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清晨的交锋

第一百四十七章 清晨的交锋


  出乎意料,两人一起来到球场的时候,一道有着紫灰色头发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球场上。
  砰…砰!
  清脆的击球声已经不断在球场上回荡。
  “看来,迹部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急切的多。”上衫悠对身边的手冢笑道。
  两人走近,球场上的那道人影逐渐清晰起来,正是迹部在下面做着基础的热身练习。
  两人约定的是五点四十,现在时间刚好差不多。
  “终于来了吗!”
  看到出现在高台上的手冢,迹部手中的动作一停,眼眸微微一亮。
  “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自信,但是……”
  “本大爷会彻底打破你的认知!”
  心中的自白响起,淡淡寒芒浮现在眸子中,迹部的眼睛死死盯着从高台上走下来的手冢。
  “久等了,请多指教!”
  目光扫视着面前这个傲气十足的少年,手冢眼中同样多了一丝火热。
  除了真田弦一郎,这还是他第一次同全国级别的选手交手。
  “手冢国光,可不要让本大爷失望!”
  嘴角带笑,眼中带光。这是他除了上衫悠那一场之外,心中最为期待的一场比赛了。
  就连上衫悠也不止一次在他面前称赞手冢国光这个名字。
  啪!
  两人拳头轻撞,小臂互碰,拉开了这一场一开始就充满硝烟味的比赛。
  唰啦!
  球拍轻转,W字母正面朝上。
  “看来是本大爷的运气更好!”
  带着一丝兴奋的笑意,迹部留下了这么一句,拿着球拍朝着自己的后场发球线走去。
  手冢脸上的表情没有多大变化,自从成为了青学部长之后,他越来越多的保持着这副高冷镇定的模样。
  啪…啪…啪……
  轻轻拍打着不断弹起的网球,迹部的目光微微扫视着对面的手冢。
  在看到手冢那微微屈身,双手持拍的集中模样,迹部眉头微微一挑,旋即将球垂直的向上一抛。
  www.huanyuanshenqi.com
  接着他的前脚脚尖用力一点,身体微微弹跳起来,向后弯曲压缩的手臂猛然发力,手肘向内转动间用力一挥。
  砰!
  带着一丝大角度的弧度,网球直接打向了手冢的右边接发区域的夹角。
  “控球很稳!”
  看着精准压在夹角的网球,手冢微微一凛,脚步向着右边跨越了两步。
  砰!
  左手对准弹起的网球一挥,球拍直接网住了迹部气势汹汹的第一球,随后手冢的手臂迅速斜向上一抬,拉出来一个相当完美的抽击弧度。
  “反手看起来也是相当的强力。”
  踏踏!
  迹部一边扫视着手冢的运动姿态,一边在自己的后半场轻盈挪动。
  砰!
  无比精准的在落点等到了网球,迹部球拍打横着一拉,网球直线跃升过球网,朝着手冢左手边的底角飞去。
  踏踏……
  “还在来回的试探吗?”
  目光冷静的扫视着迹部手臂的每一个动作,手冢脚步滑动,已经赶到自己的左手半场。
  膨!
  拍网轻轻震颤,手冢鼻腔轻轻一哼,他发现迹部这球的力道更大了。
  嗖!
  左手球拍一扬,网球被拉出一道淡黄曲线,虽然力道更强,但还是稳稳的被手冢打了回去。
  “哈哈,不错的力道!”
  一声轻笑,迹部同样速度飞快的追上了网球,看到手冢已经开始移动的身体,迹部的眸光一凝。
  砰!
  同样不甘示弱的用力一抽,网球正是朝着手冢跑动的方向而去。
  然而……
  “嗯?”
  脚步一刹,手冢的身体迅速转向,向着网前奔去。
  刚才迹部的这一球竟是擦网球……
  啪嗒!
  那看似有力的抽击球在触网之后迅速向着网前下坠。
  没有判断错误,这球应该是刻意的。手冢的大脑十分冷静,身体已经迅速赶到网前。
  膨!
  手臂伸展,球拍自上向下倾斜一垫,即将下坠的网球轻巧的飞过了面前的球网。
  “看到了!”
  一声轻呵在耳边响起,手冢没有丝毫意外的看到了同样奔袭到网前迹部。
  踏!
  右脚一垫,迹部的身体垂直跃起,双手握着球拍对着正要下落的网球猛烈一撞。
  砰!
  一声巨大的响声在球拍上乍现,网球凌厉且快速的朝着手冢的脚边袭来。
  “垂直重心扣杀球?”
  手冢面色微微一变,迹部竟然也会这样高技术的截击扣杀。
  网球比预想中的要来的更快,手冢迅速调整身体重心,左脚一跨,手臂斜着一伸,凌空挡住了这记打向他脚边的截击扣杀。
  然而……
  呲呲……
  网球上的恐怖力道疯狂拉扯着他手中球拍的网线。
  啪嗒!
  手腕微微一震,网球将他的球拍震落在地。
  “15-0!”
  “如何,可不要沉醉在本大爷华丽的技术之下。”
  轻轻昂首,迹部右眼下的泪痣熠熠生辉,语气说不出的傲然。
  “确实不错。”
  轻轻点头,手冢没有丝毫介怀,沉稳的从地上捡起自己的球拍,几根手指在拍网上面崩了几下。
  看着无动于衷的手冢,迹部轻轻一笑,率先走回了自己的后场。
  ……
  “迹部这家伙……”
  看着迹部刚才这球的算计,上衫悠也十分佩服。
  普通姿态下,在迹部的眼中,应该是看不到手冢的死角,但是他并没有依靠冰之世界却制造出了手冢的死角。
  更快速的垂直重心扣杀应该是手冢都没有想到的,即便他已经判断出了迹部的战术,但是也没有了回击的能力。
  “所以说迹部这家伙的成长可是很快的。”
  上衫悠的话音还未落,另外一道声音就从他的身后响起。
  “所以说,这次又是你们俩的私人计划?”
  平光镜下的精光一闪,忍足已经径直走到了上衫悠的身边。
  “不要在意细节,昨天晚上你不也是看到了吗。”上衫悠摆了摆手,笑了笑道。
  忍足能够发现端倪很正常,毕竟想要骗过这头狡猾的关西狼可不容易。
  “这次可不是我一个人。”
  “呃……”
  上衫悠顺着忍足的眸光一瞥他们的身后,果然另外一个笑眯眯的少年和一个带着眼镜的拘束少年也来到了高台。
  “上衫同学,没有打扰你们吧。”
  “随意,这下扯平了!”
  耸耸肩,上衫悠无所谓笑道。
  现在能在这里的都是一些心细的家伙,即使看到了也没什么。
  乾和不二点点头,他们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上衫悠,之前的“偶遇”,果然只是为了这隐藏在暗中的两场比赛。
  而球场上。
  仅仅只是第一球的交锋,两人的气机就已经完全调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