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折生怨 > 第十八节 朱颜

第十八节 朱颜


  见自己宗门弟子安全进入,站在谷的一众宗主,执便随同温砀山庄弟子入了阁楼。
  受邀而来的仙宗弟子均已进入山谷,是药木荣却依立于山谷。
  山谷,安静片刻,药木荣挥挥手,一名弟子拿过一玉匣,立在他身旁。
  这玉匣中是一红烛,出红烛,药木荣点燃红烛,走到炉鼎,红烛在了炉鼎中。
  药木荣离开炉鼎,遥遥着一片山林中,朗声:“诸,既已来何不现身?”
  沙沙,从山林中走来,走出三人,中一人手中一折扇,另一人一身青白衣,怀抱一红琴,后一人是一名老。
  “三可是要入山谷?”药木荣欣。
  抱琴男子青白长衣在风中凌动,十八岁模样,面容是精致,官端的有过分。不见言语,见他轻微点头,示入内。
  抱琴男子,走到玉匣,出毒香点燃,引青烟入,走进了山谷。
  老欲上拿毒香,却药木荣给拦住,老不悦:“药执这是何?”
  药木荣轻声:“山谷是留于少年人的,慕容兄进入,怕是有失了”
  “哼”慕容觉出一个印信交给了药木荣,“当年的约定,们宗主莫不是忘记了?”
  药木荣:“自不会,慕容兄进入也可,还请服下药限自身的修为,不若入,对于他人怕是失了允”
  慕容觉过丹药吃下,随后引青烟入,走进了山谷中。
  “坊主许久未见”药木荣执礼。
  “几日,不是见过?药执怎能忘了”一言生笑盈盈。
  “呵呵,近日准备寿宴,忙碌了竟是给忘了”药木荣,当日他找一言生买信息,可是黑巾遮面,没到他竟是给认了出来。
  药木荣脸色不变:“生死连枯草已绽,三日后,便是生死连枯草枯萎之时,坊主不入?”
  一言生了留在山谷的仙宗弟子,轻言:“不入,我对生死连枯草可没兴趣”
  “坊主,今日所来,可是为何?”药木荣不。
  一言生轻声:“闲来无,凑个热闹”
  随后的一刻时间内,又有几人凭着印信走来,这人有男有女,年龄至多不过二十年华。
  确定无人进后,药木荣出印鉴,催动了封纹,封禁了山谷入口。这封纹是的,可出不可入。
  莫景楼走进入口时,便听到铁链声,更是有阵阵的水声,这才白,这入口竟是一处悬壁。
  等进入后,雾气消散,眼的陡清晰,他这才见山谷中的模样。
  这里的山木如枯死一般,上面的叶子更是泛黄凋零,而地上多是如孩童高的荒草。
  他以为,这山谷鸟语花香,尤若仙境,没到却是一片枯败。
  山谷大,远处隐隐有层薄雾,不真切,走进山谷,更能会到山谷中的凄凉。
  “这山谷如大,又不见温砀山庄点名置,三个时辰如何能寻到药泉,到真是有缘得啊”莫景楼随同师姐怜依走进一片枯林中,低声。
  尚寒云:“就话多,若是标了置,个仙宗争之一处,还不得彼争斗?”
  莫景楼怀抱不,慢悠悠的:“若是有人抢寻到,再遇他人,难就不争斗了?”
  他这一说,尚寒云一,还真是这样,不过他拉不下脸,便冷哼一声,快脚步追上师姐怜依。
  半个时辰过,药泉没找到,倒是遇上不少他仙宗的弟子。
  忽,不远处,传来一阵惨叫,是刚才遇见的波仙宗弟子所的方。
  莫景楼眉头一皱,惨叫声戛而止,不似作伪,更不像是弟子之间的争斗,他示了下吴凭,便着惨叫声而。
  他这突离开,吴凭忙刚告了怜依,尚寒云脸上微怒:“又不省心”
  尚寒云刚说完,怜依静的了他一眼,吴凭在一旁心:也不是个省心的主。
  莫景楼跟着压倒的荒草,快速来到了惨叫声之地,而地上已经是一片血腥,三具尸,胡乱的横在地上。
  除了这几具尸,周再无他人,他挨个查,发现这尸一个共同处,就是在腹部的置有一个血洞。不仅如,他们的死法亦是一样,脖颈间一个深的手印,显示着他们是人扭断脖颈而死。
  “怎?”尚寒云率而到,随后他便到了地上血腥的一幕。
  怜依走来,轻声:“可有到是何人所为?”
  莫景楼摇摇头:“师姐,我刚时就已经如了,未到他人”
  吴凭在一旁:“这不是刚才遇到的仙宗弟子”
  尚寒云走到尸,捡地上的佩剑:“奇怪,他们与人争斗,为何不拔剑?”
  莫景楼:“还能为何,自是还未出鞘,人就死了呗”
  尚寒云恼怒:“就不会说话,非得用话呛人”
  怜依在一旁面露微笑,这俩人凑一就没怎安生过,偏偏两个人,还整日的黏在一。
  吴凭着地上的一人的腹部:“如来,他们是在无还手之下,一招致死,可为何要在这腹部挖一个血洞”
  “在仔细瞧瞧,血洞的置”莫景楼醒。
  置?吴凭依言有仔细的过后,惊呼:“主府,这血洞的置是修士的主府”
  之他以为这血洞是攻击所致,可是他后却是发现,这是故而为,为血洞的置乃是修士的主府。
  众所周,修行分为:修灵神,应三庭,拓印,行问择,这是修行大之境。
  而主府是修士的,若是主府毁,便无法凝结灵神,也就无法用灵力,不能调动灵力的修士,还能称之为修士吗?
  可是,人若已死,主府停息,再毁主府又有何用。
  尚寒云在一边,发现了异状,着一具尸:“他手心中是不是有什东”
  莫景楼走进一,还真是有东,之他还以为是血迹,他掰开尸的手掌,出了手心中的东。
  尚寒云刚忙阻止莫景楼,急喝:“莫景楼还不赶紧下,这里毒弥漫,若是有毒怎办”
  可莫景楼已是红拿在了手中,见无异状,尚寒云一脸怨色走来。
  “这里到处是毒,不该碰的碰,望我给收尸,小爷没功夫”
  莫景楼着手里的东,像一个花瓣,对尚寒云:“嘿,我若是要死,自不会麻烦尚小爷,我会找个没人的地方,自己埋来,省的见了心烦。”
  啪,怜依在莫景楼头上拍了一巴掌,没气的瞪了他一眼,他不:“师姐为何打我?”
  尚寒云夺过莫景楼手中之,轻声:“胡言乱语,不打打谁”
  “这是什东?”吴凭在凑近尚寒云。
  尚寒云拿在手中,着像花瓣,是仔细来,又像一片红色的柳叶,奇:“如用力的握在手中,竟没有折痕,师姐,这花到底是何?”
  怜依过,见,状如柳叶,上下红白而分,拿在手中竟是有丝丝的凉,开口:“这应该是半朱颜的花瓣,半朱颜瓣状如柳叶,红如血,与白分。花是有尸而生,故而这花瓣如血,《三岳》中有载,人死颜未半,的便是这半朱颜花”。
  在确认这周,有这一瓣半朱颜时,尚寒云问:“师姐,这半朱颜是这生长的,还是他们带进来的?”
  怜依摇头,凭这一片花瓣,让如何能分的出,不过这花瓣如艳,来应该是短时间内才掉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