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六十九章 立海大的副部长

第六十九章 立海大的副部长


  “真田,你先去热身吧。”
  幸村眼神凝重的看着场内,对着身边的真田说道。迹部那恐怖的洞察力让他都感到心惊。
  “嗯……我不会再输的……”
  真田拉了拉帽檐,拿起球拍起身,在原地顿足了片刻之后,沉声说道。
  在没碰上那个男人之前,他不会再输给任何人。看着场上十分狼狈的毛利寿三郎,他的心中多了一丝警醒。
  “天赋并不是可以挥霍的资本,希望这次之后毛利前辈能够正视一下自己的内心吧。”
  幸村内心同样没有丝毫不忍,毛利寿三郎的态度确实需要改变一下,希望这场比赛能够打醒他吧。
  “忍足,宍户,我也去提前热下身。”
  上衫悠看到对面那个一直严肃脸的帽檐男走出场地,笑着和身边的两人打了一声招呼也暂时离开了队伍。
  一走出球场,瞬间耳边安静了不少,今天来网球公园的人主要都是来看比赛的,其他空的场地几乎没看到什么人。
  随意找了个空场地,上衫悠拿着球拍开始活动起来。
  砰…砰…
  激烈的击球声在这片场地响起。
  大概七八分钟,上衫悠感觉身体开始微微发热之后,便停下了手中的球拍。这种程度对付真田已经足够了。
  就在他准备离开时,场外一道挺拔的人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手冢同学,你怎么会在这里?”上衫悠面带微笑,缓步走上前问道。
  看着独自站在场外的高冷少年,上衫悠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嗯……只是想和上衫同学你聊聊……”
  看到上衫悠向他走来,手冢一时有些语塞,他来之前明明有好几个问题想要问面前这个少年,但是现在却不知从何聊起。
  “好,我们边走边说,迹部那边应该快要结束了。”
  呵呵一笑,看出手心中冢应该有许多疑惑,上衫悠也没有客套,和手冢慢慢向着球场的方向走去。
  另一边。
  真田离开之后,同样找了个空场地开始热身起来。
  不出意料毛利寿三郎这场大概率是败了,接下来能否逆转冰帝的重任就落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作为立海大的副部长,他会守卫住立海大的荣耀。
  “喝~”
  砰砰砰……
  一声轻喝,网球在墙壁和球拍之间快速弹跳起来,若是有人路过,就能听到这十分密集且急促的撞击声。
  同样在心中大概估算了一下时间之后,真田收拾一下,重新向着球场走去。
  “那是……”
  矫健的步子一顿,真田微微向上抬了抬帽檐,一双锐利的眸子盯着前方不远处的两人。
  “那个人竟然也来了!”
  真田眼中的斗志熊熊燃烧了起来,当初这个轻松击败他的身影他可从未忘记过。
  “手冢国光~”
  呼……
  深呼一口气之后,真田没有要追上去打招呼的意思,终有一天他会在球场上讨教回来。
  他旁边那个人貌似也有些眼熟……不过真田没有再去回忆那么多,他积蓄着气势默默朝着立海大的阵营走去。
  “手冢同学,就到这里吧,我之后可是十分期待与你交手,明年加油!”
  “嗯……好,另外,上衫同学,我也很期待与你在球场上见面的那天。”手冢轻推了一下眼镜,脸上神情冷峻的说道。
  “一定!”
  上衫悠一愣,接着挥了挥手笑道。
  “嗯…比赛加油……”
  手冢在原地目送着上衫悠走到高台下,这才独自返回青学占的那一小块区域。
  “手冢,刚才是去见什么人了吗?”
  看到手冢回来,不二眯着眼微微笑道。他感觉到了刚才出去片刻的手冢比起之前整个人明显轻松了不少。
  “嗯…看到一个熟人……”
  手冢也没细答,从上衫悠那里他确实解开了许多疑惑,同时,上衫悠也跟他聊了许多他都未曾知晓的东西。
  “职业……冠军……我不会这样拉下的……”
  手冢心中升起一股期待,上衫悠不愧是他最为重视的对手。仅仅只是这份野望就已经足够让他刮目相看。
  而在青学众人没注意的地方,乾在笔记本上悄然写下了手冢、上衫悠的名字,接着轻轻划了一个圆,旁边标注了一个问号。
  乾贞治鼻梁上的镜光一闪,就算是手冢生活上的情报他也不会错过。
  ……
  场下。
  单打三的比赛也已经来到了最后阶段。
  砰!
  “沉醉在本大爷华丽的球技之下吧!”
  伴随着一声轻喝,迹部高高跃起,对着毛利寿三郎直接扣杀而下。
  啪嗒!
  球拍落地,紧接着在迹部迷人的微笑中,回弹的网球被他二次击出。
  砰!
  一道黄光在毛利寿三郎脚边炸开。
  “迹部得分,比分6-3。”
  “game,冰帝学园迹部景吾,6-3。”
  “比赛结束,冰帝学园获胜,总比分2-1。”
  最后,迹部用堪称点睛一笔的一记迈向破灭的圆舞曲终结掉了比赛。
  捡起球拍,沉默着和迹部握手之后,毛利寿三郎一声不坑的走到了场下。
  也没和幸村与真田打招呼,他独自一人坐到了队伍的最后排,谁都看出来了这个往日大大咧咧的学长心情十分不好,没人敢去搭话。
  此时,毛利寿三郎的内心感觉像被什么东西啃噬一般,不甘心,后悔,许多种情绪纷纷涌上了心头。
  他是全国级吗?是!迹部的招式克制他吗?并没有!然而他十分凄惨的输掉了,最后搬回来的一局还是他全局强行忍耐脱臼的疼痛才搬回来的。
  ……
  “下面,即将开始单打二号的比赛。”
  “由冰帝学园上衫悠,对阵立海大附属中学真田弦一郎,请双方选手上前。”
  简短休息几分钟后,洪亮的广播声响起,决定能否打满的单打二的比赛打响了。
  “请多指教,真田副部长~”
  “请多指教~”
  两人十分有礼仪的赛前握手。
  “正或反?”
  “正。”
  球拍旋转,上衫悠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看来我运气不好,希望真田同学手下留情。”
  说着,上衫悠拿着自己的球拍回到了后场。
  “他是……”
  看着上衫悠的背影,真田双眸一凝,他是之前和手冢走在一起的那个人。
  看着上衫悠熟悉又相像的背部轮廓,真田眼中锐利之色一闪而过。
  “原来那时候他也是去热身的,他和手冢国光有什么关系吗?”
  一丝疑惑在心头浮现。他下意识的紧紧握住手中的网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