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十三章 强者和天才

第十三章 强者和天才


  收起了原本的轻视,忍足侑士的态度无比严肃认真起来。
  毕业于关西有名的道顿堀第二小学,他忍足侑士也称得上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
  尤其是在网球方面,他那无与伦比球感,还有那细腻谨慎的球技,都让他在同龄人中脱颖而出。
  后来因为父亲工作的原因,转学来到东京,在听闻冰帝中学的网球部十分强大之后,他理所当然的选择了冰帝。
  在刚来冰帝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就网球部的规模来说,的确称的上网球强校。
  但是在入部申请时,网球部正选们的素质却让他失望到了极点。
  这就是曾经的全国四强?
  当时他都一度有些后悔加入冰帝了。
  幸好后面迹部出现了,这也是他第一次见识到了原来还有这么强的同龄人。
  迹部在冰帝的变革改变了他的想法,让本就外冷内热性格的他,也充满了期待。
  而在面对上迹部之前,他可不想输给任何人。
  忍足眼中精忙一闪。
  砰!
  网球被轻轻一抛。
  一道凌厉的光芒,直接弹射而出,速度快到了极致。
  “game,忍足侑士,15-15。”
  一记标准的超高速发球得分。
  这是一种通过短抛,进而快速发球的平击球。
  而要到达了刚才忍足侑士这种速度,那必须还需要有强大的腕力,才能让这种平击球有这种速度。
  “怎么样。”
  看着没有反应的上衫悠,忍足目光一闪,嘴角划过一丝微笑。
  这一球是对上衫悠打掉他球拍的有力回击。
  他是在告诉上衫悠,第一球只是他大意了,他的力量可不止如此。
  挑衅吗?
  上衫悠自然明白了忍足的意思,不过他的内心有些想笑。
  果然现在的关西狼也还只是只小狼,这样的急于证明自己的模样还真是有意思。
  他没有接这一球,不是他接不到,只是他也想看看认真起来的忍足是什么模样。
  说起来忍足这个超高速发球还算不错了,但比起日后乾的瀑布发球都差了不知道多少,更别说上衫悠已经见识过六层实力的马赫发球。
  上衫悠忽然发现,他之前记忆中已经习惯了这些人三年级的模样,这时候对上“幼年”版的他们,一下子多了好多恶趣味。
  不过这时候他还是忍住了,脸上仍然是严肃认真的模样。
  “继续吧,忍足同学!”
  上衫悠淡漠的话语响起,仿佛这一击发球完全对他没有影响。
  忍足感觉心中一惊,下意识推了推眼镜。
  “这丝毫没有动摇的意志。”
  他忽然发现,上衫悠能有这实力,果然不是没有原因的。
  接着他也不在废话。
  膨!
  手腕转动,又是一记同样的超高速发球。
  然而,下一刻。
  这是……
  忍足目光一瞥,上衫悠的身影早早的处在了落球点。
  膨!
  上衫悠一记有力的反手把球拉到的忍足另一边的底线。
  踏…踏……
  膨!
  膨!
  两人有来有回的开始对拉起来。
  “好激烈!”
  ……
  “好强…”
  周围围观的成员们无不惊叹两人精彩的对决。
  他们这才发现,这两人的实力比起前一天不知强了多少倍,或者说他们一开始都不需要用出全力。
  迹部在场下看的尤为清楚,这两人的网球基础都很牢靠,就算是他也挑不出多大的毛病。
  一球……两球……
  仅仅只是一分,但是两人没有丝毫想让给对方的想法。
  踏踏……
  再一次从球场另一边接球之后,忍足忽然眉头一皱。
  好像哪里不对。
  他心中一惊,看向对面的上衫悠。
  他发现上衫悠好像很久没有移动了,只有自己被他从底线来回调动。
  发现这一点的他,在再次接球之后,脸色难看了起来。
  该死!
  这是怎么回事。
  瞬间,他的呼吸节奏一乱,被上衫悠一记精准的底线球得分了。
  “game,上衫悠,30-15。”
  忍足站在原地,静静的调整着自己乱掉的呼吸,看着对面一脸狡猾笑意上衫悠,突然感觉像是第一次认识这个人一样。
  “这种旋转控球的方式还真是爽。”
  上衫悠此时也不装了,笑呵呵的看着对面的忍足。
  “看来是察觉到了。”
  上衫悠用着阉割版的手冢领域,通过不断的打出底线上下旋,好好感受了一次手冢欺负人的感觉。
  虽然他这是拙劣的模仿,甚至连原地不动都做不到,不过凭借他现在的基础,也可以轻松控制着忍足的球都往中线区域打。
  所以这才造成了,在忍足眼里,好像上衫悠没有左右移动过似的。
  不过这种技巧也就欺负欺负第一次碰到了的,若是对手明白了,也就没什么作用了。
  毕竟他可不是手冢,已经把旋转的技巧研究到极致,形成了可以吸球的领域。
  很快。
  忍足冷静下来之后,回想一下,便想明白了刚刚上衫悠用了什么小手段。
  “左右的上下旋球吗?”
  忍足想到自己一直被操纵的球路,心中一凛。
  深深的看了一眼神情像是又变了一个人的上衫悠。
  他深呼了一口气。
  比赛还没结束。
  膨!
  忍足这一次很是平常的一记发球。
  嗖!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一道黄色的残影。
  上衫悠的这记回击……
  他没有看清!
  “g…game,上衫悠,40-15。”就连裁判都迟疑了一下,才宣布到。
  这……
  忍足的神情彻底的僵硬了起来。
  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对面那个轻笑的少年。
  上衫悠的回球甚至比他的超高速发球还要快……
  回球比发球快……
  他究竟有多强……
  这一刻,忍足的心,沉到了海底。
  而场外一种成员也是一脸懵逼。
  刚才发生了什么!
  怎么感觉只是’咻’的一下,球就又回到了忍足同学的那边。
  海田信看到这一幕也是狠狠的握紧了拳头,他发现,网球部的新生们,恐怕比他想的还要恐怖。
  而原本一直默默观看两人比赛的迹部,此时眼中也是精芒大盛。
  他眼神锐利而认真的看着场上那个笑容和煦的少年。
  上衫悠看着被他惊住的众人,毫不在意,好像刚才那球不是他打的一样
  “忍足同学,继续吧!”
  上衫悠这轻描淡写的态度,让他回过神来。
  忍足低着头,看着左手紧紧的握住了网球。
  片刻后,他眼中的火焰更盛。
  来吧,来吧!
  忍足那外冷内热的性格,被激发出了强烈的斗志。
  可惜。
  斗志并不能弥补实力的差距,上衫悠又是一记简单的平击拿到了一分。
  “game,上衫悠,比分1-0。”
  攻守转换。
  轮到了上衫悠的发球局。
  啪!
  啪!
  ……
  象征性将球朝地轻拍了两下,上衫悠望向着神情十分严肃的忍足一笑。
  看好了,忍足,这就是现在你和我的差距。
  全集中•水之呼吸……
  将网球高高抛起,上衫悠曲腿,身体向后弯成了一个夸张的角度。
  多年练习和锻炼的强健身体在这一刻展露无遗,露出体外的身体皆是长条形的完美肌肉。
  捌之型•泷壶!
  膨!
  一声闷响。
  网球疾射出去的一瞬间,忍足的身体死死的僵在了原地。
  这是……
  一道咆哮的水柱从天而降,他宛若汪洋中的一片孤帆随波飘荡。
  “啪!”
  那汹涌的水柱狠狠朝他拍击而下,他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
  “15-0。”
  ……
  “呼…呼…这种发球……”
  忍足喘着气睁开双眼,发现哪有什么水柱,只有一个黄色的网球静静躺在他的脚边。
  他一脸震惊的神色看着对面的上衫悠,拿着球拍的手都忍不住一抖。
  场外的所有人又是一脸不解,明明上衫悠这个发球也不是特别快速,为什么忍足同学一动都没动。
  不,甚至说球落地的一瞬间,忍足还闭上了双眼。
  迹部皱眉沉思了一会,发现他也理解不了,上衫悠那个发球难道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他把这一丝疑惑放在了心底。
  至于上衫悠的这一式发球,自然是他结合水之呼吸•捌之型创造出来的。
  这是一式呼吸法结合精神意志的发球,他没出全力,只给忍足加持了这种精神压迫,其他人自然看不出所以然。
  比赛继续。
  在上衫悠展现出这一式发球之后,忍足就好像受了什么打击一样。
  那原本燃烧起来的斗志被通通浇灭了。
  而比赛自然朝着一边倒去。
  “2-0”
  ……
  “4-0”
  “上衫悠得分,game,上衫悠,6-0。”
  “比赛结束,上衫悠获胜!”
  忍足浑身大汗,喘着粗气愣愣出神。
  忍足同学,忍足同学!
  直到有人喊他的名字他才清醒过来。
  看着已经在网前的上衫悠,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本来以为只是个普通的对手,没想到自己如此无知。”
  他心情复杂的走上前去,和上衫悠握了一下手。
  “精彩的比赛,忍足同学。”
  上衫悠一脸亲和的微笑,看起来十分人畜无害。
  精彩?
  忍足强行憋住了胸口那口气。
  看起来上衫悠就像是在嘲讽他的不自量力一般。
  就在他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上衫悠喊停了他。
  “忍足同学,你知道天才和强者的区别在哪里吗?”
  上衫悠的话语让忍足一愣,他有些不解的转身看向上衫悠,眼中很是疑惑。
  也不等忍足回答,上衫悠接着说道:“天才呀,那只不过是强者承认他之后的称呼罢了。”
  “比起天才,忍足同学还是尽快成为强者吧,不然你只能看着我和迹部的背影,在我们的光芒下被称作天才。”
  这一刻上衫悠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没有告诫,没有教训。
  他只是十分平静的说出了这个事实,残酷又真实。
  忍足侑士就如青学的不二,他们都被“天才”的枷锁束缚了太多了。
  说完,上衫悠脸上又恢复了笑容,笑道:“期待下次在和忍足同学好好打一场。”
  接着上衫悠直接离场了,只留下了还在思考人生的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