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姐姐们,其实我才是大魔王! > 第二十二章 田恬险些被伤!

第二十二章 田恬险些被伤!


  何常青还真没把邓达放在眼里!
  当然,他们这些名门大派弟子,也从来没把乡野间的修士放在眼里。
  在他们看来,他们是玉器瓷器,这些乡野间的散修,不过是泥土,充其量不过是陶器而已!
  因此对上邓达,何常青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虽然邓达的等级似乎还高些,他可是名门大派弟子!
  所学功法、武技可不是寻常散修能比的!
  只是当他和邓达一对战,立刻就发现,这个邓达,不好惹!
  虽然武技非常普通,但实战经验却非常的丰富,再加上是先天高级,比自己高了一级,足以弥补战技上的差距!
  因此一打起来,何常青便觉得束手束脚,后面甚至手忙脚乱起来!
  邓达却一边打着一边暗记着何常青的武技。
  和名门大派弟子对战的机会可不多!
  那边,和沈子豪对战的中年人却忍不住了!
  一个小屁孩,不过先天中级,也想拖住我?
  他本是天云派内门弟子,因犯了错误,被逐出了门。
  虽然没有除名,却也已经边缘化了!
  这么些年来,他无时无刻不想着能够回归门派!
  现在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核心弟子相求,只要事情办成了,有了这人情,到时回归门派的几率就大的多!
  原以为对付一个先天初级一个先天中级的人,是很容易的事情。
  但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先天中级的年轻人给缠住了半天!
  何常青自己都下场了!
  这可不成!
  中年人咬了咬牙,心一横,动作突然变得诡异起来!
  这是他出了门派后,花重金学得的步法,来路不正!
  但为了前途,顾不得许多了!
  这一下,沈子豪顿时感觉到行动困难了不少!
  再加上本身实力就比对方差一些,只得转攻为守,一时处于下风!
  田恬立刻便察觉到了这一点,手一伸,手里多了一枚玉螺!
  这是素女门核心弟子都有的法器。
  田恬擅长的,是音攻!
  那中年人一看田恬有所动作,突然醒悟,这女孩才是何公子要抓的目标!
  于是立刻便舍下沈子豪,向着田恬抓了过去!
  这中年人打的好算盘!
  只要抓住田恬,对方必然投鼠忌器,不敢再动手!
  沈子豪没料到对方突然脱离,原本的攻击只得收手,然后云龙八现使出,务必要阻止中年人的动作!
  只是许江怀起意在先,他与田恬的距离又比较近,此刻再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那边何常青眼看着中年人突然变招,马上就抓到田恬了,心头大喜,高喝道:
  “师兄,一定要抓住这个妞!别让她给跑了!只要抓住她,我回去就给你求情!”
  那中年人一听,脸上露出狞笑,面对田恬说道:
  “小妞!得罪了!”
  伸手就去攥她的胳膊!
  只是她他还没来得及得手,不远处突然有人暴喝一声:
  “许江怀,你怎么敢到这里撒野?”
  那个中年人,便是许江怀!
  听了这话,许江怀的动作一缓,他心里暗暗吃惊!
  怎么会碰到这个人?
  这个人,怎么可能和这一家人有关系?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想太多,那边突然传来一股大力!
  许江怀惨叫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直接飞起四五米远,成了滚地葫芦!
  沈子豪已经停了手。
  他听出了来人的声音。
  石秀!
  这石秀倒是来的快!
  原本以为,他拿去九叶一心藤,回去给儿子治病,至少也得数天功夫才能来。
  没想到这才半天就来了!
  而且正巧赶上自己这边情况紧急!
  沈子豪倒没怀疑是石秀设的局,这太过于巧合,才不可能。
  看着那个许江怀被石秀一拳砸飞,沈子豪这才明白,自己和石秀之间的差距!
  如果不是有云龙八现,自己恐怕连石秀一招都接不下来!
  不过是友非敌,这就好办多了!
  石秀既然动手,就没打算停,砸飞了许江怀,然后上前一步就将何常青给踢飞出去!
  不过石秀眼尖,也看得出来,这何常青可不是寻常修士,手底下还是留了情。
  何常青只是被踢飞,却并没有受伤。
  反观许江怀,内腑受了不小的震动,至少得修养几个月才能恢复正常。
  何常青却容不得这个失败,大声说道:
  “我乃是天云派核心弟子何常青!这位修士,为何阻我办事?”
  如果放在今天以前,何常青这么说,石秀必然会给几分面子,甚至会帮忙!
  毕竟名门大派的资源比他这个散修多的多!
  但现在儿子的命已经救回来了。
  你是天云派核心弟子又如何?
  我打你是为了报恩,又没打伤你,也没杀了你,你天云派能如何?
  因此石秀听了他的话,也只是顿了顿,便说道:
  “沈公子是我的救命恩人,动他就是动我!”
  何常青没办法说话了!
  他望向沈子豪,怨毒的神色中带着不解!
  屡屡坏我大事啊!
  不过一平民小子,有何德何能,让先天高级甚至融脉高手为他效力?
  何常青也是有见识的,此刻知道事不可为,非常果断,转身便匆匆离去。
  连许江怀都不管了!
  石秀看着躺倒在地的许江怀,摇了摇头,感叹道:
  “这名门大派弟子,也不过如此!”
  说完,便冲着沈子豪一拱手:
  “沈公子,我儿子命已经保住了,因此我过来感谢你,正好碰上……”
  沈子豪笑着说道:
  “也多亏了你,不然今天还真麻烦!”
  石秀也笑笑:
  “能帮上忙,就最好了。”
  看着这里没事,石秀也没多留,又匆匆回去了。
  不过离去前,他把许江怀的事情给沈子豪解释了一下,又拦了辆出租车,把人送去医院,这才告辞。
  回到院子里,田恬望向沈子豪的目光都不对了!
  她再次揪着沈子豪的耳朵,狠狠的说道:
  “老实交待,你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沈子豪急忙喊着“疼疼疼……别揪了,我全招还不行吗?”
  等田恬放下手,他便把石秀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田恬沉吟了一下,突然说道:
  “其实……这样也不错!”
  沈子豪有些懵,反问道:
  “啥不错?”
  “你现在招揽的这两个人,身手都不错。那个石秀,就算放在大门派里,也至少是个护法了。如果你在门派里,还不一定有这样的便利条件!
  以前说高手在民间,虽然这些话为名门大派所不齿,但实际上贤隐于野的事情比比皆是!
  只要你能利用手上的资源,把这些人聚起来,也是一股子不小的力量呢!不会比呆在门派里差!”
  沈子豪不由得点点头。
  这话在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