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里的昆虫学家 > 第五十四章 魂哭乡

第五十四章 魂哭乡


  此时的半藏与石河都已经停止了战斗,各自脸色难看地看着已经在周围包裹住自身的毒雾。雨忍们可没有油女未来的皓虫保护,已经有不少忍者不明不白得死在这片诡异阴森的雾气之中。
  “哼!那么...再会了,土影阁下!”
  半藏打破互相对峙的一言不发,打算率先退出战场——他的雨隐刚刚成立,现在还经不起这样无畏的牺牲。更何况这次大战之后,宣扬雨隐的目的已经达成,它的壮大指日可待。
  至少火之国与土之国都会知道雨之国不再是任人拿捏的无力之地,而是有着能与初代土影交手并且全身而退的强者在此守护着。
  随着半藏的话语落下,巨大的山椒鱼消失,半藏也随即化作一道白雾消失。同时,本就一直战场边缘的进行袭扰作战的雨忍们纷纷开始撤退。
  在一片大雨中,初代土影石河看着姗姗来迟的无,神色复杂。
  他知道,这次他输了。
  “我们还有多少人活着?”
  大雨淅淅沥沥地下着,石河苍老的声音响起。
  “大概...四百人左右。”
  无的声音有些沉重,他一路上是用尘遁分解这些毒雾才开辟出道路,带着一众心态崩溃的岩忍来到战场的边缘。
  “是吗?”
  看着眼前还在不断翻涌的毒雾,以及无身后跟着的残兵败将,年事已高的石河再也无力承受这样巨大的打击,眼前一黑,直接晕倒在了巨大石人之上。
  “师傅!”
  无大惊失色,一个闪身上前接住石河,确认了他只是昏厥之后,松了一口气,随即转身朝着一众岩忍开口:
  “集体撤退!我们连夜赶回岩隐村!”
  来时好似铺天盖地的岩忍此刻只能在一片沉重的雾气中淋着雨水,如同一群落败的老鼠一般灰溜溜地撤退。
  而直到岩忍们后撤到足够远之后,一直警戒着的一众木叶忍者这才放松下来。
  “哈哈哈——呜呜!”
  当最后一个岩隐的背影消失时,一位木叶的中忍不顾四周肃杀的氛围,在一阵又一阵凄凉的大雨中突然大笑起来,可笑着笑着笑着,却又忍不住开始悲泣。
  “建太、阿次...我,我活下来了啊,你们看到了吗...”
  这位不过二十岁的忍者难以抑制地哽咽,念叨着两位队友的名字。而他们的尸首在半年前便已不知所踪。在他的身旁,一位年长的上忍强忍着心头的悲伤,走上前来,伸出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兄弟......”
  在第一个人打破了战场上的严肃后,仅剩下的三百余名木叶的忍者们被积压的情绪同样爆发开来,不断有人开始嚎啕大哭,而更多的人则开始一边哭一边笑。被压抑的如同机器一般只知道杀戮的人们在此刻忘却了所谓的忍者,所谓的战场,只有最纯质的感情在此迸发。
  就连一向沉默的木叶暗部似乎都受到了影响,众多的面具之下不时传来阵阵抽泣,伴着以两一两声叹息。猿飞日斩沉默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暗自下定了决心。
  “我一定要像柱间大人那样,为木叶带来和平!”
  这一刻的青年,正式以火影为志!
  而在另一旁同样默不作声的团藏在被鲜血染红的老鹰面具下正皱着眉头——他总觉得是不是众人忘记了什么事。
  “大家!快!猪笼草在这里!”
  还是转寝小春的声音自深深的大洞下传来,她总算找到了重明为了逃命而挖钻出来的巢穴。此刻的油女未来身上代表虫子的纹路已经黯淡无光,好似下一刻就会从体表消失一样,他的状态很是低迷。
  转寝小春小心翼翼地将少年背起,一点点地踩着光滑的岩壁向上爬去。
  “狸,可以了,把我放下来吧。”
  当二人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油女未来疲惫不堪的声音沙哑地在她耳畔响起。在磷坏虫的雾气里,油女未来开始缓缓结印。
  “秘术·御虫之术·阴!”
  一股奇特的波动从他的身上浮现,弥漫在众人周围、几乎覆盖了整个战场的紫色雾气此刻竟然好似有了生命一般开始不断地朝着油女未来涌来。
  在仍旧被皓虫保护住的众人眼里,他周围的紫色雾气浓郁地好似液体一般开始整个将油女未来包裹起来。
  油女未来身上已经异常黯淡的御之形态纹路被飞速而来的磷坏虫染上近乎黑色的深紫,再一次从他左手手的同心圆为起点开始流转。与此同时,笼罩在整个战场的磷坏虫开始继续减少,紫色的雾气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消散在天地间。
  就这样持续了约莫半刻钟之后,当最后一缕淡薄的紫雾消散在天地间,油女未来全身已经浮现出诡异的黑紫色,但他的状态看起来竟然比之前好上不少。就连眼神都明亮起来,朝着同胞们走去的步伐也开始变得不急不慢。
  看到油女未来吸收了如此巨大的量的毒雾之后竟然跟个没事人一样甚至更有精神地朝着自己这边走来,几乎所有的木叶忍者都有些头皮发麻地死死盯着面前这个带着猪笼草面具的半大小鬼。
  “秘术·御虫之术·阳!”
  当确认了磷坏虫不再构成威胁时,油女未来又一次的结印。伴随着他的印式落成,附着在众人体表的一层层皓虫同时化作流光,迫不及待地涌向油女未来的指尖。
  在一片水汽中,少年有些单薄的身躯被镀上了一层白色流光。当所有的白色流光缓缓化入油女未来身周的纹路时,御之形态的纹路再次浮现,然后缓缓退回左手的同心圆。
  “好了...”
  在双虫的共同作用之下,油女未来的身体状态渐渐恢复到完美的状态。
  “喂,小子!”
  在他做完这一切之后,猿飞日斩静静地来到他的身前,有些恼怒地说道:
  “关于这次,你的行动我将会如实禀告给扉间老师!”
  油女未来并没有理会日斩,只是死死地攥着油女天元留下的半片虫袋,面具下的双眼无神地盯着空寂的雨幕。
  “队长,你...”
  转寝小春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无论如何却说不出口。
  雨之国的大雨仍不停歇。
  在落风谷里,或许在此处埋葬的数千忍者的怨魂还会低语,借着哗啦啦的雨声,低声哭诉着还乡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