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姐姐们,其实我才是大魔王! > 第三十一章 骗子遇到贼

第三十一章 骗子遇到贼


  沈子豪的话,说起来是非常不客气的。
  相当于直接怀疑两个人可能是骗子了!
  那少年一下子站了起来,虎着脸,刚要说话,就被那徐长老拦住了。
  徐长老听了这话也不高兴,不过大约是涵养比较好一些,他脸上的微笑消失了,淡淡的对沈子豪说道:
  “那你需要什么样的证明呢?”
  沈子豪仿佛不知道他已经令眼前的两个人不快了,继续傻呼呼的说道:
  “简单啊!乐天派的人自然是有身份标志的,掏出来看看不就行了?”
  沈子豪感觉自己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徐长老和那个少年都松了一口气。
  虽然很微小的动作,但真实存在!
  徐长老和那个少年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随即缓了缓。
  原来是身份证明啊!
  其实他们以前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只不过虽然他们有乐天派的身份证明,但也得有人看过,有人认识啊?
  但看眼前这个少年,不知道是太过于理想化,还是阅历太浅,还真就信这个!
  那就好办了!
  徐长老随手掏出一枚玉质令牌放在了凉亭的桌子上。
  “这个,是乐天派的长老令牌!”少年语气很重的说道:“等闲人根本看不到这个,哪怕是乐天派的内门弟子也没几个见过的!”
  语气有一丝埋怨,还有一些羡慕。
  沈子豪却没有丝毫的感觉,就那么很随意的拿起了令牌。
  这动作,让面前两个人都忍不住挑了挑眉头。
  太不尊重了吧?
  难道眼前这个少年压根不知道这个令牌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吗?
  让他们更吃惊的是,沈子豪拿起那个令牌,只是看了看,便又放下了。
  “我不认识。”沈子豪说的很真诚。
  那少年的肺都快被气炸了!
  你不认识看个毛啊!
  不过想想此行还有重要的任务,他才强忍着火气说道:
  “你不认识就对了!这种令牌,不是各门派的高层,谁能认出来?”
  倒是旁边的那个徐长老没有将令牌收回,而是淡淡的,带着一丝威严的说道:
  “你将内气输入令牌试试!”
  沈子豪倒是没想到这个,他又拿起令牌,输入内气,那令牌竟然亮了!
  在令牌的上方十厘米的地方,投射出“乐天徐”三个楷书大字来!
  竟然还有类似于激光投影的操作!
  这令牌不错啊!
  这就是防伪标志了吧?
  对方如果真是自己猜测的那样,那么这一回过来,投资可真不少啊!
  不过想想人家是干这一行吃饭的,高投入才有高产出嘛!
  收起内气,沈子豪再次把令牌放在桌子上,问道:
  “这一次,我相信你们了。不过我还是有些好奇,你们到这里来,究竟是为的什么?难道真的只是引荐我进入乐天派,就没有别的其他的事情?”
  这一回,徐长老和那个少年两个人都不说话了。
  脸上的表情,太尴尬了!
  这年轻人太不讲规矩了,怎么就问的这么直接吗?
  他们当然是有所求而来的!
  只是,这事情如果直接说了,那岂不是显得太市侩了?而且就跟交易一样!
  哪怕他们是真的从事某种特殊的行业,但就算做样子,也得讲个面子里子的问题。
  以往碰到这样的事情,往往都是他们把来意一讲,对方大喜,然后会主动奉上自己的珍藏。
  毕竟和加入名门大派相比,普通人的那点珍藏,真的不值一提!
  但凡只要进入门名大派,哪怕成为内门弟子,有机会进入秘境走一圈,往往也比那些珍藏要高级太多!
  这就跟地球上人花钱找关系进好单位一样。
  长期回报是非常高的。
  只是,眼前这少年不按常理来,他们就尴尬了!
  少年心性,可以理解。
  以往碰到的情况,很多时候打交道的都是当父母的。
  那些人阅历丰富,基本上不用两人开口,或者最多隐蔽的提点两句,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现在呢?
  就在两个人正想着怎么开口的时候,突然,楼房里走出来一个人。
  徐长老和那个少年一看出来的是个老人,大喜!
  和老人谈话总比和年轻人要容易的多!
  至少不会用这么直接!
  虽然调查结果说这个少年父母都不在,但家里既然有老人,应该是至亲吧!
  不过当看到那个老人的相貌的时候,徐长老眼睛微微一眯,这个老人看相貌……
  沈子豪听脚步也知道来的是马未名。
  因此他并没有回头,而是继续看着徐长老。
  但是,后面传出来的声音,让沈子豪也忍不住回了头。
  这声音不对啊!
  “两位是为了沈小友来的吗?”
  徐长老站了起来,面色凝重的问道:
  “这位是……”
  沈子豪不说话了。
  因为走过来的老人,他不认识!
  他很确定,这老人绝对就是马未名。
  但此刻老人的相貌,却是一个陌生人!
  “老朽隐世多年,名讳说了恐怕你也不知道。”
  那老人的话很淡然,但里面隐含的却是一股子傲气!
  徐长老也被激起了傲气,笑着说道:
  “但说无妨!”
  “金乌,陆朝阳!”
  这名字,倒是有些气势!
  听了老人的话,沈子豪暗自评价。
  老人一边说着一边走着,进了凉亭,走到徐长老的对面,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刚才在屋内听到你说你是乐天派的,不知道赵大龙可还好?”
  徐长老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变化好几次后,才缓缓说道: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前辈,真是三生有幸!我派前任赵掌门已于三十年前仙去……”
  “赵大龙竟然没了?”那老人面色一凝,随即现出一丝悲伤,叹道:
  “当初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还是乐天长老,没想到……真是物是人非啊!对了,今天你们来,是为了收沈小友入门的吗?”
  徐长老强笑道:
  “既然前辈在这里,那晚辈孟浪了!我等这就告辞!”
  “不如再坐坐?”陆朝阳伸手拉着徐长老的胳膊,拘留着。
  徐长老强笑着说道:
  “不了,晚辈还有要事……前辈不送!”
  说完,收起令牌,和一脸懵逼的少年匆匆离去!
  看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沈子豪和老人对视一眼,都摇了摇头,然后,笑了。
  因为沈子豪看到,那老人手里,攥着一个空间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