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的弟子皆是天骄 > 第六百一十六章:来气

第六百一十六章:来气

        当秋白鹭要前去时,素予女皇忽然拦住了她。
  
          “既到了最后,便再忍耐一会儿吧,吾去看看。”
  
          秋白鹭只好忍耐。
  
          这位女皇的身影如今在她眼中显得无比高大。
  
          此刻王城中不少强者在一旁戒备着大殿上的白衣女子。
  
          夏小蛮将感知扩散,可在下一刻却被人抵挡了下来,她浑身剑意缭绕。
  
          “夏姑娘,下来坐吧。”
  
          在庭院中,素予女皇笑道:“都去忙吧,吾这无事。”
  
          女皇开口了,西艳国的将士们这才退去。
  
          夏小蛮来到庭院中,她问道:“我三师妹呢?”
  
          “她在休息呢。”
  
          素予女皇酒盏斟满,笑道:“若非夏姑娘来打扰,眼下吾也已经休息了。”
  
          砰。
  
          石桌碎裂成两半。
  
          夏小蛮沉声道:“女皇莫要再与我说笑了,将我三师妹放出来,否则便休怪我不客气。”
  
          素予女皇端着酒杯,脸上带笑,一点也不恼。
  
          “夏姑娘,距离你们与吾约定的还有一日时间,何必如此着急?”
  
          夏小蛮剑意荡漾,冷声道:“若非女皇使了些什么手段,我三师妹如何可能答应这些荒唐事,我最后警告一次,放我三师妹出来!”
  
          “手段?夏姑娘这可就冤枉吾了。”素予女皇摇了摇头,她饮酒一口,舔过红唇,嘴角带笑。
  
          “吾可从不玩这些小花招,吾西艳国只是区区一隅小国,如何敢与傲天宗为敌呢?”
  
          听得此话,夏小蛮则冷哼道:“那便将我师妹放出来。”
  
          素予女皇摩挲着细长的指甲,笑道:“这还有一日呢,夏姑娘还需要再等等,而且秋姑娘想来也不愿就这样离去。”
  
          什么叫不愿就这样离去?
  
          夏小蛮愣了愣,但很快便回过神说道:“你做得实在太过了,我们之前可没答应要陪你做这些事情。”
  
          “确实是没答应过。”素予女皇笑笑,眼中有着玩味儿,“可你怎么知道这不是秋姑娘自愿的呢?”
  
          “放屁!”
  
          夏小蛮下意识地就骂了粗口,她冷声道:“她怎么可能会答应陪你玩这种游戏。”
  
          “吾之前也没想到吾与秋姑娘会这般情投意合。”素予女皇只手扶着面庞,看起来有些陶醉的样子。
  
          即使夏小蛮看不见,但她依旧能够感受得到素予女皇那得意的心情,这令她有些咬牙切齿,她自然是不会相信的。
  
          “我不信,你让她出来当面与我说!”
  
          素予女皇笑问:“她不来见你不就是最好的答案吗?”
  
          夏小蛮紧皱眉头。
  
          她怎么可能相信,这还没到十天,进展怎么可能这么快?
  
          素予女皇估摸着火候差不多了,便笑着开口。
  
          “说起来也奇怪,你们与吾约定的是十日,而现在非但未过期限,所做的也是秋姑娘所愿,夏姑娘又何必要打破约定呢?明明还差一日,那残卷便会交到你们的手上了。”
  
          这个问题令夏小蛮一时间哑然。
  
          是啊,她这么着急做什么?
  
          明明只差一日了。
  
          为什么?
  
          见她哑口无言,素予女皇也是趁热打铁,笑眯眯地说道:“吾想着明日将残卷交予你们后,便随你们一同去衡玄山。”
  
          夏小蛮回神,一脸疑惑:“跟我们回去做什么?”
  
          “提亲啊。”
  
          “提亲?!”
  
          夏小蛮一脸愕然,她连忙问道:“提、提谁的亲啊?”
  
          素予女皇笑道:“还能是谁,当然是秋姑娘啊。”
  
          夏小蛮下意识地开口:“你做梦!”
  
          素予女皇没半点不满,戏谑道:“怎么就做梦了?吾与秋姑娘乃是一见钟情,如今更是两情相悦,虽然相处不久,但来日方长嘛。”
  
          “你...”
  
          “怎么夏姑娘看起来不太高兴?”素予女皇缓缓起身,笑着试探,“莫非,夏姑娘不想将她交给吾?”
  
          “对!”
  
          “总要有个理由吧?吾为一国女皇,更是合道天人,难道配不上秋姑娘?”
  
          夏小蛮又没了反驳的理由。
  
          素予女皇走上前去,问道:“是吾配不上?还是你不愿?”
  
          “......”
  
          一步步逼近带来的压迫感让夏小蛮有些不适,她此刻脑袋里有些混乱。
  
          素予女皇说道:“给吾一个合适的理由。”
  
          最终,夏小蛮身上的剑意再次变得凌厉,令素予女皇止步在了一丈开外。
  
          “我何必给你理由?我要见她。”
  
          夏小蛮单手握住了剑柄,她现在的感觉很糟糕,不想再与对方浪费口舌。
  
          见到她放弃思考,素予女皇也是颇为无奈。
  
          而这时,一道身影从后方走来,她的气息令夏小蛮稍稍冷静了几分。
  
          “小蛮。”
  
          秋白鹭走了过来,她向素予女皇点头致意,后者会意后便退离而去。
  
          游戏结束,戏弄人也是素予女皇的爱好之一,现在她很满足。
  
          夏小蛮握着拳,问道:“你不会真与那女皇情投意合了吧?”
  
          秋白鹭的心情没有像眼前人那般阴郁,反而相当晴朗高兴。
  
          “没有。”
  
          听到回答,夏小蛮的心中松了口气。
  
          秋白鹭问道:“还有一天便可结束了,你为何要发脾气来王城找我呢?”
  
          “我、我以为你...”
  
          夏小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秋白鹭笑了起来:“以为我被她胁迫了?或者是中了迷咒?前几日我们才见过,你应该知道没有这回事。”
  
          片刻后,夏小蛮才开口:“我只是觉得你有点不对劲,无论她有没有限制你,你也可以偷偷传信符于我解释一下。”
  
          “皇妃、封后,这两件事对小蛮而言是需要解释的事情吗?”秋白鹭走了上去。
  
          夏小蛮抿了抿唇,道:“会让我误会你被胁迫了。”
  
          “原来如此。”
  
          秋白鹭不再试探,她温柔笑着,说道:“我与她的确是做戏,我想借这场戏来试探你。”
  
          “试探我?”
  
          “对。”
  
          夏小蛮觉得自己应该很生气,但面对身前的这个人,她发觉自己也没有那么生气,只是有些郁闷。
  
          搞到最后,竟是她被耍了。
  
          秋白鹭柔声问道:“生气了?”
  
          “嗯。”
  
          见她应声,秋白鹭伸出手去抚摸着她的面庞,道:“见你那么紧张,我反而很高兴,但还是要与你说一句抱歉。”
  
          夏小蛮不说话。
  
          秋白鹭柔声问道:“女皇说我与她情投意合,你很在意,对不对?”
  
          “我...”
  
          夏小蛮就要开口说些什么,她的话音在下一刻却戛然而止。
  
          轰!
  
          一道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起,同时大地疯狂震颤,整座西艳国都立刻陷入了不安。
  
          秋白鹭偏过头望去,在西艳国外有一团巨大的火光,她微微蹙眉,感受到了强大的气息。
  
          有人来了,而且不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