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一百九十二章 U17的见面礼

第一百九十二章 U17的见面礼


      
  
  “上衫,我需要一个理由。”
  
  目光灼灼的看向上衫悠,迹部这次的表情相当的认真。
  
  就在前两天,他们和立海大已经约下了练习赛,只是这个消息他还没来得及通知下去。
  
  “自然是去变强。”
  
  上衫悠笑了笑,眼睛注视着迹部,嘴巴朝着他做出了“U17”的口型。
  
  他选择今天在开会的时候提出这件事,自然也是存了再刺激一下这群家伙的心理。
  
  “继续变强?!”
  
  上衫悠的话让其他人眉头一皱,在他们的认知里,上衫悠几乎已经站到了中学界的天花板,到现在为止,不管面对哪个对手都是一场未败。
  
  已经这样的上衫悠现在还说着要变强,那么他们呢?
  
  想到这儿,一股说不出的复杂情绪突然在众人心头涌现。
  
  上衫悠这段时间没有出手过,让许多人都快忘记了,他们其实连对方的背影都快有些难以触及了。
  
  静坐在对面,亚久津的表情最为严肃,他听出上衫悠话语中的认真,对方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或许是和昨天来的那个男人有关。”
  
  淡黄的眸光闪了闪,亚久津想起了平等院那高大挺拔的身影。
  
  这个时间点实在是有些巧合,昨天才被他们碰到两人会面,上衫悠今天就提出要离开网球部,独自外出去修行。
  
  这样的变化,很难不让人有所联想。不止是他,忍足、宍户两人也是陷入了自己的思考,上衫悠这次突然提出要离开,让不少人的心思都产生了变化。
  
  “霓虹的U17?!”
  
  迹部很清楚的看到了上衫悠的那个嘴型,他靛蓝色的眸子骤然一缩。
  
  不像其他人,迹部对于U17训练营的信息还是有所了解的。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对于网球选手来说,这都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
  
  而且据说这是各国高中生精英才能去的地方。
  
  上衫他怎么会……
  
  一时之间,迹部感觉自己的思绪有些混乱,还想劝说的话语也没有再说出口。
  
  深深的看了一眼上衫悠,迹部又平静的坐了下来。
  
  上衫悠也对迹部点了点,两人十分有默契的揭过了刚才这个问题。
  
  等早晨的会议结束,他还会找迹部详谈一次。这二十多天的假期,他还需要迹部这个学生会会长帮忙搞定。
  
  会议室内短暂沉默了一会,迹部在重新梳理了头绪之后,便提起了今天他原本想要讲的事情。
  
  与立海大之间的交流赛!
  
  这个信息一出,所有人的注意力很快被转移到了这上面。
  
  就像是立海大在乎冰帝,他们这一届的冰帝也是把立海大视作最强的对手。
  
  去年他们虽然从立海大手中夺下了关东大赛的冠军,但是后面全国大赛的那一次失利更让他们印象深刻。
  
  他们不少人努力了一年,就是想要再次跟立海大比上一场,弥补去年所留下的遗憾与泪水。
  
  如今有了提前交流赛的机会,他们也很想摸摸立海大的底,看看自己的实力是否足够。
  
  讨论会持续了两小时,因为上衫悠的缘故,迹部的计划稍许被打乱,他在这次交流赛上的部署也必须做出相应的调整。
  
  散会之后。
  
  上衫悠单独找到了迹部。
  
  两人又在学生会的办公室聊了一个多钟头。
  
  除了桦地,网球部的其他人没有人知道两人具体聊了什么,但是第二天之后,上衫悠就短暂的离开了冰帝的网球部。
  
  上衫悠的离开,和即将与立海大进行交流赛,当这两件事情交织在一起之后,无形的压力笼罩在了冰帝正选的每一个人头上。
  
  其中也包括了身为部长的迹部景吾……
  
  ……
  
  另一边。
  
  一辆大巴行驶在树木葱郁的盘山公路上。
  
  偌大的车厢内显得有些空旷,只有一个浅棕短发的俊朗少年坐在第一排靠窗的位置上。
  
  上衫悠单手拄着下巴,默然无语的看着窗外不断闪过,有些单调的景色。
  
  霓虹U17训练基地的所在地和他们上次与四天宝寺合宿的地方差不多,都是在一座大山里面。
  
  不过可能是考虑到补给的问题,U17的训练基地还有一条完整的盘山公路,可以一直开到基地的门口,这一点让上衫悠还算舒心。
  
  上一次那颠簸的山间小径可是让他们有够难受的。
  
  大概上午10点。
  
  “到了!”
  
  一直专心开车的司机打断了上衫悠的回忆。大巴车已经停靠在马路边上,正前方就是一座现代化建设的训练基地。
  
  “这便是霓虹的U17吗?”
  
  上衫悠一走下车,目光便在四周打量着。
  
  附近的草丛树木,包括高处的路灯都安装了监视器。看得出来,U17内部对于基地的隐私性把控的还算严密。
  
  如果有人不小心来到这里,或者是别有用心的人想要摸进基地,在这里就会被第一时间发现。
  
  缓步向前。
  
  上衫悠来到了一扇封闭式的大铁门处,这里便是U17基地的正式入口了。
  
  在门口监控的摄像头中出示了邀请函。
  
  片刻。
  
  门口的大铁门自动向着两边张开,留下了一道供人通行的缺口。
  
  “U17,我来了!”
  
  眼神中闪烁着光芒,上衫悠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
  
  “他来了……”
  
  基地的监控室内。
  
  黑部由起夫端起手边的一杯咖啡,用嘴巴轻轻的抿了一口。
  
  “话说,这样的安排没有问题吗,三船教练知道了会不会生气。”
  
  看着视频中那个十分面熟的少年,黑部对着他身后的人影说道。
  
  “必要的精神压力是必须的,同时也要让他了解下初中生和高中生的区别。”
  
  斋藤至轻轻笑了笑,单手摩挲着下巴,语气分外的轻柔。
  
  如果是不了解他的人,还会认为他是一名十分好说话的温柔教练。
  
  听到自己的搭档这么说,黑部也只是耸耸肩,放下手中的茶杯后,他仔细的观察起面前的监控画面。
  
  其实不只是斋藤,他也很想测算下上衫悠这个“特招”进来的初中生的五维。
  
  这个曾经救过平等院,能够让三船教练专门跟他打招呼的小家伙,到底特殊在哪里呢……
  
  基地的球场上。
  
  今天十几号场地的高中生们似乎有些躁动。
  
  他们的目光时不时的看向门口的那扇大门,似乎在等待着某个人的到来。
  
  直到……咔…咔吱。
  
  一缕逆光从门后照射进来,一道挺拔的身影踩着白光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来了、来了!”
  
  “让我先来!”
  
  “混蛋,这么好的机会,让我先来!”
  
  互相推搡着,十五、十六号球场上的高中生们很是激动。
  
  依照昨天黑部教练的通知,今天基地会特招一名初中生,只要他们在入门的挑战赛上胜过对方,便可直接上调两个球场。
  
  对于每天挣扎着,时刻有着淘汰压力的他们来说,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好机会。
  
  而且对方只是一个初中生而已,对于他们这些已经训练了这么久的高中生来说,还不是手到擒来。
  
  所以当上衫悠走进基地的那一瞬,便感受到了十几道灼热的目光向他投来。
  
  “这便是给我的见面礼吗?”
  
  抬眼一看路边杆子上面的监控器,上衫悠对着镜头笑了笑。
  
  背着球袋,他率先走向了离他最近的一个球场。
  
  U17,1~16个球场。
  
  “那么,就让我用最外围的两个球场作为回礼吧。”
  
  回想起记忆中U17的洗牌战规则,上衫悠的内心毫无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