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英国的父与母

第一百一十一章 英国的父与母

    翌日。
  
      “你说你要去英国?”
  
      迹部眉头微蹙,他可是提前给正选们都报了一个加拿大的网球训练营。
  
      “是我父母要求的,可能有些什么重要的事情。”
  
      摊了下手,上衫悠表示自己也没办法。
  
      “而且,我还得陪我表姐一起过去。”
  
      想到神里雪奈,上衫悠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
  
      “表姐?”
  
      眼神有些怪异的看了一眼上衫悠,迹部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过了片刻。
  
      “那你自己小心,别到时候回来就让本大爷超过了。”
  
      迹部嘴角露出一丝轻笑,语气挑衅的说道。
  
      “呵…这个你放心,我的脚步可是会一直走在所有人的前面。”
  
      自信一笑,上衫悠同样对着迹部挑挑眉道。
  
      迹部没好气的看了一眼上衫悠,撇嘴道:“你这家伙还真敢说……”
  
      ……
  
      “对了,海田前辈和坂本前辈他们会去吗?”
  
      似乎想到了那两个最为落寞的背影,上衫悠突然问起。
  
      “海田和坂本他们俩不准备去加拿大了,他们选择了和班级一起去修学旅行。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应该会更注重到学业上面。”
  
      迹部沉吟着,把海田信和坂本雄二的情况和上衫悠说了下。
  
      上衫悠顿时默然,不是每个人都有着出色的网球才能,两人这样的决定恐怕才是大部分普通人的选择。
  
      “嗯……那其他人情况怎么样?”
  
      抛去这一丝的感怀,上衫悠问了一下其他人的状态。
  
      昨日的失败还历历在目,向日、忍足他们,今天没有一个人出现在网球部的休息室。
  
      “哼,那些家伙可是又开始新一轮的训练了。”
  
      似乎十分的满足和骄傲,迹部脸上的笑容都遮盖不住。
  
      “那就好。”
  
      上衫悠心里微松一口气,现在这个冰帝已经和记忆中的那个大不一样了。
  
      “明年!”
  
      忽然,上衫悠伸出一只拳头放在迹部面前。
  
      “明年!”
  
      回应他的是另外一只拳头,迹部眼中闪烁着坚定的意志,与上衫悠的拳头微微一碰。
  
      ……
  
      三天后。
  
      冰帝整个中学部都开始组织起修学旅行的事情。
  
      暑期这大半个月的时间都会让学生们在不同的地方体验文化,学习知识。
  
      与此同时。
  
      两架不同航班的飞机也都起飞,带着里面的少年开始了一段新的旅途。
  
      ……
  
      “雪奈姐,你躺下休息吧,还有十多个小时呢。”
  
      看着神情一直有些紧张的神里雪奈,上衫悠笑了笑安抚道。
  
      这还是两人第一次单独去这么远的地方。之前修学旅行的时候,他们最多也就是在霓虹各个有名的地区转了转。
  
      “不用管我,小悠你要是累了就先休息吧。”
  
      神里雪奈脸蛋微红,刚才飞机起飞的时候,她下意识抓住了少年的手掌,到现在她依然能感受到那股温暖。
  
      “嗯……”
  
      嘴上这么应着,上衫悠还是等身边的少女迷迷糊糊睡着之后,才闭目养神起来。
  
      从左手上传来的温暖,和丝丝萦绕在鼻尖的馨香让他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
  
      旅途十分顺利。
  
      因为时差的原因,尽管上衫悠和神里雪奈都睡了一觉。但是到达伦敦的时候,这里却还是黑夜。
  
      “走吧,我已经提前和父亲说过了,他会派人过来接我们的。”
  
      拉着神里雪奈的小手,两人目标明确的朝着停车场的位置走去。
  
      “小悠,雪奈在这里!”
  
      才刚到口子,一道热切又悦耳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一个留着微卷长发,五官和上衫悠有几分相似的年轻女人对着两人招手喊道。
  
      “小悠,是理惠阿姨。”
  
      神里雪奈一脸惊喜,轻轻的拍了拍上衫悠的胳膊。
  
      “嗯,看到了……”
  
      拉着有些兴奋的神里雪奈,两人一同朝着女人走了过去。
  
      “母亲大人,你怎么特意过来了?”
  
      “哎呀,才一年没见,小悠你怎么这么生疏了,来,叫妈妈。”
  
      上衫理惠先是搂抱了一下比他还高的少年,然后语气十分亲昵的逗弄着上衫悠,脸上的表情分外的开心。
  
      上衫悠闻言脸色一囧,很小的时候,自己因为嗜睡而迷迷糊糊,留下来不少的黑历史,而自己这个妈妈那时候就特别喜欢用这个语气。
  
      “理惠阿姨!”
  
      还没等上衫悠开口,倒是神里雪奈语气亲昵的喊了一句。
  
      “嗯哼,果然还是我们的小雪奈更可爱一些,以后要跟小悠一起喊我妈妈了哦。”
  
      用力的抱了抱面前的少女,上衫理惠将后面半句话小声的在少女耳畔说道。
  
      瞬间,雪奈脸色涨的绯红,闷在上衫理惠的怀里,结结巴巴的喊了一句:“理、理惠…妈妈。”
  
      “嗯嗯,好孩子,妈妈交你的招式你都用了吗?”
  
      眨巴了下眼睛,上衫理惠一脸笑意的问道。
  
      “呜!”
  
      一阵呜鸣声传来,神里雪奈把刚抬起的头又埋在了上衫理惠的怀里。
  
      ……
  
      “妈妈,好像车子来了。”
  
      一头黑线的看着还在原地相拥的两人,上衫悠一手提着一个行李,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小悠,别急,你母亲是太想念你们俩了。”
  
      他的话音刚落,停在他们面前的黑色轿车摇下了车窗。
  
      一个有着栗色飘逸短发的俊朗中年人伸出头来。尽管中年人脸上戴着墨镜,但是还是没有掩盖住他身上的气度和魅力。
  
      “爸爸,原来你也来了,我还以为……”
  
      上衫悠有些无语,这两口子的性格真的是一点都没有变。
  
      “哈哈,你来了我怎么会不来接你。”
  
      大笑着,上衫涉打开车门,一把从上衫悠的手上接过了两人的行李,放到了后备箱中。
  
      “对了,你爷爷最近没有再念叨我了吧。”
  
      墨镜向上一抬,上衫涉浅褐色的眼眸中露出一丝想念和无奈。
  
      “有,爷爷说你下次回去就把你的腿打断。”
  
      上衫悠嘴角一扯,露出一丝笑容,语气怪异的说道。
  
      “呃……”
  
      上衫涉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煽情的话语,这一下子全部吞了回去。
  
      “哼,大不了先不回去,反正我在欧洲这边的产业已经做起来了……”
  
      上衫涉自己小声哼哼唧唧了两声,这才仔细打量起上衫悠的样子。
  
      “啧啧,不错,长高了,也帅气了不少,有我年轻时候的风范了,难怪能把雪奈那个丫头迷的死死的。”
  
      绕着上衫悠转了一圈,他的嘴里不停的叨叨着。
  
      “哦?我可以了解下你当年是什么风范吗?”
  
      还没等上衫涉得意一分钟,上衫理惠已经牵着神里雪奈气势摄人的走了过来。
  
      “咳咳……我是说今天小悠和雪奈应该很累了,我要展示我当年开出租车的风范,赶紧带他们回家。”
  
      “对吧,小悠!”
  
      原本轻松的语气一转,上衫涉赶忙用手肘轻轻撞了下上衫悠。
  
      “没错,所以父亲大人,母亲大人我们先回去可好。”
  
      有些想笑,又有些心累。上衫悠总算有点明白爷爷的心思了。
  
      “哼…既然小悠都这么说了……”
  
      上衫理惠的脸色温柔起来,笑眯眯的带着两人上了车。
  
      上衫悠看着老实巴交开车的父亲,终于忍不住笑了笑。
  
      母亲作为拥有大片土地的大寺庙继承人,并没有强制让父亲入赘,两人的感情足以称的上真爱。
  
      比起上衫家出了个上衫涉,远山家族同样出了个非常有名的远山理惠。两人就是这样子一直走到了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