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一百零九章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第一百零九章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尽管第一局就被迅速拿下,但是忍足的脸上没有气馁,用力握了一下手中的网球之后,他沉默着走向后场。
  
          膨!
  
          发球线上,忍足手指轻轻一扭,直接打出了一记超高速发球。
  
          “还算不错的速度。”
  
          毛利寿三郎的眼睛一亮,嘴角带着一丝弧度道。他的身体同一时间高速朝着网球的落点奔去。
  
          “对于别人来说或许很快了,但是……”
  
          心中有些得意的轻轻一哼,毛利寿三郎的手臂垂直着向下一挥。
  
          然而……
  
          “嗤嗤嗤~”
  
          隐藏在速度之下的高速旋转,猛烈的扭转着毛利手中的球拍。
  
          “这球是……”
  
          心中微微一惊,毛利手臂稳住球拍的同时,眼睛一扫对面的忍足站位。
  
          唰啦!
  
          犹豫片刻,网球被毛利寿三郎手臂斜着一拉,直接沿着对角飞了回去。
  
          然而这球因为没有控制好网球的回旋,回击的力道十分之差。
  
          踏踏……
  
          轻点地面的双脚迅速摆动,忍足抢先了一步挡在了网前的前方。
  
          膨!
  
          球拍被他提至肩膀,精准而迅猛的向下一切。
  
          唰啦……
  
          短暂急促的呼啸声一闪而过,网球直接化成一道白芒,迅速的从毛利寿三郎的前场弹射而出。
  
          “15-0”
  
          “还真是一刻都不能大意。”
  
          看着前场留下的擦痕,毛利目光直视着忍足,轻声呢喃道。
  
          只见忍足冷漠的伫立在网前,双眼像是失去的神彩,荧光黯淡。
  
          闭锁心扉!
  
          封闭多余的杂念,全部的思绪默默集中于网球之上,抛去身体平时多余的小动作,让对手无法判断和预测,只为精妙发挥身体潜在的本能。
  
          “看来对方给他的压力很大。”
  
          迹部的目光凝重,才第二局,就逼的忍足使用出这招,这说明了在忍足心里,他不能在对方面前出现一点失误。
  
          “比起之前的这个状态,如今更加成熟了。”柳莲二在心中默默计算着忍足此时的发挥。
  
          比起上次的数据,现在忍足不管是技术还是眼力方面,都有了明显的提升。
  
          ……
  
          啪嗒……啪嗒……
  
          静默的敲打着手中的网球,忍足似乎想要找到最舒服的那一个点。
  
          片刻。
  
          “唰!”
  
          淡黄色的圆球飞过头顶,忍足调动着全身的肌肉,紧绷一瞬,旋即手臂轻松舒展,手腕扭动着球拍向前重重摁下。
  
          膨!
  
          一声爆鸣,网球卷着空气中的气浪,一阵呼啸。这又是一种姿势不同的发球。
  
          “来了!”
  
          砰!
  
          丝毫不惧,毛利寿三郎甩动着球拍直接撞了上去。
  
          轰!
  
          宛若雷鸣,毛利寿三郎上臂的肌肉一拱,网球直接震颤着被他打飞了回去。
  
          “只单单是力量的话……我可不怕”
  
          泛着轻笑,毛利寿三郎看向正在朝着网球跑动的忍足。
  
          没有选择硬碰硬,忍足脚下斜跨,一个急停之后,他的双手突兀的一个交叉,一道乳白色的光芒在身体上浮现。
  
          “那是!?”
  
          毛利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身体下意识的向着旁边一躲。
  
          呲啦……
  
          凌厉的风刃在地面擦出了一道明显的痕迹。
  
          “冰帝学园忍足侑士得分,比分30-0”
  
          “那是我的镰鼬!”
  
          柳莲二的手指忍不住在自己的胳膊上轻点。很显然,在刚才那一瞬间,忍足进入了无我的状态,模仿出了他的绝招。
  
          场边。
  
          幸村的脸上同样带着一丝思索:“仅仅只是在招式模仿之后,便立刻关闭了吗。”
  
          对于全国级别的强者来说,了解到无我境界的缺点之后,有许多办法能够针对。
  
          但是能像忍足这样灵活使用,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不仅能够在关键球的时候出其不意,还能有效节省体力。
  
          “好一个忍足侑士!”
  
          幸村发现冰帝这群人的天赋才情真是一点都不比他们立海大的差。
  
          “干的不错!”
  
          迹部瞥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桦地,脸上赞叹一笑。
  
          忍足每晚和桦地的特训并没有浪费。
  
          ……
  
          “还不赖吗?”
  
          毛利寿三郎眉头微挑,目光落在对面的忍足身上。
  
          无我境界和闭锁心扉,在把这两种不同的招式组合起来之后,忍足产生的威胁大增,就连他也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对。
  
          对于对手的称赞,忍足此时已经是自动过滤,他的目光一直默默的盯在这一颗小小的网球之上。
  
          砰!
  
          网球再度被忍足高速发出。
  
          嗖!
  
          伴随着凛冽的风压,这道淡黄色光芒直逼发球线和边界的夹角,角度十分刁钻。
  
          “没那么简单!”
  
          带着一股摄人的气势,毛利寿三郎矫健的身体迅速冲向了刚刚弹起的网球。
  
          手臂伸长,球拍被他打横。
  
          “这是斜对角的抽击球。”
  
          无神的眸子盯着毛利寿三郎的动作,忍足的身体瞬间向着另外一个半场跑去。
  
          “上当了……”
  
          两人身体在直线交错的瞬间,毛利寿三郎眼中精光一闪。
  
          咯吱!
  
          一声闷响从他的手肘关节处传来,球拍瞬间被他多伸长了两公分。接着他的整个身体竖直向前一压。
  
          砰!
  
          原本斜对角的抽击球,瞬时变成了短距离的直线高压球,完全出乎了忍足的预料。
  
          “15-30”
  
          “你都出招了,我怎么能不回礼!”
  
          对着明显没什么反应的忍足道了一声,毛利寿三郎的手肘微微一扭,再一次的恢复了原状。
  
          “那是之前迹部提到过的关节脱臼。”
  
          一条信息飞速的传递到脑海,忍足眉头微蹙,这种超出身体常识的击球,不在他本能考虑的范围之内。
  
          砰!
  
          砰!
  
          两人激烈对攻,将这一局的比分死死咬住了。
  
          突然。
  
          踏!
  
          忍足脚掌稳稳向后一垫,右手带着球拍向后一扬,他身上的乳白色光芒再次浮现。
  
          “狙击的枪弹!”
  
          四天宝寺的众人眼神有些怪异的看向自家部长,平善之成名的招式就这样被忍足侑士学去了。
  
          膨!
  
          好似一丝黑灰色烟尘在球拍上浮现,网球如同出膛的子弹,带着一丝尖啸,飞向了毛利寿三郎的脚边。
  
          “你不知道这一招已经对我没用了吗?”
  
          带着一丝轻嘲,毛利的手肘极其灵活的一扭,球拍在笼罩的瞬间就把网球挑飞了出去。
  
          “不对,忍足小哥身上的光芒没有消散!”金色小春捂嘴一声轻呼。
  
          没有和之前一样,这次忍足身上的无我光辉依旧还在。
  
          “喝!”
  
          轻声一吼,忍足一跃而起,将刚刚飞至头顶的网球重重一扣。
  
          轰!
  
          猛虎饭!
  
          裹挟着一丝刚猛的气势,网球轰然在前场砸落。
  
          “game,冰帝学园忍足侑士,1-1。”
  
          “原来原哲前辈的扣杀球才是隐藏的杀招!”
  
          有些意外的看着场上的忍足,白石又扭头对着嘴角正在不断抽搐的原哲也轻笑道。
  
          想不到他们四天宝寺的正副部长还能这样出现在球场上。
  
          “忍足算是真正走上这条道路了。”
  
          看着忍足几乎是以弱胜强的拿下一局,上衫悠心中感慨。
  
          战术组合的多变性,这才是初始踏入无我境界后,真正厉害的地方。就比如日后的越前龙马,不管面对谁都有着一套可以应对的战术体系。
  
          当然,之后更加深入挖掘出的三扇潜力大门,对于无我的境界又是一番新的体会。
  
          “不过,忍足的机会恐怕还是不大……”
  
          看着忍足被逼到必须连续使用无我招数才能得分的时候,上衫悠心中突然多了份怅然。
  
          第一年跨过立海大这座大山的机会还是太小了。仅仅才三个月的时间,还不足以让所有人都跟上他们的脚步。
  
          微微攒起手中的拳头,他和迹部十分默契的对视了一眼。
  
          ……
  
          场下。
  
          看似忍足通过无我稳定住了局势,守住了自己的发球局。但是他之前那种平衡的状态却是被打破。
  
          闭锁心扉能够规避掉他的失误,提高他的技巧性。但是对于身体素质并没有多大的影响。
  
          为了从毛利寿三郎手中抢下分数,忍足使用无我境界的频率开始增加。不可避免的,他的破绽也会露出更多。
  
          砰!
  
          “2-1”
  
          ……
  
          砰!
  
          “3-2”
  
          ……
  
          砰!
  
          “4-2”
  
          ……
  
          连续几局高强度的对攻之后,无我境界的疲态终于显现出来。
  
          “呼…呼…呼……”
  
          坐在椅子上的忍足大口的喘着粗气,浑身的衣服像是被水淌过一遍,原本一直被打理的井井有条的头发也被汗水打湿的凌乱起来。
  
          “那种感觉,明明只差一步!”
  
          胸口像是有一把烈火在灼烧,忍足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握紧起了拳头。
  
          在和桦地的一次对练中,当他无意把闭锁心扉和无我境界巧妙的结合之后,他就感知到了一丝不同寻常。
  
          他能感受到在无我境界的更深层次还有着更为惊人的力量,但是那一次却只是匆匆一瞥,不窥全貌。
  
          “比赛开始,请双方选手回到球场。”
  
          可惜,没有更多的时间再让他多想,裁判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的世界。
  
          呼……
  
          轻轻一甩搭在头顶的白色毛巾,忍足微微眯着眼拿起了椅子上的球拍。
  
          对面毛利寿三的状态明显要比他好得多,虽然身上也有大量的汗渍,但是这种程度的消耗,明显还在对方的承受范围之内。
  
          “只能拼了!”
  
          忍足忽然想起了一开始上场的时候,迹部和上衫悠都没有多说的表情,估计他们也可能猜到了吧。
  
          “全国……全国……”
  
          这道还未跨过的界限,不断刺痛着他骄傲的内心。
  
          ……
  
          “要继续了!”
  
          毛利前后晃动着身子,手中的网球顺势向上一抛。
  
          接着,一直蓄力紧绷的身体一扭,手臂迅速的对着下落到头顶的网球一挥。
  
          膨!
  
          劲风凛然,网球化作一道黄色的闪光,迅速的突向忍足的发球区。
  
          “更快了……”
  
          忍足浑身被乳白色的光芒包裹,眼中的双眸死死的盯着高速飞来的网球。
  
          踏踏踏……
  
          脚下全力迈动,忍足的身体化作一道白光向前冲刺。
  
          呲……
  
          一个急停,手中的球拍轻微抬起。
  
          膨!
  
          网球从地面弹射的瞬间,球拍已经挥击出去。
  
          宍户亮的超级半截击!
  
          淡黄色光芒一闪,网球倒卷而回。
  
          “移动的速度变慢了,复制的球技威力只有原本的七成左右。”
  
          柳莲二心中轻轻默念,忍足侑士已经快到了极限,现在还在支撑着他的,也就是那追求胜利的信念了吧。
  
          这场他从双打就穷尽算计的比赛,终于回到了他的预期。
  
          ……
  
          “哈哈,你的速度变慢了!”
  
          一声大笑,毛利寿三郎的球拍对着弹起的网球笼罩而下。连续激战六局,忍足的状态终于因为体力的消耗开始下滑。
  
          膨!
  
          清脆的的击球声回荡,网球势大力沉的飞了过来,重重的压在了忍足左侧的边界。
  
          “15-0”
  
          ……
  
          砰!
  
          ……
  
          砰!
  
          ……
  
          一次次体力和意志的碰撞,忍足并没有放弃,棕熊落网、狙击的枪弹、镰鼬……各种绝招从他的手中用出。
  
          然而,他的身体终究坚持到了极限。
  
          “到此为止吧!”
  
          语气中带着一丝认可,毛利寿三郎的锐利目光扫过忍足。
  
          接着,他像是瞬移一般,身体两三步就冲到了网前,整个双腿和双手都像被拉长了一样,球拍被他超级强力的一挥而下。
  
          轰!
  
          一阵惊人的气浪从球拍上传来,网球像一颗巨大的炮弹一般,直接将忍足的球拍从手中打落。
  
          然后,网球威力不减,重重的弹射到了忍足的后场墙壁上面,一声闷响,掀起了大量的烟尘。
  
          “game,立海大附属中学毛利寿三郎,6-2。”
  
          “比赛结束,最终由立海大附属中学获胜!总比分3-2。”
  
          ……
  
          “啪嗒……”
  
          忍足只感觉身体一软,整个人半跪在了球场之上。
  
          “我……输了。”
  
          低垂着头颅,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这一刻,强烈的不甘和羞愧涌上了他的心头,原本一直被压制的炽热情感瞬间涌入了脑海之中……
  
          “喔喔~”
  
          剧烈的欢呼声从场外传来,支持立海大的观众几乎要喊破了嗓子。
  
          “立海大赢了……”
  
          虽然已经猜到了结果,但是四天宝寺众人还是轻轻叹气,就算是冰帝终究还是棋差一招。
  
          “侑士……”
  
          看着场上万般悔恨的忍足侑士,忍足谦也仿佛感同身受般,心里猛的一揪。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他那个天才的堂兄露出这般模样。
  
          “咔擦、咔擦。”
  
          场外的井上守也是不断的在给立海大众人拍着特写,今年是立海大这个新王登基了。
  
          “赢了!”
  
          几乎是要跳起来,真田眼中带着复杂而激动的泪水。仁王和柳也是重重击掌相庆,胡狼更是激动的抱了一下矮小的丸井。
  
          ……
  
          “呼……打起精神来!不要让别人小看了我们冰帝的气度。”
  
          迹部清冽而威严的声音在众人耳畔响起,让原本士气低沉的冰帝众人脸上一肃。
  
          哪怕暂时的失败了,冰帝也不会让别人摘掉属于他们特有的那顶王冠。
  
          “我们的路还很长!”
  
          上衫悠同样起身站立,幽幽一声,传遍四周。
  
          身为冰帝支柱的两人,并没有因为今天的失败而感到沮丧。
  
          正如榊教练之前跟他们说的,他们的未来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