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姐姐们,其实我才是大魔王! > 第十五章 我先给你当个仆人成不成!

第十五章 我先给你当个仆人成不成!


  刘府一举手,沈子豪便利落的跳在了一边,不再动手,却也没放松心态。
  谁知道会不会有诈呢?
  只是随后刘府的动作说明,他是真的投降了!
  刘府很干脆的转过身,面对沈子豪,深深一鞠躬:
  “沈先生,求你收下我当徒弟吧!”
  噗哧!
  “哈哈哈哈!”
  台下许多人先是一愣,随后一片哄笑声!
  这也太戏剧化了吧!
  多数人随即便把目光落在了刘家人身上!
  刘家家主刘以诚脸色铁青,怒视着刘府!
  哪怕他的涵养再好,也无法容忍这种临阵倒戈的行为!
  这对刘家声望的打击,可比刘天越被废还要严重的多!
  邹永威更是哈哈大笑:
  “刘家主……你家这个战疯子,还真有趣啊!
  你说这个徒弟,我们学院的学生,是收,还是不收呢?”
  邹永威对刘家不满已久了。
  落雪城的秘境叫观澜秘境,每年开放三个月,总共可以容纳一千人分批进入。
  苍山学院花了很大的代价,才拿到了每年二十人的进入名额。
  而落雪城作为地主方,有一百人的名额。
  剩下的八十人里,有三十人,是刘家的!
  其实刘家原本是二十个人,多的十个人,是硬生生从苍山学院抢来的!
  这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此刻看着刘家吃瘪,邹永威别提多开心了!
  顺带着看着沈子豪也更加的顺眼了!
  刘以诚受不得这讽刺,高声对着台上说道:
  “刘府?你想干什么?
  你和我刘家可是签了身契的!你可是想改换门庭?你可知道这会是什么代价?”
  刘府没有得到沈子豪的回应,此刻听到了刘以诚的话,先是对沈子豪说道:“容我解释一下!”
  然后才转过身子,对刘以诚憨笑着说道:
  “家主,您贵人事忙,可能不太了解,我的契约,一个月前就到期了。
  前些日子,天瑜小姐想让我续签,我当时说我考虑一下。
  其实啊,现在呆在刘家我已经不能感觉到有什么长进了……或者说,十年前我就已经感觉自己长进不了了。
  刘家的核心武技不可能给我这样的人开放,而我能学到的外围武技我都练的差不多了。
  当初进入刘家的时候本身就有言在先,契约到期后,任我走留。
  只是当时我原以为要十五年才能把刘家的武技学会,没想到……所以,现在我要走,其实是我自己的事情!”
  刘以诚有些难以置信的看了一眼刘府,然后又把目光转向刘天瑜。
  刘天瑜无奈的点点头。
  虽然此事不是她负责,但她也知道人才难得,所以才会主动问及这件事情。
  只是,还是没留住啊!
  这时候,让刘以诚讨厌的邹永威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怪不得啊!核心武技不传授,只给人教一些粗浅武学,人家能留才怪呢!
  只可惜年龄大了些,不然收进我学院,必然一视同仁,不会偏心!
  唉!人家都改姓跟你了,还这么薄情,真是让人心寒啊!”
  邹永威看样子是恨极了刘家,一而再的落井下石!
  刘以诚知道今天刘家的面子恐怕是保不住了,不过他还是试图挽回,不理会邹永威的话,对刘府说道:
  “刘府,只要你继续在刘家呆下去,我刘家家传武技,你可任选一样修习,怎么样?”
  倒不光是邀买人心。
  刘府在刘家这些年,任劳任怨,从一个普通护卫做起,一直做到护卫队长,每战必冲锋在前,是难得的打手!
  以往一直在刘家,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现在人家突然要离开,刘以诚想起以前的种种,感觉事情不妙了!
  少了刘府,刘家的很多事情做起来,恐怕就没那么顺畅了!
  此刻,刘以诚也知道刘府的重要之处了!
  不过就连他自己,此刻说话,也没几分底气。
  真的会把刘家的核心武技传给刘府吗?
  根本不可能!
  何况刘府已经提出了向沈子豪拜师,就算刘府再回刘家,这必然也会成为别有用心的人攻击他的话柄。
  果然,刘府直起身子,仍然是那副憨笑的表情:
  “刘家主,这就不必了!刘家的武技我这些年也知道一二。当然,我不会外传。
  我自己的情况我也很清楚,身法是我的弱项。
  刘家并没有适合我的武技,所以,恕我难以从命了!”
  说完,冲刘以诚一鞠躬,便又转过身去对着沈子豪求情了!
  刘以诚重重的哼了一声,拂袖离去!
  回去后,必将负责此事的人严办!
  不过他心里也隐隐觉得,刘家看着风光,其实风光久了,内部积累的矛盾可不少!
  像刘府这样的,还是在和平时期暴露出来的。
  万一在刘家出问题,乱时暴发出来,恐怕刘家麻烦就大了!
  回去后,必须把家事好好整顿一下!
  刘天越和刘天瑜等人跟着刘以诚离去。
  离开的时候,刘天瑜带着复杂的目光深深看了一眼沈子豪。
  这人,比自己想像的,更强啊!
  刘家离开的时候,学院的师生们纷纷大笑着让开了路。
  这事,真的是太喜剧化了!
  对方向你发出挑战!
  对方派来高手对战!
  我方和对方高手战斗!
  对方高手……投降!求收留!
  突然的大转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但学院的师生们却是乐见其成!
  这可是大好事啊!
  这件事情一出,学院的名气必然大涨,学生们出去,也倍有面子!
  不过此时沈子豪却是有点坐蜡!
  感觉像是碰到了牛皮糖!
  刘府,或者说此时应该叫邓达,憨笑着对沈子豪说道:
  “您要觉得我当徒弟年纪太大的话,那我先给您当个护卫,或当个仆人也成啊!
  你别看我现在反出了刘家,其实我不是那种背主求荣的人。
  对刘家,我算仁至义尽了。
  最开始在刘家的时候,我就说了,是来打工学艺的。
  这十五年,刘家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从来不打折扣,这可都是能查出来的!
  所以,收我当个仆人,绝对不亏——你看,十年成不?我就只学你的那身法?合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