跟这种凶戾之气比起来,之前他遇到的黑蛇所表现的暴戾,简直就像花塑料一样徒有其表。
  他站在广场中央,却发现自己周围的很多人脸色煞白,急速后退,站在第一排的有些人甚至连滚带爬的后退,表现得相当不堪。
  离他不远的林芷珍倒是岿然不动,任凭身边人倒退。
  她身姿挺拔,双目灼灼盯着金色身影,嘴唇咬出血来,表现得相当倔强。
  这时候,一些素质好天赋佳的人就显现出来,已经开始揣摩这套武技的练法了,只是在等个具体的考核方法。
  不久,大多数人都逐渐适应了这股凶戾之气,对这轮考核很是担忧。
  “俺村教官平时教几遍动作后,经常考较我们。问题是,十几个人演武好坏一目了然,这里有近千人,怎么分辨好坏?”
  “恐怕得分批考吧!就算一轮考上一百人,再留下中间练武的时间,恐怕得比第一轮考核时间都长!”
  “排在后面的人演武肯定划算些,他们时间充沛些,这样会不会不公平?”
  所有人都望向黄衫女子,黄衫女子待山壁上金色人影演练武功数遍,确认无误后,才松口气,冷然开口道:“你们不用担心那些不该你们担心的,只管专注演练!待到结束时,身上的黄金印记多,谁的成绩最好。”
  “本轮考核,通过人数限制为两百人!考核期间,禁止打斗!”
  说完这句话,便飞到一座高台,冷冷的监视着下方不说话。
  刚才汪本深已给她传音令她不要大意,掌门在高台观看,这轮大选再容不得任何意外!
  黄衫女子刚宣布完考核规则,广场上不少人便迫不及待练起来。
  虽然这些人还不太明白黄衫女子的话,到底什么时候结束也不太明白,但练武总是对的。
  一名站位靠前的少年,强忍着扑面的煞气练了七八个动作后,突然跌在在地,痛得直打哆嗦。
  “该死……这动作,怎么这么扭曲、古怪?”
  这名少年已到入武八重养气境,在众人中修为不算低,此时却坐在地上揉着腰,短时间内根本站不起来。
  不少人练着练着都出现类似情况,受了不同程度轻伤,一些无法再练的人只能黯然离场。
  这些人有个共同的问题,那就是刚柔、神勇境根基很不扎实,以致碰到一些扭曲的动作,就现了原型,七重、八重乃至九重的修为只是虚有其表。
  这些少年,未来就算能侥幸进入冲脉境,基本武道之路就此终结了,昆山派根本不缺冲脉境武者,自然要把这些人淘汰出去。
  而杨铭一直站在原地动都未动!
  他盯着这一连串金色身影,眼睛都移不开!
  一遍又一遍,山壁上,四围的金色身影,动作不停变幻,唯有汇聚在中央的高大身影,一直不变。
  这些身影闪转腾挪,轻灵似羽,劈掌挥拳,又凝重如山。
  尤其汇聚在一起时,更给人一种凶威镇苍穹的感觉。
  看着看着,杨铭感觉,中间的高大金影几乎要与自己的五脏六腑、经脉血液、四肢大脑形成共鸣!
  什么缘故?
  他有种感觉,不解决这个问题,练了也白练,顶多也就是照葫芦画瓢。
  只有想通这个问题,这套武技,他很快就能练成!
  就在杨铭努力思考时,偌大的广场,早已变成乱哄哄的一团,喧哗声四起。
  有人在讨论,互相切磋;有人看着金色人影,一边跟着练一边摇头;还有人探头缩颈的,眼睛乱瞟,看有没有人得到龙鳞印记。
  还有不少人在寻找各自的“学习对象”!
  理由很简单,上面的金色身影太复杂,学不会,练起来一头雾水,既然如此,不如找合适的学习对象“抄作业”!
  “抄作业”固然没有做作业的做得好,但能抄个大概,通关问题应该不大。
  毕竟,这一关可足足有两百个名额!
  既然要“抄作业”,自然找第一关成绩就好的人抄,不少人在向汪天化那边靠近。
  汪天化在第一关的表现,加上一些人知道他的出身家世,成了众人中最热门的“学习对象”。
  一开始,他并未动。
  足足过了一盏茶功夫,他才站在广场东边一大块空地上,开始尝试演练,时而驻足停手,遥望山壁上金色人影,似乎在参透其中某些要点。
  这时,不少人都向他靠近过来。
  “滚开!别捣乱!”
  有二十来个少年在离汪天化还有上百米的地方就开始警戒,阻止涌来的人群,只放少数人进去。
  “你凭什么不让我们靠近?”有人不甘地问道。
  “抱歉,你们打扰我们练武了。”一名穿着纱衣的武道世家子弟双手抱在胸前,淡然开口。
  “里面明明还有那么大位置,你们就这么点人还占那么大位置。”一名看上去比较柔弱的少女有些不满。
  “让你们滚就滚,哪来那么多废话!”一名赤着上身,胸前有交叉两道疤痕的平民武徒挺上前来,他说起话来龇牙咧嘴的,表情很凶悍,吓退了不少人。
  “你怎么骂人?”柔弱少女被骂得面色通红,既委屈又害怕,只得带几个朋友离开。
  现在,汪天化周围除了那几个武道世家弟子,大多是第一关通关后,跟上来的追随者,不少人是平民,他们得到授意后,主动在外面帮忙,算是离汪天化比较近的一批人。
  柳凤凤、周疏璃她们四人一直在一起,虽然提前服用了清明散,但似乎作用就不大,练了半天什么头绪都没有。
  “走,我们也过去。”
  看到汪天化周围有不少人,周疏璃率先提议。
  “这,这不太好吧!”柳凤凤摇摇头,一对桃花眸子一个劲地瞟向杨铭那边,只是见他纹丝未动,有些失望。
  之前,杨铭可是在那场可怕的“狩猎”活动中救过他,那一瞬间击败四名教场学员的少年身影,至今还时常在她脑海中浮现。
  “天啊!我的小祖宗,你在瞧什么,还指望那个县太爷的儿子?”周疏璃注意到柳凤凤的眼神,把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我知道,发生一些事,让你对汪天化很不满,这也正常,不过你真以为他只是个纨绔嘛?你可知道,汪天化的练武天赋,连汪长老的死对头徐长老,都忍不住夸赞的!他对武道的理解,可以让他在养神境就击败真正的武者!如果不是为了这次大选的奖励,他根本不可能和我们站在一起面对考核!”
  周疏璃一口气说了不少昆山派内部不为人知的事务。
  “可我觉得,杨铭的练武天赋也很强!”柳凤凤强调:“他在六重境时,曾战败七重境。”
  “如果说战败入武七重,我在刚柔境时未必做不到,毕竟同一境界的人强弱差距可能很大!然而,跨一个大境界击败一名真正的武者和跨一个小等级击败一名武徒的难度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之前夸杨铭皮肤白的那名活泼少女练了一回停下来插话。
  最后一名少女也开口:“凤凤,我觉得你在小地方待久了,被迷惑了,根本不了解这些武道世家弟子平时是怎么修行的。”
  柳凤凤长长的睫毛抖动起来:“我没有被迷惑,杨铭确实……”
  就在这时,广场东边传来一阵激烈的喧哗声,一股狂热的气息传遍整个广场。
  “汪公子开始凝结龙鳞印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