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姐姐们,其实我才是大魔王! > 第二十五章 替天行道!

第二十五章 替天行道!


  原本还准备放这盗贼一马的沈子豪,觉得自己必须替天行道了!
  不过好在还有时间,他得先把院子里的事情处理好。
  其实晚上睡觉前,他便有预感,会有人过来偷袭。
  于是便在门、窗户那里动了手脚。
  没时间炼丹,沈子豪直接取的是一种叫暗铃草的药草。
  这种草药能散发出强力的花香,人只要一闻,便会晕倒,十几个小时内不会有动静。
  但暗铃草有种特性。不碰它,或者没有风吹它的话,它不会散出花香。
  也就是在没有动静的情况下,它是安全的。
  李强东一开窗户,暗铃草便已经开始散香了。
  而马未名是中的同样的招。
  马未名也没闻错,暗铃草本身就是炼制无忧丹的主药。
  他虽然知道无忧丹,却并不知道暗铃草的特性。
  这玩意儿,也没几个人知道。
  但沈子豪的丹经里,就有。
  他站起来,冲着李强东的丹田便踢了一脚。
  李强东,废了。
  还在睡梦中的李强东抽搐了一下,却仍然没醒。
  暗铃草的药性可见一斑!
  只是他只能做噩梦了!
  戒指里还有一堆东西,沈子豪看得出来,其中有不少的法器,为数不少的贼赃,一些随身小电器,饰品等等。
  此时他没空分类了,先去把老贼头解决掉!
  再看那老贼的空间袋,沈子豪便发现,这老贼还真谨慎!
  空间袋里,只有几沓钱,几瓶药,一箱子工具,一箱子衣服,再没啥了。
  非常的干净!
  老贼头很有经验啊!
  通过这些东西,沈子豪是无法给他定性的。
  不过他也不担心,自己不认识这两个人,不是还有石秀和邓达嘛!
  这两位虽然不能说是落雪城的百事通,至少也比自己强。
  到时找他们问老贼头就成了!
  至于那个年轻的贼,沈子豪已经给他判了死-刑!
  笔记本沈子豪还没看完,但其中一少部分的记录,就足以让李强东死好几次了!
  在蓝星,修士是有些隐性特权的。
  但是,再大的特权,也不能无视人命!
  只是对于修士犯罪的惩罚,比普通人要弱一些。
  毕竟修士犯起罪来,比普通人难抓的多!
  既然这货这么多年来犯的罪都没有被处理,那么就由我来充当正义的使者吧!
  沈子豪又回到李强东那里,想也没想,便直接把它装进了戒指里!
  空间戒指不能装活物。
  当然,不是说不能装活物,而是装进去的活物,会死掉。那里面是另一套时空系统,活物的生命循环系统起不了作用。
  虽然让李强东无声无息中死去是便宜他了,但沈子豪也是没办法。
  毕竟如果现在不处理,等天亮了,让其他人看到,想处理就麻烦的多!
  现在呢,就剩下老贼头一个了。
  这时候,沈子豪才又去了楼上,对着田恬的卧室门,轻声说道:
  “二姐,来了贼,已经被我解决了。你安心睡觉。如果再有动静,还是别出来!你门口我设了机关,你别开门,明早我再来收掉!”
  田恬一听到是沈子豪的声音,原本提着的心放了下来,真的就安心睡去了。
  暗铃草的效果让沈子豪也异常放心,他自己有解药,自然不怕,再去把窗户锁好,提着老贼头进了自己的卧室。
  沈子豪虽然不担心老贼头醒过来,但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把老贼头绑了起来,又用内气点了几处穴位。
  他看得出来,老贼头不过是先天高级。
  只要没到融脉,那么点穴这么古老的制服方式,还是有用的。
  然后,睡觉。
  第二天一早,沈子豪醒过来,发现老贼头果然还没醒,便先去收了所有的暗铃草,然后简单的做了一顿早餐。
  等和田恬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说了老贼的事情。
  田恬有些意外,不过随即就想明白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既然沈子豪有珍贵草药的消息散出去了,那么想不引来盗贼也难!
  这样的事情,免不了的。
  幸运的是,沈子豪有自保手段。
  田恬想了想,还是对沈子豪说道:
  “子豪,不如你跟我去素女门吧!虽然我们那里不收男弟子,但山下镇上还是挺安全的……”
  “别!”沈子豪一口拒绝了田恬的提议,“我肯定不能去。你忘记何常青了吗?
  其实无论我去哪里,除非隐性埋名,不然的话,必然会被人关注的……
  二姐,你放心,我有自保手段!”
  秘境的事情,沈子豪不打算和任何人说。
  因此,也没办法说出自己其实可以躲到秘境里去。
  但态度必须坚决。
  田恬叹了口气,拍了沈子豪一把,嗔怒的给了他一个白眼,却也知道,沈子豪既然做了决定,那就没可能改变了。
  邓达在半个小时后过来。
  当着田恬的面,沈子豪把老贼头给拎了出来。
  “马未名?”邓达一看这老贼头,脱口而出:“竟然是他!”
  沈子豪大喜:
  “你认识他?”
  邓达点点头,说道:
  “这老贼头是整个绥来郡最出名的盗贼了。四十多年前就已经出名,十几年前开始渐渐淡出,有人传说是归隐了,有人则是说他可能被仇敌杀死了。
  真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到!”
  “这人怎么样?”沈子豪最关注的是马未名的善恶度。
  “这人是不是有很多钱?”田恬看着马未名的眼睛都冒着小星星!
  邓达苦笑,这姐弟两个爱好还真不一样啊!
  “马未名的人嘛,怎么说呢,亦正亦邪,不过真没多少钱。他偷来的很多钱,都散掉了,据说救助了不少的孤儿,也帮助过不少有天赋却不能修炼的穷人。
  只是这个人盗窃的对象,并不都是那些为富不仁的,所以不能简单的以善恶来评价。”
  “那他手上有没有人命,无辜的人命?”沈子豪再次问道。
  李强东的笔记本给了他一个强烈的刺-激。
  邓达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沈子豪这么在意善恶,不过他还是想了想,说道:
  “没有,没听说过他杀过人。这老爷子偷窃的本事不低,但据说传承自正宗的盗门,坚持盗亦有道,所以还算是有原则的。”
  沈子豪松口气,那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