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赤金龙王 > 32、少年

  就在它想妥协的瞬间,食人魔巫师出手了,它并没有偷袭的意思。事实上,它那低下的智商也不支持它运用这种战斗方式。
  嗯……食人魔巫师是会隐形术这种法术的,但它却丝毫没有使用的意思。
  “乌拉!”
  艾瑞给自己上了一个嗜血术,把自己的法杖反握当作大棒,两棒子把守在营地周围的两个侍卫给敲倒,白花花的东西流了一片,看起来两个倒霉蛋是活不下去了。
  这群人类的警惕性太低了,这两个侍卫居然没怎么注意到绕到一边的食人魔巫师,脑浆都被敲出来了。
  “怪物袭击,怪物袭击!”
  但他们两人的死也不是毫无价值,至少让自己同伴早已麻木的神经绷紧,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状况。
  马车内和院子里的人看到了发生的事情。
  “排列好阵型,不要害怕!”
  面色苍白的年轻人不得不站了出来,可这全身发抖、刚剑都拿不稳的样子,实在不不能带给自己手下勇气。
  不过也让几乎要逃散的“侍卫队”重新集结在一起。
  该死的,不是说这趟活儿是白赚的买卖么!
  年轻人暗自懊悔,战意溃散,眼前这三米高的食人魔巫师所给的压迫太大了。
  “克鲁首领,这是什么意思?!”
  商人一边呼呵,让自己身边的侍卫过来保护自己,一边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问道。
  但是豺狼人首领没有回答他,看着不远处大杀四方的食人魔巫师,思索着什么。它了解艾瑞这个食人魔,正常情况下不会做出这种行为,所以……是谁指示的就很好猜到了。
  亚古欧斯大人!
  “呵呵,我这是什么意思……等会你就知道了。”
  克鲁眼神中流露出残忍的目光,冷冷的盯住商人肥硕的身体,让他止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
  不用它再次说明,商人就明白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快保护我,赶快保护我!”
  他大叫道,巍巍索索的从怀里取出一个黑色的项链,嘴中默念着什么,一阵熟悉的波动开始传播。
  这是空间波动,商人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准备跑路。
  侍卫们持剑而上,将克鲁团团围住,站位谨慎又小心。他们不指望能将克鲁解决掉,只是想要拖延一段时间。
  他身边的侍卫虽说比外面的强上一些,却也只不过是中级职业者,不可能是豺狼人首领的对手。
  甚至……只能去阻拦它几秒。
  可几秒钟,就是生与死之间的距离,这段时间已经足够商人魔法配饰的传送魔法生效了。
  “吼!”
  克鲁也注意到商人要跑路的情况,心急之下,打法更加凶猛,完全放弃了防守,只求尽快的解决身边的六个侍卫。
  它明白,要是让眼前的这个人回去,豺狼人部族的麻烦就大了。
  “你们这群该死的、肮脏的怪物,居然想要谋害伟大联邦的商人,等我这次会去,定会禀报边境伯大人……”
  “扑哧!”
  “是么,但很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在他身后,幼龙的身影缓缓现形,硕大的龙爪一把穿过他的身体,把他的上半身掏了个干净。
  不是亚古欧斯故意为之,实在是因为爪子太大,正好和商人肥硕的上半身匹配。
  “你,你……恶龙!”
  他的生命力倒是顽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撑上一会儿,不过也是无用之举,已经没有翻盘的希望了。
  “啧啧,可真是恶心。”
  亚古欧斯颇为嫌弃的把自己的爪子收回来,吩咐一边的豺狼人首领给自己弄点儿谁来,这肥猪身上全是脂肪,可把幼龙恶心坏了。
  是的,就在这半分钟的时间,营地内的侍卫已经全军覆没了。
  “不用麻烦了亚古欧斯大人,我这就给您弄水来。”
  还没等克鲁取水,食人魔巫师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了,脸上和身上还带着未干的鲜血,显然也把营地外的敌人给解决了。
  “聚水术!”
  它拿着血迹斑斑的魔杖一挥,一团幼龙爪子大小的水团立刻出现,刚好够幼龙清洗。
  艾瑞这家伙,法术使用的的确不赖,正如刚才让亚古欧斯悄无声息进来的“隐形术”,可本人却是一个白跑法师甘道夫为目标的二愣子。
  “克鲁,你的族人呢?”
  整片营地除了亚古欧斯等三号人外,只有人类商队的尸体,还有一个呜呜叫的麻袋……等等,这个麻袋又是什么东西。
  “狼崽子们让我安排到备用营地了,它们不适合跟人类见面。”
  克鲁看到幼龙的眼神偏移到位于地面的麻袋上,自觉地来到旁边,爪子轻轻一划,打开麻袋。
  里面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人类少年,双手双脚都被绑住,嘴也被一大团脏布堵住,他的脸看起来十分清秀,就是额头处有一个一元硬币大小的肿瘤。
  “这也是人类交易给我们的食物,大人。”
  “食物?”
  亚古欧斯用爪子轻轻摸搓自己的带着尖刺的下巴,示意克鲁把他嘴巴上的破布拿开,它现在对这个人类少年有了那么一点儿兴趣。
  克鲁秒懂,把破布拿出来扔掉。
  “你也是人类,可那群商人为什么要把你给卖给豺狼人当食物?”
  少年沉默不语,似乎刚才在麻袋里发出呜呜声音的不是他。
  “人类,听见亚古欧斯大人的话没,再不回答的话我就吃了你!”
  狗腿子艾瑞已经很好适应了自己的身份,开始威吓这个少年。嗯……也不能说是威吓,它毕竟是一头食人魔。
  “无所谓,反正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活了。”
  他仍然是一脸淡漠,可眼神深处却显出极度的不甘心。
  “呵呵,是因为你脑门上的那个肿瘤?”
  少年没有回话,显然是默认了。
  “要是我说,我能够……赋予你第二条生命呢。”
  亚古欧斯此刻就好像是巴托地狱的魔鬼,话语中带着极大的诱惑力。
  少年的眼中也散发出不一样的光彩,他涣散的眼神开始聚焦,开始……死死的盯住亚古欧斯。
  “你真的能让我活?”
  或许是过度的紧张,让他声音表现出不正常的嘶哑。
  “是的,我能让你活,可你又能为我做什么,我又为什么要让你活?”
  他低下了头,半刻之后,重新抬起了头,眼神中带着前所未有的坚定。
  “我能献出我的忠诚,我的声誉……我的一切。”
  “是吗,那么……交易达成。”亚古欧斯轻轻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