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六章 惨败的真田

第六章 惨败的真田


  一道雷光乍现。
  越智等三人只感觉上衫悠的人影一闪,就消失不见了踪影。
  于此同时。
  砰!
  网球像是一道金色的雷霆一样,撕裂了越智月光的防线。
  网球落地,像是炮弹一样,发出一声闷响。
  然后在原地只留下了一个焦黑色的痕迹。
  咝咝……
  这道雷霆从越智月光身旁一闪而逝,在他身后的凹陷的铁网上摩擦着。
  就连他眼神之中都少有的出现了震惊。
  这个回击……
  比起他全力的马赫发球还要更快!
  然而。
  一击过后的上衫悠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他半跪在球场上面,另一只手摇摇晃晃的拿着网球拍支撑着身体,看起来好像随时就要倒下。
  上衫悠大口的喘着粗气,斗大的汗水不断从脸庞滴下。
  “网……网球……出界,越智得分。”
  “比赛结束…越智月光获胜,比分6-3。”
  秋庭红叶一脸麻木的看着上衫悠这个惊天一击,断断续续的宣布了比赛的结束。
  “啊,还是输了呀,虽然早猜到了结果,结果还是……不甘心吗。”
  听到秋庭红叶宣布结果之后,上衫悠一个翻身,仰倒在地面上,一脸无神的看着天空上的一朵朵白云。
  直到三人的脚步声才将他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喂,上衫,你没事吧。”
  袴田伊藏看着一脸狼狈,生无可恋的上衫悠,赶忙问道。
  他是生怕上衫悠被越智月光打击到。
  “前辈,没事,我这时候确实打不过越智前辈。帮我搭把手,我现在浑身都没力气了。”
  看着表情怪异的两人,上衫悠收敛了情绪,呲着牙笑道。
  袴田伊藏和秋庭红叶连忙把上衫悠抚起,然后掺着来到看台坐下。
  上衫悠这才舒缓了一口气。
  刚才打是打爽了,就连还没完成的雷呼一之型都被他用了出来。结果这对身体负担果然大。
  “你刚才那一招负担不小,你的身体才开始发育,以后少用。”
  看到上衫悠确实没什么大碍,刚才一直没有出声的越智月光这才提醒了一句。
  “嗯,知道了,谢谢越智前辈。”上衫悠只能苦笑应道。
  那瞬间爆出发出超越人体的速度和力量,他怎么会不知道后果,所以这才一直憋到了最后一球。
  “对了,上衫,你最后那招叫什么,简直太强了!”
  袴田伊藏眉毛一抖一抖,满是兴奋的问道。
  一旁的越智月光也露出好奇的神色。
  上衫悠那一招确实非常强,那一招的回击,就连他也完全没有看清,不过看起来应该是才完成的招式。
  越智月光又想到最后那一击最终还是落在了界外。
  要在高爆发的速度下,打出那样爆裂的球速,球的精度可不是那么好控制的。
  “雷一之型•霹雳一闪!”
  上衫悠倒也没有藏着捏着,直接说了出来,反正这帮人学不会。
  他估摸着就算是无我的天衣无缝也学不会他这一招,不懂呼吸法,就打不出他的球技。
  “霹雳一闪!果然厉害。我们那时候真的就感觉是一道雷霆一闪而逝。”
  袴田伊藏朝着上衫悠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
  “一之型吗?”
  倒是细心的秋庭红叶和越智月光注意到了上衫悠所说招式的前缀。
  “还有他之前说的风之一型。”
  越智月光一下子也想到之前上衫悠用出另外一招。
  这一刻,就算越智月光也不由赞叹上衫悠的天资。
  他已经走在自己的网球道路上了。
  那么我自己呢……
  ……
  再后面,越智月光又单独和上衫悠聊了二十分钟。
  就连袴田伊藏和秋庭红叶也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
  四人分别的时候,袴田伊藏还一直对他使眼色。最后走远了还对着上衫悠大喊了一句:“上衫,记得一定要来冰帝呀!”
  上衫悠见状只是无奈的挥挥手,笑了笑。
  他也想不到袴田伊藏看起来凶恶,其实还挺逗比的。
  而在回去路上的越智月光内心却并不平静。
  他的心里还一直回荡着上衫悠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越智前辈,成不成为冰帝的部长我不知道,但我一定会成为冰帝的最强者!”
  “不!是整个中学界的最强者!”
  那一刻,上衫悠身上散发的气势让他都为之震撼。
  “如此这样,那么冰帝我也放心了。”
  越智月光感觉浑身一松,最后一丝作为部长是责任他已经完成了。
  ………………
  在上衫悠和越智月光较量的时候。
  另一边。
  这次的青少年锦标赛小学组的比赛也落下了帷幕。
  幸村精市分别以6-3,6-2战胜了真田弦一郎,再一次拿到了冠军。
  而真田也是再一次败在了自己好友的手下。
  本来已经准备离开的两人,却碰到了另外一个迟到的参赛者。
  ……
  “额,看起来真的结束了。”
  看到已经走的七七八八的观众,手冢扶了下额头,一脸的无奈。
  因为被自家爷爷拖去海边钓鱼而忘记比赛,还真是……
  带着憋屈,本来已经打算离开的手冢却发现选手们才陆陆续续走出来。
  “对了,我直接找冠军打一场不就好了。”
  手冢灵机一动,想到了这个好主意。
  他推了推眼睛,开始冷静观察寻找起来。
  直到他发现了带着银牌和金牌一起走出来的真田和幸村。
  没成多想,他三两步直接拦住了两人。
  “这位同学,你能和我打一场吗?”手冢开门见山的询问道。
  手冢的话让幸村眉头一皱,不过他也没想理会这种突然跳出来出来的挑战者。
  如果想比赛,之前为什么没有报名参加比赛,或者说,只是之前不知道第几轮就被淘汰的家伙。
  “真田,我们走吧,已经不早了!”
  没有理会也没有呵斥,直接选择了无视,幸村拉着还想说什么的真田准备直接离开。
  两人就这样平静的绕过了手冢。
  “切,真是莫名其妙的家伙!”
  走了十几米远的真田,向幸村吐槽了一句。
  然而,下一刻。
  砰!
  一颗网球像是炮弹一般,从两人身边飞过,带着强烈的旋转在两人前面的地面疯狂旋转。
  然后嗖的一声,弹回了手冢的手上。
  “这样的我,有资格向你们挑战了吗。”
  像是提问却又十分自信的话语在两人身后响起,手冢轻轻一推眼睛,气场十足。
  还没成为青学部长的手冢偶尔也是个喜欢装酷的少年。
  “你这家伙,竟然这么想比,那我成全你”
  幸村还没有开口,真田已经被面前这个少年给激怒了。
  本来只拿到第二,心情不太好的他,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家伙。
  …
  三十分钟后。
  真田双手扶在膝盖上,弯着腰大口的喘息着。
  他的浑身上下已经被汗水浸湿,以往的迫人气势如今也只剩下迷茫和焦迫。
  对面那个浑身散发着光芒的少年好强!
  甚至给他的压迫比幸村还要强。
  就算他用出了疾如风和侵略入火也仅仅只拿下了一局。
  而这大概率还是对面用来熟悉他招式,而让的一局。
  6-1,6-0。
  尤其是第二盘,他直接被零封了,一局都没有拿到过。
  无论是那可以双倍回击旋转,力量,速度的无我之千锤百炼,还是那极致旋转的领域。
  每一招都堪称惊艳,然而对于对面的家伙来说,却好像吃饭喝水。
  他第一次体会到,原来被同龄人碾压是这样的感受。
  就连在一旁观战的幸村,此时也是神情严肃。
  那不断因兴奋而颤抖的手提醒他,就算是他也不一定能说赢过手冢。
  缓过劲来,真田沉默了一会,缓缓说道:“我输了……”
  没有气急败坏,真田坦然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当上衫悠龇牙咧嘴跑到这边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经典的一幕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