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姐姐们,其实我才是大魔王! > 第十七章 临阵劝降!

第十七章 临阵劝降!


  打趴下刘天明,沈子豪这才施施然站定,背靠着自家院子大门,看着那个阻拦他动手的高手!
  必须是高手!
  甚至不用打量,只凭刚才那两三手对招,沈子豪就很清楚,这人实力,至少是在先天高级巅峰,甚至很有可能已经进入融脉阶段!
  他只看了一眼,还没仔细打量,旁边的邓达失声喊了一句:
  “竟然是狂拳石秀!”
  狂拳石秀?
  沈子豪略一思索,便从脑海里得到了这个人的大致资料。
  石秀,落雪城平民第一高手,自学成才,天赋虽然极好,但平民家庭出身,没什么资源,快到三十岁的时候才突破到先天境界。
  但是,因缘际会之下,偶尔救过一位路过被仇家追杀的丹阳派长老,后来被授予了不少的资源和功法,连连突破,两年前破开先天,进入融脉。
  虽然和名门大派有关系,但却一直没有加入,以平民自居,因此被称为落雪城平民第一高手,是不少平民修炼者的偶像!
  只是据沈子豪得到的消息,这个狂拳石秀以往一直不愿意和豪门搭上关系,这一次是怎么了?
  再打量石秀,发现此人果然一副狂傲的样子,怪不得被人称作狂拳!
  据传石秀年轻的时候,求学无门,那时他无钱去苍山学院学习,大家族的家学也不允许外人进,普通学校虽然也有修炼课程,但都是大路货,修炼不出什么东西来。
  当时石秀便觉得是豪门垄断了修炼资源,因此对豪门成见很深!
  自进入先天后,石秀便发出狂言,一生修炼,只为平民,不会为豪门服务,因此才被称为狂拳。
  不过沈子豪还是从石秀的眼睛里,看过一丝无奈——果然,这其中还是有故事的!
  石秀中等身材,一脸风霜,不像是三十多岁的人,倒像是四五十岁了。
  只是神情冷峻,面色坚毅,一看就是有大毅力的人。
  此刻他有些诧异的看着沈子豪,显然没想到以自己融脉水准的身手,竟然无法拦住一个先天中级年轻人的动作!
  难道这一套身法,果然是天下少有?
  也难怪石秀会这么想。
  一来是现在落雪城已经传遍,沈子豪有一套绝世身法,绝对属于世间少有的。
  二来石秀虽然后来得到了修行的资源和功法,但并不是特别是出众的。
  以他的能力和眼光来看,这《云龙八现》有神出鬼没之能,自然是非常罕见了!
  只是,自己为了自家的孩子,破了当年的誓言,才会随着刘天明过来,算是保护他,没想到竟然以融脉的身手,也没挡得住沈子豪!
  这个沈子豪,当真厉害!
  没挡住沈子豪,石秀只能自认倒霉,他把刘天明拉起来,发现这位已经满脸的污血,鼻子都平了!
  满嘴的牙都掉光了,只剩下牙床!
  虽然到了先天,按说肉身不至于这么脆弱。
  如果是正常的磕一下倒不会,但是沈子豪又加了一脚,这力道就足够了!
  虽然现在无论是医学还是修炼的灵力,都能让刘天明脸上的伤势恢复,但那牙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再长出来了!
  破相了啊!
  刘天明已经痛的糊涂掉了,嘴里嘟囔着什么,也听不清楚。
  好在石秀懂一些医理,在他身上几处穴位上点了几下,刘天明痛楚水消去,算是恢复了一些神智。
  勉强睁开眼睛,正好看到沈子豪正笑着看着自己,他一下子想到了刚才的事情,猛的后退两步,抓住了石秀的胳膊。
  一看到石秀,刘天明的胆子又壮了,他使劲的甩了甩石秀的胳膊,怒声含糊的说道:
  “石秀!你是怎么保护我的?竟然让我又被他打了!去!帮我报仇!你如果不把他的满嘴牙给我打掉,你儿子的命,就别想拿回来了!”
  石秀闻言脸上显出挣扎神情,不过随即便变得坚硬起来,他对着沈子豪说道:
  “小兄弟,情非得已,得罪了!”
  说完便出拳砸了过来!
  其人未至,拳风已到!
  这是沈子豪第一次和融脉境高手过招,他立刻就感觉到了那股强大的威势!
  四周的空气仿佛都随着这拳风变得凝滞起来,连带着沈子豪的动作也变慢起来!
  不过沈子豪可不是那种束手就擒的人。
  前进不能,那就后退!
  石秀毕竟只是融脉,还不到遁地飞天,影响的范围有限!
  只要脱离了他的影响范围,那么自己应对起来就会灵活的多!
  果然,云龙八现一使出,一后退,动作立刻比刚才容易的多!
  石秀也没想到自己一拳之下,等闲先天高手都举步维艰,这个沈子豪竟然还能避开,甚至随后就像水中的鱼儿,滑不溜手!
  虽然不像先前自己救刘天明那时那么灵活,但却也不是自己两三下就能拿住打败的!
  旁边的刘天明可不这么想!
  看到石秀一拳没有建功,他立刻在旁边含糊的大骂:
  “石秀!你如果再放水,我现在就走,你儿子的事情,我刘家不管了!”
  这话一出,石秀动作微一僵,随即却又快了三分!
  显然,是准备拼命了!
  沈子豪在一边立刻便暗暗叫苦!
  这石秀果然是有真才实学的,他这一拼命,每一拳都能搅动风云一般,自己的身法虽然诡异,每每下脚处都是常人想不到的位置,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动作慢了,就是再诡异,也容易被破啊!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邓达突然喊了一句:
  “石秀!你儿子是不是受伤了?是不是要求刘家找名门大派求药?其实不必找刘家啊!我家沈公子能拿出一束月隐之星来,其他药想必也不在话下!
  你好歹是落雪城一代年轻人的偶像,让一个刘家的无脑货呼来喝去,不难受吗?”
  石秀听了邓达的话,愣了一下,看向沈子豪。
  沈子豪一听有门,立刻停了手,笑着说道:
  “不错,如果只是需要药的话,我这里倒也是有办法的!”
  “有清心补血丹吗?”石秀也不客气,直接问道。
  不过问完后便又面带苦涩的自语:
  “怎么可能有?这毕竟是门名大派才能炼制的药啊!”
  沈子豪还真的摇了摇头,说道:
  “没有。”
  石秀一拱手,说道:
  “那,得罪了!”
  正准备动手,却见沈子豪突然手一转,凭空拿出一株草药来,笑着说道:
  “清心补血丹呢,就没有了。但是,九叶一心藤却有一株——这玩意儿是清心补血丹的主药,怎么样?”
  石秀难以置信的看着沈子豪手里的草药:
  果然是九叶一心藤!
  还真有!
  这一整株草药,可比清心补血丹贵重、有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