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四十八章 圣经白石

第四十八章 圣经白石


  砰!
  流光乍现。
  一记标准的扣杀球,白石再次得分。
  “game,四天宝寺白石藏之介,1-0。”
  ……
  “迹部竟然被压制了!”
  忍足侑士看了一眼场上的形势,心中有些发麻,又是一个同龄强者呀。
  “迹部这家伙又来了!”上衫悠扶额无奈。
  因为看到了白石藏之介目前还差临门一脚,所以自己就不使出全国级别的实力?!
  得,这还真是迹部大爷的风格,不到某个程度,就不会放弃某个想法。
  “不过,迹部呀,白石藏之介可不是普通的对手,一不小心……”
  上衫悠眯了眯眼睛,想到了记忆中白石对阵青学不二的那一场。
  膨!
  “15-0”
  ……
  膨!
  “15-15”
  双方你来我往,但是明显还是白石藏之介在网球基础上更胜一筹。
  “危险了!”
  冰帝众人心中浮现这个念头,虽然不知道迹部为什么一直要跟对面较量基础,但是这样下去的话,发球局可能就要保不住了。
  嘭!
  白石原本斜切的球拍被他反手一转,待网球落地的瞬间猛然拉起。
  只见一道白光闪过,如羚羊挂角般落在了迹部的底线。
  “40-30!”
  “好球!”
  四天宝寺众人都在为这一球突然精妙的变招而喝彩。
  踏!
  迹部前倾的身体一顿。
  白石藏之介刚才欺骗了他的眼睛!
  能在回击前的千钧一发之际变招,并且还打出这么精妙的压线曲线球。
  “白石藏之介……”
  迹部眼中一丝寒芒划过。他承认他确实有些小瞧面前这人的实力了。
  光论技巧,迹部其实比白石更强,不然也不会开发出唐怀瑟发球和迈向破灭的圆舞曲这样的招式。
  但是对面白石藏之介的整体基础素质太平均,力量、反应速度、脚力、技巧,这些均衡到可怕,完全没有任何短板。
  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在迹部的观察下,它们在白石藏之介身上完美均衡的形成了一道闭合的体系。
  “这种无招胜有招的网球,还真是让人喜欢不起来……”
  迹部心中略微发闷,他忽然想到上衫悠的球风里面也有一点这种网球的影子。
  “不过…他迹部大爷的强项可不是基础。”
  “白石藏之介,沉醉在本大爷华丽的球技下面吧!”
  眼眸中带着一丝寒意,迹部准备出手了。
  唰!
  迹部抬头,网球被他高高抛起。
  下一刻,他身体大幅度的向后弯曲,右手飞快的将球拍抬起,借着全身产生的这股爆发力,手腕扭转,网球被狠狠压下。
  膨!
  一声爆响,网球带着一股猛烈的气流疾驰而去。
  “很有爆发力,然而……无用!”
  白石脸色不变,踏着矫健的步伐,来到了网球的落点处。
  “高压球?不,不对,好强的下旋!”
  凭着不俗的眼力,白石发现这记发球的可能有些不太对劲。
  他的心里留了三分戒心,准备谋后而定。
  然而……
  嗖…嗖…嗖…
  网球落地,并没有想象中的弹起,而是带着一连串的烟尘直接从他脚边穿梭而去。
  “40-40!”
  “这……”
  平善之和原哲也心中十分震撼。
  “没有弹起的发球,好恐怖的发球!”
  四天宝寺其他人皆是面色一变。网球没有弹起,那么根本无法回击,这种发球就是无解的,因为网球规则里面,第一球不能在落地前接球。
  “这就是冰帝的部长吗?”
  一开始他们觉得迹部景吾不过如此的心理被完全颠覆了。
  “呵呵……怎么样,白石藏之介,本大爷的这一招唐怀瑟发球可还满意。”目光中带着一丝挑衅,迹部轻笑道。
  真正认可白石藏之介这个对手之后,他迹部大爷自然不会落于人后。
  “唐怀瑟发球吗!不错的名字。”白石手指轻轻拨了一下网面,小声低语道。
  当他再次抬头看向迹部时,他的眼中满是火热的斗志。
  膨!
  ……
  膨!
  ……
  “Game,冰帝学园迹部景吾,1-1”
  迹部再一次打出了两记唐怀瑟发球,成功守下了自己的发球局。
  “迹部终于开始认真了,接下来那个白石应该没有办法了。”忍足侑士松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白石藏之介确实很强,但作为最为了解迹部实力的他,知道迹部认真起来有多恐怖。他不认为白石能够赢过这个状态下的迹部。
  忍足的话,冰帝众人点头认同,认真起来的迹部确实非常恐怖,作为球场上的冰之帝王,只会让敌人感到胆寒。
  “估计也只有上衫那个变态才能压制住迹部吧…”
  忍足瞥了一眼上衫悠,心中想起那次训练后的种种,估计迹部是在那次输给了上衫悠。
  对于几人的猜测,上衫悠却没有妄下结论,要知道白石藏之介这种级别的存在,在球场上的可能性可有太多了……
  场上局势再变。
  仅仅出场三次的唐怀瑟发球就给了白石莫大的压力,现在他的脑海中也没能找到有效的破解方法。
  面对迹部开始频频打出的各种招式,白石现阶段完美的基础网球,开始出现疏漏了。
  配合迹部开始发力的眼力,白石在逐渐失去球场的主动权。
  砰!
  “2-1”
  ……
  砰!
  “3-1”
  “喝~”
  “白石藏之介,迈向破灭吧!”
  迹部高高越起,一记精妙绝伦的扣杀球打掉了白石的球拍。
  接着。
  膨!
  反弹回去的网球被他重重的二次扣杀!
  “game,冰帝学园迹部景吾,4-1”
  比分已被逐渐拉开。
  ……
  “白石,你要相信自己啊……”
  看着脑袋顶着毛巾,埋头坐在椅子上短暂休息的白石,平善之心中喃喃。
  “想不到今年冰帝竟然有两个全国级的一年级。”平善之心头震撼,他未曾想冰帝的水竟然会这么深。
  “这样的阵容,恐怕这次冰帝是想剑指全国冠军。”他现在只希望白石就算落败了也不要丧失信心。
  椅子上,又一次被破发的白石,沉默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原本还看不起迹部的华丽风格网球,结果下一秒自己就被这样的网球打的毫无办法。
  “难道,基础网球是真的上限太低了吗?”一个以前从未出现的问题在他的心头浮现。
  他有些被动摇了!
  叭嗒……
  汗水顺着他有些凌乱的碎发滴落。缠绕着绷带的左臂上面瞬间多了一块深颜色的区域。
  黄金……心神恍惚间。
  汗湿的印记像是一记铁锤,猛地砸在了他的心头。
  “不止是我这么多年的坚持,还有渡边教练的信任,还有队友们的期盼……”
  一幕幕的场景在他脑海浮现,最开始因为训练基础网球,实力进步最为缓慢的那段时光在眼中不断闪烁。
  某种名为信仰的东西在他身上重新凝聚起来。
  “如果没有人做到,那就让我来打破。通过不断的胜利,去追求完美,这就是我信奉的道路……”
  呼~
  心态重新调整之后的白石再一次恢复了自信的目光。
  那锐利的双眸之中同样有着追求胜利的执着。
  圣经白石!
  之前一直贯彻的理念在这一刻开花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