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上衫悠的决定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上衫悠的决定


      
  
  “一军洗牌战……”
  
  回到自己的房间,上衫悠的脑海中还在回想着刚才斋藤至所说的话语。
  
  只要在接下来七天打入一号球场,那么一号球场的选手就有资格挑战现在一军前二十的席位。
  
  “这是个机会——”
  
  上衫悠几乎是没有多想,立马想到这是一个直面一军高中生的最好时机。
  
  不管是鬼十次郎、种岛修二还是Duke.渡边,这都是妥妥了的世界级别的战力,甚至鬼十次郎在一些国家已经可以当做大将一般的存在。
  
  对方如果现在还没有封印自我的话,极大可能已经踏入了异次元的领域。
  
  而异次元,就是上衫悠下一步需要跨越的目标。
  
  U17一军的席位他现在并不在乎,但是对于这个挑战资格,他必须得要把握住。
  
  这可能也是他突破常中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战,以强大的对手来检验自己的进步幅度,光是这么一想,他就感觉一股热血,溢满胸腔。
  
  翌日。
  
  在晨曦的照耀下,上衫悠带着一丝期盼来到了球场。
  
  不同于昨天,今天球场上的气氛明显凝重许多,每个人的脸上都是认真严肃的神情。
  
  一号球场的名额有限,从现在开始,他们每一个人都会是竞争对手。
  
  尤其是排名靠前的几个球场,他们每天的洗牌战几乎关系到他们最终能不能获得挑战资格。
  
  上衫悠脸上同样期盼,不过他担心的倒不是对手,而是教练组有没有给他继续向上晋升的洗牌对战。
  
  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对于前几的球场,仅仅靠着基础网球的实力,就已经能够起到很大程度上的压制。
  
  所幸,教练组似乎也没有因为他是初中生,就放弃了给他安排洗牌战。
  
  第一天,上衫悠成功进入第三球场;第三天,上衫悠进入第二球场;第四天,上衫悠成功的从一名高三的前辈手中夺下了第一球场的位置。
  
  上衫悠这名初中生的成功,一下子刺激到了许多人的心态。
  
  一时之间,局势变化。
  
  不破铁人同样在第四天排到了一场洗牌战,成功晋升。平善之在第六天的时候勉强打进了第一球场。
  
  就在这些高中生们纷纷冒头发力的时候,上衫悠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几乎快要被他遗忘的人。
  
  大和佑大。
  
  青学这个前部长竟然也在最后一天打上了第三球场。
  
  对方的发型和气质可以说是大转变,要不是上衫悠再三确认这个名字没有错的话,几乎无法把他和青学的那个部长联系起来。
  
  以前那个留着一头墨绿色头发,喜欢戴着墨镜的大和佑大已经消失不见,现在在场上的转而是一个扎着灯黄色曲发,眼神锐利的犀利青年。
  
  “果然,环境对一个人转变还是想当关键的。”
  
  全程在场边看完了比赛,上衫悠待比赛结束后,便默默的转身离开了。
  
  他和对方并不是太熟悉,在这里,太多余的话语也没有必要。
  
  接下来,又是波橘云诡的几天。
  
  一号球场有人上来,也有人被打下去,就连上衫悠也在此期间接受了不少下面球场的挑战。
  
  不过,他的战绩一如他进入U17基地那般,还未尝一败。
  
  时至今日。
  
  还单纯的把他当做一个初中生的人已经不存在了,没有人会是个不长眼睛的“伞兵”。
  
  上衫悠在这大半个月的时间里,用他的实力赢得了其他人的认可。
  
  而且,习惯是一种相当可怕的力量,上衫悠一开始带来的那种刺激感正逐渐的在高中生的群体中消退。
  
  怎么打都打不赢,大部分人潜意识里面已经默认了自己不如上衫悠的这个事实,甚至连心里的借口都是相差无几。
  
  “XXXX,比我还强,还不是输给了那个初中生。”
  
  虽然没有切实的说出来,但是暗潮涌动下,越来越多的人不希望再碰到上衫悠。
  
  ……
  
  “就这群家伙还想挑战我们?”
  
  不远处的看台角落,有几声语气十分不屑的交谈声响起。
  
  每一天,就在一号球场有洗牌战的时候,场地的外围都会出现几道身穿红黑外套的人影。
  
  他们大都是一军排名15~20的成员。每次来,虽然有几个嘴上的话语十分的嚣张,但是其心中可能更多的是不安。
  
  一号球场的一些家伙确实已经能够对他们造成威胁。不然他们也不会来的这么勤快,还用这样的话语安慰着自己。
  
  “入江,你还真是悠闲,难道不怕被下面的那群家伙抢了你的位置?”
  
  和浦大龙看到入江奏多一副笑吟吟的表情,若有所指的问道。
  
  他总觉得这个带着圆框眼镜的家伙有些奇怪,去年世界赛前的洗牌战中,对方看起来也是十分勉强才打进一军的。
  
  一年过去了,入江奏多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副柔柔弱弱的温和模样。这样的人在他看来,绝对是最容易被候补们掀翻的。
  
  “我输了的话,就继续当候补好了,远征海外有着大家肯定没有问题。”
  
  眯着眼睛温和一笑,入江奏多轻轻推了推自己的小圆框眼镜,完全没有因为队友暗嘲而有所反驳。
  
  他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瞬间让和浦大龙感觉一拳砸在了棉花上。
  
  “随你吧!”
  
  有些幸灾乐祸的冷冷一笑,和浦大龙不再说话,专心看起来一号球场上的比赛。
  
  他明年就要高三毕业了,今年能否多在世界赛场上积累经验,就看能不能守住一军的位置了。
  
  海外远征的积分赛不比世界赛,他们这些一军排名靠后的队员也会得到相应的磨练。
  
  所以,一军的名额他势在必得!
  
  目光定定的投在场上,和浦大龙的眼神有些阴冷。
  
  一号球场中,这个叫做不破铁人的,还有那个叫做上衫悠的初中生对他的威胁最大。
  
  时间一晃而过。
  
  紧张刺激的七天洗牌战也终于落下了帷幕,一号球场最终留下的一共有八人。
  
  他们明天会有一次机会,能够选择U17一军的任意一人,进行一次挑战。
  
  月夜下。
  
  砰!
  
  砰!
  
  有节奏的击球声不断响起。
  
  这是区别于候补成员所在的一到十六号球场。两道一军的人影逐渐的显露了出来。
  
  “鬼君,今天你的兴致好像很高。”
  
  砰!
  
  完全没有了白天那副柔弱的表情,入江奏多的脸上带着一丝与平时完全不同的笑容。
  
  “明天的名额已经确定了吗?”
  
  砰!
  
  一声爆响,鬼十次郎没有丝毫的含糊,单脚起跳后,双手持拍将球重重的扣杀了回去。
  
  一道微弱的黑光在网球上浮现,压迫感十足的朝着入江奏多的脚边袭来。
  
  “已经确定了,我想应该没有人会挑战鬼君吧。”
  
  入江轻轻一笑。
  
  同时,他的脚步一滑,侧身快速一拉。
  
  砰!
  
  手腕轻点之间,那蕴含着恐怖威力的网球瞬间被他反抽了回去。
  
  “啪!”
  
  鬼十次郎停下了手中的挥拍动作,左手稳稳的抓住了这记超快速的回击。
  
  “教练们不会那么简单。”
  
  鬼十次郎的似乎想起了什么,低头看向了自己手掌中央的网球。
  
  “你是说那个初中生?”
  
  入江奏多脸上第一次出现了一丝意外的表情,鬼今天的情绪变化是因为那个中学生吗。
  
  “今天就到这里吧。”
  
  没有正面回答,鬼十次郎把球拍往自己的腋下一夹,就准备离开。
  
  “世界赛的时候,那个初中生跟平等院和三船一起来过我们的后场。”
  
  鬼的脚步渐远,只在自己的身后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欸——!”