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五十七章 六角的老爹与球拍

第五十七章 六角的老爹与球拍


  三天后。
  冰帝对阵教阳中学,以总比分3-0获胜!
  “四强了!”
  海田信脸上带着一丝振奋的神情,今年的比赛十分顺利,仿佛他又回到了与越智前辈一起征战的日子。
  “看来我当初的决定并没有做错,越智前辈!”看着走在队伍前列的迹部,海田心中感叹。
  以往的关东大赛上,他们前两轮可能还有些波澜,但是今年迹部、上衫悠这些新生出现后,让冰帝更加强大了。
  一路横扫的成绩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此想来他顿觉有些梦幻,不知何时冰帝已经成长到了这个程度,今年就算是关东霸主的立海大他们也未必不能撼动。
  “前辈,我们下一场的对手是千叶县的六角中学吧。”
  宍户亮的话语声响起,让海田信从回忆中回过神来。
  “嗯,今天六角战胜了大口南中学,也进入四强了。”
  海田信回想了一下六角中学的信息说道。
  “千叶县的六角中学也算是全国大赛的常客了,他们的网球风格比较奇特……”
  “奇特?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海田信的话语勾起了向日岳人的好奇心,他面带疑惑的问道。他们连四天宝寺那种风格见识过了,还有什么会觉得奇特的。
  “前辈的意思应该说的是六角的特殊球拍吧!”上衫悠微微一笑,直接接过话题。
  “欸~上衫你又怎么知道的?难道……”
  向日眼中疑惑,嘴角却挂上了一抹笑意。上衫悠总是在他们比赛的时候偷跑,他可遇到的就不止一次了。
  “想什么呢,我这是正常的去搜集情报,本来这件事还是我们的忍足同学负责的,结果却转手推给了我……”
  上衫悠白了向日一眼,摊摊手对着一直在思考什么的忍足说道。
  “哦,抱歉~”
  忍足听到上衫悠提到他的名字,先是一愣,然后略带歉意道。最近一段时间他都在思考教练和上衫跟他讲的无我境界,心思都没有在其他事情上面。
  “哈~我开玩笑的……”
  看着忍足还真认真的道歉,上衫悠有些惊讶道。
  “最近你也别研究这个了,你越是在意,越是不能理解。无我本来就是要心皆化无,你差的只是经验的积累和超越极限的一个机会。”
  也不管忍足听没听进去,上衫悠只能再次劝解他一次,他知道忍足心中有些着急,冰帝即将面对立海大,迟迟没有突破的他担心自己无法起到关键作用。
  “嗯…”
  听到上衫悠的话,忍足应承下来,但是明眼人都看出来了他的心不在焉。
  “算了,我们还是继续说六角吧。”
  拍了拍额头,上衫悠有些无奈,无我这东西他也不懂,又不能展示出来给忍足看。
  “据我所知,六角中学选手的球拍都是他们教练亲手制作的。”
  “亲手制作?”
  众人有些惊讶,就连迹部也被上衫悠的话吸引了注意。
  “没错,他们的球拍比我们一般的用的球拍要长,我们通用的普通球拍大都是27英寸,而六角他们的球拍几乎达到了大赛规定的极限长度29英寸。”
  “这么长!?”
  足足五厘米的长度变差距让冰帝众人大吃一惊。要知道在比赛中哪怕是一厘米的变化,都会引起接发球的巨大变化。
  “对的,不止长度,他们球拍的宽度同样达到了极限的12.5英寸,宽大的网面让他们能更均衡的分散网球的力量。”不待众人发问,上衫悠接着补充道。
  “也就是说威力大的球技对他们的作用会小很多喽?”向日岳人有些咋舌地感叹道。
  “上衫,虽然你讲了各种好处,但是这种球拍的柔韧性和强度是个问题吧。这种球拍应该很容易被折断。”
  迹部眼睛一眯,脑海中模拟之后,很快找到了这种球拍可能存在的缺陷。
  “正解!但是这也是接下来的关键,他们球拍为什么被称作特制的原因。
  六角他们那个被叫做老爹的教练是一个比山吹的伴田教练还要老一辈的人物。
  他们那种球拍都是他亲自选择柔韧性极佳的木材,再经过特殊桐油浸泡后制作而成的,包括球拍的网线、握把带都是这位老人自己操刀,这样的球拍在柔韧性和强度上绝度不是问题。
  并且因为这种长球拍的特性,使他们的防守和进攻能力都大大增强了,可以说他们就是用这样的装备,很大程度上抹平了与对手之间的差距。
  除了我和迹部,其他人多少都会受些影响。”
  上衫悠的话让冰帝众人一阵沉默,能够达到全国级别这个实力的队伍,果然每一支都有着自己的底牌。
  海田信在一旁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上衫悠的情报貌似比他了解的要更加详细,他之前也只是知道六角中学的球拍奇特,打法豪迈。
  “大家不用过于担心,去年我们也碰到了六角,他们虽然球拍犀利,但是高层战力还是太少,靠着实力我们一样能赢。”
  看到气氛有些沉默,海田信主动解释起去年的情况。
  其他人一愣,对啊,上衫悠只是讲了一大堆六角的球拍,并没有提及对方的实力。也就是说……
  迹部他们不傻,很快都反应过来,上衫悠这是没事又在吓唬他们,拿着球拍的人才是打球的关键。
  “你这家伙……”
  ……
  “好呀,上衫,你又乱说!”
  ……
  “嘿嘿……”
  上衫悠撇嘴一笑,虽然六角不是大问题,但是提个醒,小心为上终归不会有错。
  ……
  周日,有明森林网球公园。
  今天关东大赛的准决赛将在这里进行。
  上半区:冰帝对阵六角。
  下半区:立海大对阵山吹。
  四支队伍都是全国的常客,尤其是冰帝和立海大,许多人都认为今年仍然是冰帝与立海大争夺这个关东冠军。
  不少淘汰的或者其他学校的网球部都来观赛了,他们也很想看看在准决赛中,这两支队伍会展现出什么样的水准。
  上午九点。
  两个球场同时开打,两个球场上的欢呼声都十分惊人,不同于前面两轮的淘汰赛,半决赛的队伍支持者都有不少。
  ……
  “关东大赛准决赛即将开始,由冰帝学园对阵六角中学。”
  “下面,开始双打二号的比赛,由冰帝学园忍足侑士、向日岳人,对阵六角中学佐田、荒木。”
  “来了!”
  忍足和向日对视一眼,他们心中想起上衫悠之前和他们说的话……
  场外,发须皆白的老爹盘坐在教练椅子上面,那瘦弱矮小的身躯仿佛一阵风就能轻易吹倒。
  而在他另一边的榊太郎却不敢有丝毫的轻视之心,这个老人的网球生涯比他的年龄都还要长,他的名号只要接触过霓虹网协的人都会略知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