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孤注一掷的排阵

第一百七十七章 孤注一掷的排阵

“情况怎么样?”
  
  等上衫悠回到冰帝这边时,发现迹部等人都在等待着自己。
  
  载着啦啦队的数辆大巴车已经开走,只剩下了正选们平时所座的这一辆。
  
  上衫悠心中微微一暖,深棕色的眸子中露出一丝笑意,“青学进决赛了。”
  
  果然。
  
  一听上衫悠这么说,迹部和忍足的眼中都闪过了一丝了然。他们两人是除了上衫悠之外,最为了解青学情况的。
  
  对方能有这个实力,并没有让他们俩太意外,倒不如说,如果青学没赢那才是怪事。
  
  “回去吧,这次的决赛不会那么无聊了。”
  
  嘴角微微的向上一扬,迹部的语气中满是期待。这次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在球场上和那个男人再较量一番。
  
  “什么嘛,这个青春学园有着强吗?”向日岳人朝着车子上走去,对于刚才迹部的话语他也来了兴趣。
  
  之前他们在这里讨论半天的山吹,那时候可没见迹部有什么反应。
  
  反倒是青春学园,好像不管是迹部还是上衫,他们对于这支队伍的重视程度都要更高。
  
  宍户亮就跟在向日岳人的身后,对于自己好友的小声嘀咕听的最为清楚,他的眼眸中带着一丝思索。
  
  “别想那么多多,两天后应该就见分晓了。”坐下之后,他十分淡定的开口说道。
  
  其实他的心里已经开始重视起这个不太熟悉的对手,上次沙滩特训向日岳人是没有看到。对方渴望变强的意志力一点不输给他们。
  
  而且……
  
  偏过头,目光转向斜上方的上衫悠,宍户亮心中沉吟,能让上衫和迹部都这么在意的对手,怎么会弱。
  
  一路平静。
  
  他们这次回去之后,还要听上衫悠详细讲解下在另外一场准决赛中收集到的情报。
  
  虽然如今的冰帝众人都相信自身的实力,但是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忽视接下来面对的每个对手。
  
  即便是强者,也应该怀揣着一颗谦逊的心。不断学习,不断超越,强者要追求恒强,这才是竞技体育应该具备的精神。
  
  第二天一早。
  
  不提青学这次在东京都掀起了怎么样的风波,冰帝这边的正选都准时来到了他们社团的会议室。
  
  关于青学正选的个人资料,还有一条条现在已经出现过的情报,都被汇总讲解。
  
  光是这个时间就差不多花了两个小时。
  
  上衫悠拿起桌子上的水杯轻轻抿了一口,湿润下口腔之后,开口道:“情报内容就是这些,你们看看还有什么问题。”
  
  说完,他就默默等待着下方其他人的反应。
  
  经过上衫悠的分析,这次青学的纸面实力几乎和去年的四天宝寺相差无几。
  
  真的了解到这个情况后,向日眼睛瞪的很大,心中十分的震惊。如果之前单说青学他不了解,但是四天宝寺他熟啊。
  
  对方可是和他们一样,在去年的时候夺得关西大赛的冠军,如果说青学也是这个实力的话,那么迹部和上衫他们的期待和认真那也是理所应当的。
  
  能在都大赛上碰到这样的对手,就连他,都对这个新杀出的黑马队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过了几分钟,看着下面没人发言,上衫悠心中点点头。这次他的情报做的还是很靠谱,把青学这边已经出现过的资料都做了一个整理。
  
  至于像手冢和不二这些不能用数据限制的家伙,不好好打一场,他也不知道两人究竟到了哪个地步。
  
  接下来,又是半个小时的对于青学出场人员和出场顺序的讨论和猜测,他们这才结束了这个决赛前的短会。
  
  并且对于刚才的会议内容,忍足后面也会整理出来,最后交由榊教练去参考定夺。
  
  关于冰帝众人的出场,除了特殊申请或者像去年那样,他们会面对特别强大的对手,一般都是榊教练做出最终的决断。
  
  而且,对于这样的安排,就算是迹部也不会有任何的异议。
  
  冰帝在这么一个简短的赛前会议之后,纷纷又投入了日常的训练。
  
  就算青学给了他们一个惊喜,但是他们明白,他们最大的目标根本不在于此,在关东大赛和全国大赛上,那里才有他们真正想要碰上的队伍。
  
  而另一边,与冰帝处在不同城区的青学却是紧张的多。
  
  青学网球部的会议室内。
  
  乾贞治此时不停的翻阅着手中的资料,并且时不时的在白色的涂擦板上书写着什么。
  
  会议长桌最前方的两侧分别坐着龙崎教练和手冢国光,两人现在的神情都有些凝重。
  
  如果真的按照乾收集的情报来讲,冰帝这边的整体实力有些强的过分。
  
  有着三到四个全国级别的强力单打,再加上至少一组全国级别的双打组合。
  
  大家都知道冰帝强,但是当这些都明明白白的摆在纸面之后,还是会给人一种别样的冲击感。
  
  “好了,大体上就是这些,看看龙崎教练还有手冢你们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洋洋洒洒讲述了好几个小时,乾把他能够收集到的冰帝的一切都清楚的挪列了出来。
  
  “还真是一支可怕的队伍。”龙崎教练用手指按压下自己已显皱纹的额头,冰帝整体的实力让他也伸出一种无力感。
  
  “恐怕这次我们需要孤注一掷才有一线机会了,手冢你觉得呢。”转过头,龙崎朝着那个眉头紧缩的少年问道。
  
  手冢先是点点头,然后手指拄着下巴思索了一会,“龙崎教练说的对,我们唯一的机会就是全部压在前四局。”
  
  “而且……”,又是沉吟了片刻,手冢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不二周助,“而且我们的出场顺序也需要仔细考量。”
  
  实力更弱者面对强者时就是如此,他们需要考量的远比强的那一方要多,而且这还只是为了那一丝夺冠的可能性。
  
  手冢的一番话让不少人打起了精神,一种压抑担忧想要拼搏一把的复杂情绪在他们内心交织。
  
  到了决赛这一步,谁不想再更进一步,去触碰那近在咫尺的冠军荣耀。
  
  接着,会议室中又响起了一阵阵的讨论之声。
  
  不二平静的坐在长桌一旁,耳旁边传来桃城和海堂两个一年级的低声讨论,他的目光却是放在了手冢的身上。
  
  不管怎样,他都希望他能在单打三号出场,按照乾贞治的分析,对面那个新人亚久津,大概率还是像准决赛那一场,继续担任单打三。
  
  “手冢,从那一次过后,我也有了我的觉悟!”
  
  心中轻轻的发出一声坚定的低喃,不二眼睛睁开,发出了自己的决意。
  
  “龙崎教练,………”
  
  ……
  
  两天后。
  
  东京都大赛的决赛在落合中央网球公园展开。
  
  一边是实力变得更加恐怖的冰帝学园,一边是打败了山吹中学的青春学园。
  
  新与旧的两大势力交锋,吸引了一大批其他学校的观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