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别样人世 > 第七章 小小班会

第七章 小小班会


  甲康被撞到可是嗷嗷叫,不一会叫声变有气无力的,时不时的发颤音。“行了行了,兄弟们,这就先过过小瘾,以他在搁这儿跟我们装迷糊,给他开学校对面老中医儿养老。”徐学慈扯着嗓子朝着周围搭手的同学们喊。众人这才恋恋不舍地放下了手中的甲康,一步回头的连走回了教室。甲康静静地躺在教室门口的柱子,下了无的泪水。心:发生甚了?为什要开我飞啊!还是狠毒地战斗开。我他喵的,****。刚从地上爬来,胯下传来的阵阵刺痛又让他哀嚎来“哎呦~嘶…沃槽…”,艰难地从地上爬神来一步一晃地走回了教室,留给围观一个寒风中孤独沧桑的背影…
  邢树涵着陆陆续续回来的同学们还有一瘸一拐的甲康,就发生了什。“嘶~”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害怕自己也被开上一飞。甲康大格子开完是残废的,换成是他,还不改乘轮椅出门。同时他到徐学慈在朝他不怀的过来,似已经他就是报纸上的另一个人小才。高阳玩着手,嘴角带着一死若有若无的笑,要身朝他走过来。树涵,自己不能再下了,一要客为主,被动为主动。
  见树涵“腾”的一声站身来,清了清嗓子“咳咳~”。对着周围窃窃私语地同学们说:“同学们,必大已经我是个什东西了吧?”习波对着梁墩墩说:“这伙在说什鸟话?”梁墩墩双手一摊,示一无。高阳低声说了一句“狗东西?”。引同学们哄堂大笑,徐学慈更是一拍桌子,呼内行。树涵挠了挠脑袋,这才应过来,自己在说什东西…“个…大。我是说,大我是谁了吧?我和甲康实就是近疯传校园的才玩,实我也没到报纸上会说的神,吓我没敢朝自己什。就是随便玩了玩嘛……就封神了?”树涵说。
  徐学慈自己走过,朝他头上扇了一巴掌“兄弟们,瞧瞧啊,这玩现在还在装*,能不能低调点?”一边说着一边扯着树涵的耳朵。树涵疼呲牙咧嘴,忙喊:“慈哥慈哥,我错了,我不装了,我摊牌了,我是弟弟我是弟弟。”徐学慈这才撒开手,径走了回。
  “大有什要问的,我无不答:要学的,我包教包会,呸,我尽教会”。树涵算是立下了令状。高阳他学习投来了满的目光,思是说:这小子上,可以栽培栽培。树涵到大逐渐和善的目光,一屁股坐了下不禁长舒一口气“我太难了…”。
  这时,一阵紧促而有节奏的声音传来“哒,哒,哒,哒…”,见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教室内瞬间鸦雀无声,见一个带着金丝眼镜,脚踩一双黑色低跟皮鞋,一身职业OL装的金发女子走了进来。头发不长是卷,灯光照耀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年龄十左右,来不高,瘦削瘦削的,脸上总是一副严肃的。没错,来的人是班主任刘芳。见她一盒卡片放到了讲桌上,同时边环顾着周,似乎在找什人。当她的目光与树涵触,嘴角露出一丝浅笑,给她副死板面孔算是增添了几分力。
  树涵立刻低下了头,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吐沫,心:他喵的,怎又有人盯上老子了,一的什没干,老是有人要搞我,我他**的。刘芳走到讲台上对着下面的学生淡淡说:“大静一静了啊!必自己来这里是干嘛的吧!这里可是电玩高中,我们是来学打游戏的。不要跟我说,们初中小学学文识牛批,考少分,排少名,拿少奖。在这里,一套没用!请同学们记住,这是一个游戏的时,无数超玩玩崛的时,文识是我们懂游戏说的工具,帮助我们打游戏的东西。以,们攀比的不再是学习成绩,而是游戏水。游戏打不,别谈什步入会挣大钱,连顺毕业做不到。以,我的话,们懂了吗?”高阳抬头刘芳,搭了一句:“就是打游戏,顺毕业呗!”“没错,就是这个思,是不全面”刘芳回。彭笑笑连忙举手来,“老师,我,我”。刘芳说:“,彭笑笑来说一下。”彭笑笑说:“我认为啊,实不止是打游戏这简单,我们应该锻炼的是能力,我们的游戏能力。有了能力,才能在会上找到工作。”满脸希冀的刘芳,刘芳回:“补充的,是还是不全面。”彭笑笑一脸落寞的坐了下,没能到老师的认可。她可是当了九年班长的老同志了,老师一个眼神她就能什思,这高中老师怎不一样啊!
  同学们在底下小声讨论着:“我感觉应该是老师也讨厌学习文识,跟我一样”,“什啊,老师是查过资,备过教案的。”“不不不,这里面肯有陷阱,我们不要着了她的,还学文识。”刘芳猛地一拍桌子,吓桌上的粉尘魂飞魄散,转世进入了轮回,大声朝下方呵斥着:“我让们讨论了吗?们就讨论,一点纪律不。”喷的李振武一脸吐沫星子,他连忙擦了擦脸,凶狠地瞪刘芳。当到刘芳比他还狠的眼神,迅速低下头,到嘴边的狠话,硬生生的又憋了回。“哈哈…哈哈哈”到这一幕,笑徐学慈仰,差点没一头从板凳上摔下来。刘芳朝徐学慈吼:“没眼力见的东西,面站着。”徐学慈瞬间收了先的笑容,蔫不拉几的朝着教室面走。甲康和高阳同时偷偷给徐学慈竖来大拇指:兄弟牛批,刚她就完了。徐学慈则一脸无奈:笑这种东西也是人能憋的住的吗?默默站到了教室的面,面朝刘芳。。
  刘芳又说:“我生烦的就是不讲纪律的学生,见一个我罚一个。以我让干嘛干嘛,我不允许的不要瞎做,听白了吗?”学生们照做,齐刷刷喊着“听白了。”刘芳这才露出满的,别指望她笑,说白满了就是不再恶狠狠地盯人了,让人不害怕了。刘芳说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以选一监督的纪律班长。而学习电玩呢,就来一个打游戏牛批的游戏班长。“谁当这个纪律班长啊?”刘芳扫视着底下的同学问。话一出口,彭笑笑就抢着举手说:“我,我,老师选我,我有九年经验,是个老班长了。”见没人竞争,安排给彭笑笑了。“谁又当这个游戏班长呢?”刘芳再问。她没到的是,底下的手彼伏,叫嚣着自己打游戏牛批,竞选游戏班长。高阳站身来:“老师,我岁触游戏,有十几年游戏经验。”齐博生也站身来:“老师,我读的书,什游戏说书能的白白,可以讲给同学们听。”赵彤彤说:“我是女生,女生一般细节的,以我一会感受到有同学的心,能全面顾到有同学的感受,帮助他们。”
  这时见刘芳指教室中间一低着头的个男生“同学,我感觉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