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二十五章 斩雷破冰

第二十五章 斩雷破冰


  冰之世界的出现,让场上的局势瞬间逆转了过去。
  迹部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畅快,仿佛整个球场的一切皆在他掌控之中。
  尤其是上衫悠。
  突破之后的他重新观察上衫悠发现,上衫悠已经不是那毫无破绽的模样。
  相反。
  一根根代表着死角的冰棱插在上衫悠的四周。那是上衫悠也不能触及的死角!
  迹部对于他进化的这个能力十分满意。
  “上衫,就让本大爷在此将你终结吧!”
  迹部肆意一笑,带着强大的自信对着上衫悠发出宣告。
  听到迹部的发言,上衫悠给了迹部一个莫名的笑容。
  只能说不愧是你吗。就算现在迹部是真正的踏入了全国级别的层次,距离他也还是有差距的。
  比赛继续。
  显然,刚才拿下这关键一球的迹部信心大增。
  膨!
  膨!
  ……
  迹部深邃的眸光中点点冰辉浮动。
  “又看到了!”
  他眼神锐利,在右眼泪痣的点缀下,又带着一丝美感。
  踏踏…
  跨步来到网球落点面前,迹部球拍蓄力一挥。
  网球以一种刁钻的角度,击破了上衫悠左边半场的一根冰棱。
  哗!
  冰晶四溅,宛若水银泄地,极具美感。
  在迹部又一次用出冰之世界的时候,上衫悠只觉得身体一僵,无法动弹。就算用处水之呼吸,也仅仅是缓解冰之世界的这个迟钝。
  而这样的速度,明显回击不了迹部进化后更快速的击球。
  说到底,现在冰之世界还能反过来克制他,是他的基础还未到达一个极限。
  他还做不到像幸村在三年级的时候那样,那种那破一切,眼中只存在网球本身的网球素质。
  而且,水之呼吸也还差一段火候,还不能做到随心而动的地步。
  上衫悠心中微动,大抵已经知道自己这个状态下的极限。
  不过换个思路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迹部现在看到他的一些破绽,有许多的确是他潜移默化养成是一些习惯,之前迹部因为实力,没有洞察到,现在到可以给他做一个参考,让他不断去记录修正这些破绽。
  “30-40。”
  得分后的迹部愈加兴奋,接着,借着冰之世界正式吹响了反攻的号角。
  砰!
  “40-40!”
  砰!
  ……
  砰!
  迹部接着再下两球,成功破发!强势地从上衫悠手上搬回一局。
  “game,迹部,1-4!”
  看着逐渐被自己压制住的上衫悠,迹部目露精芒,嘴角挂起一个上翘的弧度。
  “上衫,要来了!这次就让我将你一举击溃!”
  迹部轻拍轻磕,紧接着他左手握紧网球,身体弯曲,膝部下沉。整个身体紧绷成了一把弯曲的大弓。
  “喝!”
  抛球,挥拍!
  膨!
  网球带着猛烈的速度飞过半场。
  清脆的击球声让上衫悠微微蹙眉,刚才迹部的动作让他有些熟悉。
  那夸张的发球姿势,看似有些模仿了自己的八之型•泷壶。
  “不!挥拍的方式有差异。”
  上衫悠心中很快否决这个答案,然后脑中像是想到什么,他目光锁定网球,微微一凝。
  超级强力的下旋!
  迹部这记发球,带着比之前强烈数倍的下旋。
  踏踏踏……
  上衫悠心中微定,身体启动,瞬间来到了网球落点前,他的身后只留下一道道蓝白色残影。
  唰!
  网球落地,没有想象中的弹起,反而快速贴地的向前滑行起来。
  果然!这是迹部的唐怀瑟发球。不,应该说还只是雏形。
  “这个贴地的高度,还不难回击。”他的思绪飞快转动,发现了这个发球还根本没有完善。
  砰!
  上衫悠将球拍打直,靠着惊人的动态视力,用球拍前端将网球拉起。
  然而。
  迹部早已经等候多时。
  “上衫,你的死角,我看的一清二楚!”
  踏着同样速度极快的步伐,迹部追身而至的赶上了这球。
  膨!
  冰花炸裂。
  上衫悠身体一僵,网球已经飞到他身后的铁丝网上。
  “15-0”
  一气呵成。
  上衫悠看着迹部的这一连串攻击,脑中闪过这个词语。
  就连他之前发现的强力贴地下旋特性,也被他弥补到了发球之中。刚才唐怀瑟发球的出现,就是迹部的一个尝试。
  看似才刚刚迈入全国的迹部,竟然飞快的吸收着自己之前的积累,演化出一套很强的进攻网球。
  真正能踏入全国的对手,的确没有一个好对付的。
  呼~
  那么,再来!
  上衫悠调整了一下呼吸,在迹部完全熟悉冰之世界之前,还有时间。
  两人皆是神情火热。打到这时候,在没有分出胜负之前,已经停不下来了。
  膨!
  ……
  “game,迹部,2-4!”
  膨!
  ……
  “gmae,迹部,3-4!”
  ……
  接下来两局迹部势如破竹,冰之世界结合逐渐成型的唐怀瑟发球,直接拿下两局。
  他对于冰之世界的掌控也愈加熟练,就连上衫悠在球场上也感觉到了一股透骨寒意。
  这洞察力结合精神力的一招绝技,已经被迹部彻底掌控!
  “差不多了!”
  上衫悠轻吐一口热气。他看向对面大喘着呼吸的迹部,轻声呢喃。
  连续高强度的使用冰之世界,对于迹部的负担还是不小的,这时候他的精神力可没有像三年级的时候那么强。
  而且,就连平时一惯都没有用过的双脚碎步都用出来了。
  上衫悠扫过迹部轻轻跃动的脚尖,大概猜到迹部已经差不多到了极限。
  “那么……
  就由我来结束这场比赛吧!冰帝最强的承诺我可是一直没忘。
  全集中…雷之呼吸……”
  上衫悠想起自己当初和越智月光的谈话。
  一丝丝气流高速涌入上衫悠的肺部,大量的氧气通过血液流转全身,这圆满级的雷呼顿时让他的疲倦一扫而空。
  酥酥麻麻的感觉开始刺激起全身的肌肉。
  迹部的发球局。
  啪嗒…啪嗒…
  迹部轻轻拍打了几下网球,太阳穴上的鼓涨让他十分难受。
  他凝重的看着对面比他轻松不少的上衫悠,此时他也明白了,上衫悠比他更早踏入全国级,对于这样的招式自然了解更多。
  前两局虽然他拿下了,但是中间过程中上衫悠的纠缠,让他每一球的得分必须通过冰之世界,这让他的消耗更加巨大。
  以至于到了后面为了跟上上衫悠的步调,他连他很少使用的基本碎步都用了出来。
  这也是迹部大爷第一次了解到对面体力比你还要好是个什么感觉。
  太难受了!
  “不过…比赛还没结束,本大爷怎么能这样倒下!”迹部咬牙,秀气的眉毛微微向上一提。
  砰!
  唐怀瑟发球!
  从贴地的下旋抽击和上衫悠的发球中领悟而来,迹部已经逐渐找到这个发球的要领。
  网球落地之后,贴地拉出一道黄色的直线光影。
  然后。
  膨!
  只听一声爆响,宛如电光火石,一道白光从迹部脚边一闪而逝。
  迹部瞪大了双眼,原本轻点的基本碎步顿时停顿了下来。
  刚才。
  上衫悠打出了他根本看不见的超高速回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